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10-29

【貳参】輕描淡寫。



今天和一個認識不久的網友說了關於分手的故事。語氣輕描淡寫的,像是在敘述一個無意間的看到的肥皂劇而已,甚至,我還可以邊說邊笑呢。

然和他說完話後,安安靜靜的,終究還是哭了。不明白自己和他說話的當下,為什麼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掉。

嗯。早就可以了,可以輕描淡寫的告訴別人我和他之間未竟的種種。

但,妳/知道嗎?這樣的輕描淡寫,是用多少的不甘、難過、眼淚、甚至幾次的崩潰堆積起來的?(笑)當然,妳/你是不需要知道的。


而且,永遠也不可能知道。

因為妳和你都不是我,沒有經歷過我經歷過的,當妳/你們聽到我輕描淡寫的說著我和他最後的故事時,老會稱讚我的堅強或者,訝異我的輕描淡寫。但有甚麼好訝異呢?其實可以不用訝異,反正這樣的輕描淡寫,其實是我耗盡所有的勇敢和堅強想要給妳/你們看的。

所以呀,別擔心我說了什麼,或是我現在想哭、剛剛哭過之類的話,不管我說了什麼,就算是真的哭了,難過到了極點,也只會輕描淡寫的告訴你原因,說聲我沒事而已。



如我所說,23歲的文字現在看來只是如夢一場。

我還記得和初戀男友分手時,總是自以為堅強的,洋洋自得的誇耀自己竟然可以獨自應付這樣讓人心碎的局面:許多人看不開,過不來的悲慘時光,我竟然也能夠活得很像一回事。等等。

然幾年過去之後,長了歲數,遇上了好些人,聽過一些故事,愛過幾個男人,大概也就明白,人生漫漫,這類當初認定所謂悲慘的境遇總還會再遇上幾回,要是不能夠渡過,那簡直是太濫情太愚笨也太沒膽量了。


2007.10.29,總覺得部落格要做某種程度的更新。原文寫在2003年。

2 則留言:

stillone 提到...

正因都是在哭乾了眼淚之後,所以才可以對著別人說,沒事的。

初戀通常代表的是第一次受傷,所以會覺得特別的痛。可是痛過後就不再那麼痛了,愈來愈不感覺到痛,也就愈來愈感覺不到愛。

菁芸 提到...

收到明信片了,謝謝妳。
台北到了這幾天才真的冷了,總是細雨綿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