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1-03

【寄】我和他一起旅行。



From:Angeleggroll.To:Una.

Dear Una,

就像我曾經向妳提到過的那個說法:在哪裡旅行根本不重要,重要的還是妳在旅程中遇到的人。可惜這幾次旅行,我始終沒遇上甚麼值得說嘴的人。倒是,我又重新遇上這個已經在身邊的男人。

我始終認為,大抵能夠一起旅行的情侶,也能夠共同生活。所謂的一起旅行當然不是參加什麼蜜月旅行團,也不是那種三天兩夜的香港東京首爾購物美時之旅。我指的是,七天以上的自助旅行。

因為人在這樣半長不短的時間裡,會大量暴露自身所有的性格,那是不能自我克制的,倘若旅遊的地點還算舒適,或者對方某些出乎意料的怪癖還能夠忍受,要是所在之處又濕熱、又髒亂、又不友善,那在受足了這些氣之後,恐怕就少了耐心應付身邊這個親密之人了。(何況情侶沒有一紙婚約維繫,很容易破裂。)

記得三月和男人一起去到柏林,男人莫名氣妙的比我還怕冷,不但完全沒有興致在外頭走動,而且無視於我對於來到這個屬於我的城市所流露的興奮之情,又對柏林高昂的大眾交通工具票價頗具微詞,硬是要在雨天裡走路,拜訪他的老友。氣的我說再也不想和他一起去旅行。

沒想到的是,除了下雨天,艷陽天他老兄也很樂意走長遠的路,於是接下來五月在義大利、九月在寮國,我莫約走過了這輩子最長遠的路。而我始終不能明白的是,在一歐元可以換上一萬四千寮幣、一次只要兩千寮幣的寮國,走路之必要性在哪?

我忽然想到妳告訴過我,在西藏時妳常常花十塊人民幣享受洗髮的樂趣,我暗忖這在男人的眼中,大概是一種不可原諒的奢侈活動。(笑。)

即使知道男人平時就喜歡比較蔥蒜香蕉番茄這類的幾斤幾兩的價格,知道他絕對是會為了便宜五歐元多走上五公里路程的人,然一起旅行之後仍然大開眼界,甚至會在內心裡泛起一種小小的不屑感:就算真的在這樣貧窮的國家被騙一下又何妨,你可是來自最低薪都已經是人家不知道幾(十)倍的歐洲呢。

但是這畢竟是屬於他的文化,他的旅遊方式,若這是一個陌生人,聽完之後我可以一笑置之。就像我散漫的旅遊方式之於他,似乎也是一樣可笑有趣。然而當情侶一起旅行時,因為太過親密,所有的不一樣都是在挑戰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因為情侶不是萍水相逢,不是淡如水的君子交,所有意見不同的要點,似乎都是往後相處的依據,恐怕輸了這一場以後就得永遠妥協,於是誰都不想讓。那無關愛或者不愛,兩個人都只想保持更多的自我罷了。

妳看,當我們獨自旅行時,或許是在某處山上俯視城市夜景,或者躺在高原的天空底下仰望星辰,那時候我們都會感嘆,如果有個人在身邊多好,最好是自己愛的人。可要真的有這個時候,說不定大家都還在為白天該不該買的某個紀念品生氣呢。

於是,在幾次共同的旅行中,我的男人之於我愈發顯得真實,我有了機會重新認識他,他的優點他的缺點,那是很難得的,我不必到更後來才知道。而更難得的大概是我們還沒有在旅途中走散。

終於,我和他在度從一次長途旅行中回來,他比我早一步回德國,後來我回德國的那天,他敞開雙臂擁抱我說:真高興妳回家了。親愛的Una,聽到這樣的話讓我熱淚盈眶,畢竟旅程中兩個人的感情受到極端的考驗,驚濤駭浪,然現在全都止息,而我又回到港灣裡。

現在我和男人一同移居到另一個城市,那是需要整整十個鐘頭車程才能到的城市,是我和他心目中都很理想的城市。抵達的那一刻我發現呀,儘管艱難,但能和自己所喜愛的男人一起旅行仍然稱得上幸運。

這是關於我和男人一起旅行的故事。那麼妳呢?


2007.11.01,很抱歉這封信從三月拖到十一月才寫完。

1 則留言:

Lens 提到...

昨天到淡水,看到一間海邊旁的小小明信片商店,感覺挺對味的,想要寫一張寄給妳卻不知道該寄到哪?妳有新住址了嗎?

關於和男人旅行的事情,許多看到的案例,十之八九一定吵架,然後分手,是一個非常無解的過程,好像它就是會發生的。

希望我的蜜月不要吵太兇,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