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9-27

價錢。



「10000Kip 根本不算什麼,在這裡找個女孩過夜也不過10000Kip。」

不知為何?坐在從永珍通往旺陽的巴士上,我一直想著這句話。

稍早,我們從湄公河畔的民宿要去早市,時間大該是十點多左右,昨晚雨聲嘩啦嘩啦,今早倒是沒有聲響。從民宿陽台往外望,湄公河堤旁的露天餐廳理所當然還歇著,馬路上只有幾台嘟嘟車,司機百般無聊的蹲在騎樓嗑瓜閒話。

永珍的清晨很內斂,卻霧氣迷濛平添了一點兒哀傷,那不是旅客依依不捨的情緒造成的,我想,那是因為一個嘟嘟車司機無意或是有意說的這句話,「10000Kip 根本不算什麼,在這裡找個女孩過夜也不過10000Kip。」造成的。聽,這話多自嘲?多諷刺,那讓即使不甚喜歡這座城市的過客都心疼,甚至心碎。

本來想,昨天從早市搭車到這兒,是5000Kip,怎麼一覺醒來,同樣路程價錢卻翻了兩番?司機們甚至把這一半的價格當作笑話,他們說,我們手上的餅乾也是10000Kip,吃的起難道搭不起?我們面面相覷,還在猶豫,於是司機講出這句魔咒般的話,

「10000Kip 根本不算什麼,在這裡找個女孩過夜也不過10000Kip。」

所以我們上車了。原本這句話只會造成我們殺價的動力:因為我們都知道,在我們自己的國家,搭計程車的錢絕對少於(而且少得多)買春的錢。然這句話卻給把我們內心的某個最脆弱的部分揪出來,你看呀,這個國家好窮呀,一個女孩只要10000Kip就願意出賣自己,你們怎麼忍心討價還價?

所以我們上車了,還在後來那一路長長的路程中,苦澀地不斷咀嚼這句話。


2007.09.07。

3 則留言:

Lorenz 提到...

發展中國家的哀愁。
不知道這些國家的人民,是用什麼眼光看觀光客在他們國家的言行?

nova 提到...

所以 現在的蛋捲是在台灣了嗎???
太久沒晃blog甚至也太久沒過悠閒的生活了

我也希望可以邁出隨性的步伐呢!!

還會再回去德國嗎??
或是現在人已經在德國了呢???
關於賭局...似乎是輸了??


關於10000Kip......突然覺得人為了生存尊嚴已經真的不算什麼

AngelEggroll 提到...

給Lorenz,

叫我讓訝異的是這兒沒有乞丐,儘管時常又多少哄抬物價且服務品質不佳的景況,不過沒有乞丐。

或許是觀光開放的時間不夠久,它們還不知道可以直接伸手要錢。也或者,寮國人就是比較可愛一點?

誰知道呢。


給nova,

對呀我回台灣了。我本來以為是回來度假,沒想到忙碌到不行,我想要的休息始終都沒有實現過。

還會再去德國,我申請到博士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