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2-02

墨綠色的天際線。



我總想著,倘若一來德國就有網路,還能看到這一條在湛藍天空和青翠草原間的墨綠色天際線嗎?

前一個晚上,很難得走到Freiburg市中心去,這也是個看不見的城市,然當晚的月亮格外圓滿又明亮,提醒處在異鄉的我們:中秋到了。

因此在中秋節這天,我和螞蟻在下課之後,撘著火車、換了公車,來到Freiburg郊區的St. Peter,拜訪邀請我們一起去過節的學姊。第一個沒有烤肉的中秋夜,極為溫馨,充滿許多詼諧和智慧的笑語,還有一個很像月亮嘗起來很棒的派。如此一來,就沖淡了想家的心情。

這是第二次來到St. Peter,上一次的印象在迷航的驚嚇以及一個短期旅程之後,似乎想不起什麼。直到中秋夜的隔天,雖然腳步匆匆的走過學姊家門前那一大片山坡和黑森林,但是那一道墨綠色的天際線和由草原和藍天拼成的佈景,卻深深印在腦海裡。



那是真正走進黑森林吶。

早上,儘管太陽露出臉兒,但並沒有照暖大地,溫度只有12℃,得套上羽絨外套才行。不過走著走著到也走出滿身大汗。路線大約是這樣,從學姊的房東家擁有的這座山頭,走到另一戶人家的山頭,再穿過房東家另一邊的領地,回到學姊家。

當然這樣講模糊的很,可只要親身走在黑森林裡間的小路,嗅著那樣芬芳、帶著一點葉子潮濕了的味道,看路過的飛鳥、木雕、小木屋、騎單車或是溜狗的人,還有那些個只有在類似電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裡才看到的景緻時,路線是什麼就不是十分重要了。

聽說這裡的森林都是私人的,一個農場主人也許擁有幾個山頭的森林,他們世代伐木,除非家裡不再有男丁。而今天我們走進的是一個對自己的產業十分用心的森林,主人處處放置各種相關於森林知識的教學小看板,並且在林間安排貓頭鷹木雕佇立,使得走過漫漫小路的人們時有驚喜的發現。


只是走著走著,瞧見路旁被堆疊著樹幹,都是已經「死去」的樹木,它們就橫亙在路中間,配上這些天潮濕的氣候,似乎正對著路過的人泣訴黑森林正逐漸受到危害,無論是大自然或是人為公害。

繞過這堆樹幹之後,就是開闊的草原,看不到邊境的地平線接著藍天,森林忽然間變遠了,一團一團的散落大地,那又是另一種風景。

而我看著眼前蜿蜒著通往天際的道路,忽然想起我曾經寫給好友的信裡說:「前方路迢,我們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管前方在哪裡,這般美麗的路都值得我們一路走下去。


2006.10.1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