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8-21

無中生有,東南亞小旅行。



我本來想把上一篇文章刪除,因為連自己看了,都覺得莫名的糟糕而不能滿意,可是意外的收到幾則回覆,捨不得刪,就擱著好了。索性以同樣的篇名再寫一篇吧。



關於旅行的方向究竟為何?多年來一直很困擾我。我從來沒有去過我心底想著夜裡夢著的地方,所有的目的地,都是在行程出爐之後,才開始催眠自己:沒錯,就是這裡。

去年,當我還在屏東和論文奮戰的時候,我幾乎天天夢見蒙古草原,偶爾我還會夢見自己是個元代遊牧民族的婦女,正在擠羊奶編織帳棚這類的。但是,你們知道,後來我來了德國。

來了之後,我只好說服自己一定是很想來。

所以倘若要從旅行的地點,延伸問出旅行的意義來,那真的很貼切,等我找到為什麼我身在當地的理由,莫約就是旅行的意義。

然這答案又不是這樣的剛好,如上所述,對我而言,一向是先有行程,我才知道目的地,顯然選擇任何旅遊地點都只是一連串的湊巧,在歷史上,我們總是很難討論歷史的偶然性,正如旅行的地點之於我。(或者是說旅行的意義,這對我來說幾乎是同一件事情。)

無論如何,這次因為買便宜機票而弄出意外旅程公開之後,很多人為我期待著,我從來不記得有這樣一個地點,是幾乎週邊的好友在我之前都去過的。也有人訝異我在歐洲生活過了,要怎麼回到亞洲自助旅行?還是如此落後的地點。

我不否認,再次回到亞洲旅行,而且是在亞洲比較貧窮的那一部分,讓我有近鄉情怯之感。這就像是隨著我離開拉薩之後越久,越想念也越害怕再次回去那片雪域高原,(我是很想很想也相信自己會再去一次的,)我總是害怕說不定一旦去了,心目中那樣純真可愛而無欲無求的地方,就崩傾了。

例如威尼斯,我甚至沒有辦法在其中找到一點感動。

更何況是柬埔寨,或說吳哥窟。如果我寫出任何有關被感動的字句,到底是因為大夥兒經年累月的美好印象,還是來自我眼睛之所見呢?

如果我一直去這些不是我心目中最想去的地點旅行,會不會我所寫出來的遊記根本是滿紙謊言?

而我更害怕的是,我的感動最終是來自於我自己想要收取的成果,一雙標準觀光客的眼睛所見之事物,而非同為人類的關懷,我也擔心自己終究因為和當地人處在兩種不同的人生形式,就算很多微笑也縮短不了天生的距離。因為去過西藏,發現自己的同情永遠多於理解,我更害怕在意外的旅行之地發現自己,當地人和其他觀光客的真實面貌。

還好旅行最終最大的驚喜,永遠來自於規劃的地圖之外。一如當年去西藏,我放棄了旅行前該有的功課,雖然在網路上隨便一搜索就有無數的資訊,但我全都刻意省略。我相信旅行的當地當下和所遇上的人們,會推著旅人,朝更適合的方位走去。

那麼這趟無中生有的東南亞之旅,為時兩星期,就拭目以待好了。


2007.08.20。

1 則留言:

Sherry 提到...

親愛的天使蛋糕捲小姐:

真是不好意思,自從德國回來後我一直不願面對開電腦這件事,就算開了也是面對工作跟自家被眾人強迫趕快寫的遊記,所以一直沒上color及其他網友的網站,沒想到妳有留言給我,而我始終沒回,失禮了。: )

我在慕尼黑待了三天兩夜,不過走的地方沒太多,就在廣場附近徘徊,但已經夠我這鄉下小孩大開眼界囉~

很高興認識妳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