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1-12

【貳陸】影展絮語。



我曾答應網友Antony要寫一篇我對台北的印象,我試了又試,卻怎樣也沒辦法。我已經知道自己的未來幾年無論如何是要在德國,那麼台北這個我曾誇口要和他廝守中生的城市,就再也回不來了。關於離開台北,我月發現自己並沒有不捨得,我對Antony說:人總是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無情。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

在台北看電影的時光大概是我唯一不捨得的情緒,有太多寂寞和感動是在一場又一場電影之間發生,尤其是金馬影展,我依靠它過了四個年頭孤單的冬天。

去年美麗和寂靜在臥室中相遇這個部落格歇業之前,我寫了一篇影展絮語,沒想到就這樣一年又過去了,於是大家的msn暱稱全面換上電影場次表,提醒我,自己和台北已經完全沒有瓜葛的現實。

我猜台北接連不斷的影展會是我對台北最後僅存也最捨不得的印象和遺憾。



帶來的筆記型電腦裡還存著許多去年台北電影節和金馬影展的看片心得,幾乎都是我一個人去看的。開始紀錄看過的電影,是從楚浮的《殺了鋼琴師》開始,好像是那年有個楚浮經典影展。

至於當年早些時候,就是2003年的金馬影展,我一口氣買了兩套套票,看了將近30場電影,曾經有從早上九點看到半夜兩點隔天九點再戰的紀錄,然除了《革命前的摩托車日記》,似乎什麼也記不得了。

連著幾個冬天和夏天,獨自赴影展之約的次數越來越少,追根究底是因為在電影之外我開始學會時而冷眼旁觀自己的生活,時而熱烈的演出自己的生活。

該怎麼說呢?2003年我第一次失去已經擁有四年多的天空,茫然不知所措,只好躲進電影院持續看著各式各樣的喜怒哀樂。相信只要看著劇情的演變,就可以十年、二十年的把生命繼續下去。

可幾年下來,即使茫然我也不至於無所適從,我總算可以靜下心來觀賞電影,而非靠著電影渡過漫漫人生。



這幾年台北的影展真的是早些年大家都不能想像的榮景,是沒有參與過的人都開始心生嚮往的盛況。

扣掉其他小影展,在經過三個金馬影展和兩個台北電影節之後,我忍不住要對金馬影展發表一點不負責任的意見。(也有可能是因為現在的我看不到,只好叨絮些什麼來自我安慰。)

趕金馬影展真的是很有趣的狀況。倒也不是因為金馬影展會有許多難得的電影,例如長春或是真善美也會播映,何況我覺得金馬影展的選片根本很是保守,大多數的影片總會上院線,且在這樣資訊氾濫的網路時代,只要有心還是下載得到。

可看金馬影展就是和台北電影節不太一樣。後者是在所有年輕人都不用上課的暑假,加上預售票便宜的過分,人多勢眾的排場幾乎是必然,儼然是台北盛夏的嘉年華會。

金馬影展就不同了,多半開場在立冬,要是加上幾場大雨,對許多人來說要持續地到沒有捷運通往的華納威秀看電影,的確需要很大的毅力。

而金馬影展既然在昂貴的東區放映,票價也不會太便宜,平常日的票價就硬是比台北影展貴上一倍,連看個十場台北電影節電影的年輕人們這會兒未必肯掏這麼多錢。

即使拿出錢了,早上下午都在上課,到了晚上的黃金時段,熱門的電影在劃位的制度下早就銷售一空,也不是有錢就能看得到的呢。

那到底都是誰在看電影?局外人不免納悶。嘿,偏偏每一場電影也都座無虛席。

瞧瞧那些在早上十點或是下午兩點來影展的人,少許穿著上班族制服的人,趁地利和職務之便偷閒來觀賞;也會有幾個大學生樣子的年輕人,看來是這時段恰巧沒課或是翹課。但這些族群多半不會是花大錢買14場電影套票的客群,要在兩個星期內擠出這麼多時段哪有如此簡單?

因此能夠這樣看電影的人,多半是自己一個人背著包包來的,服裝都很有自我風格,絕對不可能從外表就猜測出這些人到底是從事怎樣令人羨慕的行業,竟然可以有錢有閒看這麼多場次的電影。

而這些四面八方叫人摸不透的人們,在金馬影展的場地集合,默然地走進放映廳,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專注的看完一場電影,隔壁坐了誰,不太重要,只記得昨天好像看過?誰在意呢。

電影結束之後,不約而同的走到洗手間,如廁完畢又在洗手台遇上,在鏡中朝對方笑一下,對剛剛的電影的評價就在這眼神交會的瞬間表達了。

影展最後一天,必定是週末,許多聽聞消息卻始終沒時間來觀賞的人都來了,無論對影展是否有興趣,總是要來大拜拜一下。至於十多天來趕了十幾場電影的人,此刻終於要看最後一場電影,心中鬆了一口氣:總算都看完了;但又帶著遺憾:還有好多電影都沒有看到。這樣複雜的情緒伴隨著閉幕片演罷也煙消雲散。

儘管不會真的開口對陌生人說,不過大家在心中還是相約明年再來。


2007.11.11,逛了一下金馬影展的網站,果然更遺憾。XD

2 則留言:

fiatlux 提到...

有時覺得,生活在台北這座城市的人們真是幸福,總有各式各樣影展、畫展、書展或藝文表演等著被醉心於此道者貪婪的啃食著。

反觀被認為是次文化聚集地的台中,似乎就沒那麼幸運。

不管空氣多麼髒亂、交通多麼擁擠、生活多麼焦慮,對於一個愛好文化的人來說,台北都是個令人捨不得離開的城市吧我想。

更別提,柏林了。

Angeleggroll 提到...

給fiatlux,

其實在柏林,所謂的次文化整個就是這兒的主流文化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