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7的文章

價錢。

「10000Kip 根本不算什麼,在這裡找個女孩過夜也不過10000Kip。」

不知為何?坐在從永珍通往旺陽的巴士上,我一直想著這句話。

稍早,我們從湄公河畔的民宿要去早市,時間大該是十點多左右,昨晚雨聲嘩啦嘩啦,今早倒是沒有聲響。從民宿陽台往外望,湄公河堤旁的露天餐廳理所當然還歇著,馬路上只有幾台嘟嘟車,司機百般無聊的蹲在騎樓嗑瓜閒話。

永珍的清晨很內斂,卻霧氣迷濛平添了一點兒哀傷,那不是旅客依依不捨的情緒造成的,我想,那是因為一個嘟嘟車司機無意或是有意說的這句話,「10000Kip 根本不算什麼,在這裡找個女孩過夜也不過10000Kip。」造成的。聽,這話多自嘲?多諷刺,那讓即使不甚喜歡這座城市的過客都心疼,甚至心碎。

本來想,昨天從早市搭車到這兒,是5000Kip,怎麼一覺醒來,同樣路程價錢卻翻了兩番?司機們甚至把這一半的價格當作笑話,他們說,我們手上的餅乾也是10000Kip,吃的起難道搭不起?我們面面相覷,還在猶豫,於是司機講出這句魔咒般的話,

「10000Kip 根本不算什麼,在這裡找個女孩過夜也不過10000Kip。」

所以我們上車了。原本這句話只會造成我們殺價的動力:因為我們都知道,在我們自己的國家,搭計程車的錢絕對少於(而且少得多)買春的錢。然這句話卻給把我們內心的某個最脆弱的部分揪出來,你看呀,這個國家好窮呀,一個女孩只要10000Kip就願意出賣自己,你們怎麼忍心討價還價?

所以我們上車了,還在後來那一路長長的路程中,苦澀地不斷咀嚼這句話。


2007.09.07。

該怎麼命名呢?

1.
逐漸地,有一些蛛絲馬跡透著我已經走到了某種「懂事」的跟前,
那是到了一個年紀之後,越來越會藏事的本領。

裝飾字面,就是我開始懂得了自我消化;
然,字面下的意義不過是懂得了隱瞞。

我說的是那些悲傷的字眼。

我也很少笑,因為我害怕看到笑容裡的滄桑,害怕被別人看到
在這個年紀裡,微笑裡已經看不見所謂的年少純真
因此倘若想要隱瞞就應該隱瞞到底。


2.
那是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當我們談話的時候像是時間不曾走過。
「改變很多」是妳們給我的形容詞
跟那一段不知道該給予多少份量的愛戀歲月相比。

嘿,隨著年紀的不停增加,其實我常常渴望能保有些不什麼可以不變
可是好難,
青春不停、容顏會老、回憶斑駁了、而感情充滿未知的變數,
究竟有什麼是可以緊緊握在手心裡的呢?

原來人生原來就是趟失去,
會慢慢失去時間青春健康還有珍愛的人事物,最後回歸塵土。

這是種經歷世事之後才有的瞭然。


3.
有些眼淚,不需要在別人面前流下,
有些往事,當然這一輩子都可以不必再回憶。

2007.09.25,原先寫在2006年,只有些許改變。

陌路人。

最後最後,她們問女生還有沒有話要對他說?女生搖搖頭。

真的沒有話要說嗎?女生歪著頭想,

他是看過她皺著眉頭彷彿世界已經坍塌、泫然欲泣模樣的;
她也曾經在他面前笑的似花燦爛,不停歇地為他說故事,直至無話可說。

直至,無話可說。

何況,人生本該不斷向前行呀,還有什麼好說?

如果硬要開口說什麼,女孩對她們說:
我想他也知道這樣的世界負載著許多遺憾,幸好,在茫然的長途旅行中
會永遠成為過去。

至於祝福,他該知道,女生絕口不提是因為:
她始終相信那些錯過的人哪在擦身而過之後還是會很好。

(微笑。)


2007.09.22。

在邊境。

在關口之前,已經可以透過車窗看見許多穿著藍色工作服的當地人等在哪兒,如餓虎撲羊之勢。他們蓄勢待發,車上的乘客也無所畏懼,旅行既然已經不是頭一遭,不管險阻勇往直前便是。只是連從德國來的男友都有點兒緊張,東南亞不比歐洲,那種搖下車窗和海關人員揮手微笑,輕鬆越過德法邊境的景況可不適用這兒。

從泰國Nong Khai(農開)→友誼大橋→寮國Vientiane(永珍),這條路,曾經走過的人們眾說紛紜,要越過泰寮邊境到底需要多少金額?簽證難不難辦?需要多久?巴士上每個旅客聽說的竟然全不同。還沒進寮國,就為這個眾人不甚熟悉的國度增添一筆神秘色彩。

一下車,只見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推開一擁而上的藍色當地掮客,堅定的走向關口。其實也不可怕,領了出入境表格和簽證申請書,填寫之後連同30元美金角出去就是。之前許多人警告我,寮國的海關和柬埔寨差不多,多收一筆是在所難免,尤其寮國不承認台灣護照,需要一張簽證卡,很多海關乾脆賣給你。然,眼見為憑,永珍這裡的海關倒是標示清楚的把各國該繳的錢都寫在窗口上,簽證官乾淨俐落的收了件和錢,不到十分鐘美麗的紅色寮國簽證入手,一共30天。

叫人無奈的該是入關之後還有張桌子,後頭坐著一位神態驕傲十足、穿著警察制服模樣,一看就是個地方惡霸之類的人物,他攔下我們,要我們交出印花稅,10元泰幣。這當然不是什麼大數目,但全世界哪有國家說入境要繳印花稅的?也未免太過巧力名目了。許多來往寮泰的當地人對此可是很熟練,她們通過時順手丟個2000Kip到桌子抽屜裡,就不需要印花稅收據了。這位仁兄也如此暗示我們,兩個只要給一份即可。

我和男友商量一下,塞錢當然很便宜,但10元泰幣也不貴,重點是,我們看不慣他的嘴臉,而且既然都要繳錢,我寧願相信那10元泰幣是給寮國做基礎建設用的,總是比給私飽中囊的惡警察甘願點。

交出買路錢,就算是正式進入寮國了。至於剛剛同車越過邊境的一群旅客,忽然唰的一聲全不見人影,當一位嘟嘟車司機開價兩百泰幣要帶我們進入永珍市區時,我的腦中忽然閃過一個想法:這好像警方訊問共犯,分開處置才能夠收到最到功效。只有兩個人的我們勢力單薄,實在很難喊價。

於是我們在烈陽之下等了半個小時的公車,最後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上一個已經在滿當地人的小貨車,一個人20元泰幣,總算也離開邊境。根據男友那本歐洲寮國自助行聖經上的說法,最多不可超過1歐元,至於背包客棧的前輩分享,這段路絕對在1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