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8-06

好一個夏天。



我不知道當我身在亞洲迎接秋天的時候,再回過頭看這個獨自在Freiburg的夏天,究竟會有怎樣的感受?

從來不知道一個夏天,能夠冷冽、孤單、和忙碌到這種程度,那些時時刻刻發生的事情,每一件都壓迫著我的神經,一點一點把我逼向崩潰邊緣。(那種咄咄逼人程度是連丟了錢包都覺得,唉,這件事不過就是掛失手續罷了。)

週遭的女朋友近來很關心我,企圖給我溫情,在她們眼中讓男友獨自去亞洲旅行一兩個月,真的很勇敢,老問我擔不擔心?想不想念?諸如此類,而我只好說:以大事為重的人莫不把個人生死置之於度外。

說真的!(口氣突然激動起來,)我也很想演一齣王寶釧苦守寒窯的戲碼,但是,(翻桌!)哪有這個鬼時間?!

我連那種「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我身邊」的台詞都沒空也沒力氣抱怨,認命的每天穿梭在全世界都一樣機車的學校行政人員之間,進度緩慢且亂無章法的企圖把事情都推向完成邊緣。但只是邊緣喔,離完成還早呢。

而辦理這件事情讓我開始嘲笑自己的天真,和詛咒那些信誓旦旦告訴我「在德國作博士研究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指導教授,其他都好辦」的前輩,這到底是什麼害人的謠言,怎麼我找到教授以後,已經整整一個半月了,入學證明沒拿到,學歷承認還是未定數,然後十月底回德國的簽證都不知道在哪?

而且這一關一卡就把許多事情撞在一塊,要申請DAAD獎學金的畢業證書沒辦法寄回台灣,也不能辦九月要去泰國的簽證,整個不順利。

還有呀,不斷站在這裡揮手和遠行的人告別,讓我幾乎沒有時間停下來品嘗和誰誰誰說再見的感傷,每個星期都有為了說再見的聚會,派對過後精疲力盡。她們都離開了,但是我的人生還要繼續。

尤其是,我的未來既然篤定在這裡,那感傷也無濟於事。於是我在這樣一個夏天學會了:沒有什麼獨自解決不了的事情,也沒有什麼獨自過不去的階段。一切都是能不能咬緊牙關的問題。

說不定,這個「夏天的領悟」,就是改變未來的關鍵。(媽的我還真會自我安慰。)


2007.08.06。

7 則留言:

only 提到...

『於是我在這樣一個夏天學會了:沒有什麼獨自解決不了的事情,也沒有什麼獨自過不去的階段。一切都是能不能咬緊牙關的問題。』

親愛的我真的很喜歡這句話,雖然我討厭勵志書籍。況且這句話比那些說的天花亂墜的勞什子書籍有用且實際多了。

其實我真的很膽小,但是每次看到妳遠在異地的努力就覺得我只是在台北算什麼鬼啊,就這樣又有了勇氣呢。

(一起向前走吧,雖然我只能看見妳已經走得很遠的的小小背影)

AngelEggroll 提到...

算是退賽聲明。

關於參加小金人挑戰賽這件事情,我從一開始是很期待的,因為我一直覺得樂多團隊很有創意,所以我總覺得連續三十天寫不同自己風格的題目,很有趣。

不過,如果因為參加活動,就失去自己寫作的風格,應該說,失掉自己寫作的脾氣,那很得不償失。

我是那種在自己的部落格,向來很嗆的人,也許有些人覺得我寫得東西很文藝,但事實上我完全不是這種人,我也不想假裝,即便這是減分的。

人生有很多事情必須妥協,學會圓融,而部落格已經是自己最後的領地,我怎樣都學不會收斂。

在某些人的眼裡,我寫了一篇偏頗的文章,挑釁了小金人,我想是的,這就是我寫那篇文章的目的。我必須抗議我對題目的期待和失望,如果我沒抗議過,我會覺得很後悔,至於發表之後,別人怎麼看,那就無所謂了。

我曾經得過各種負面評價,這個絕對不是最差勁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刪掉昨天發表的這一篇,是因為我昨天發表前就不斷掙扎要不要發表,如果一篇文章的被發表,連主人都質疑,那就應該被存著才對。既然小金人看過了,就拿掉算了。

很多人事總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總不能不斷地硬是告訴自己下一題會更有意思。不滿意題目是我的問題,反正退賽了也不會死人,真的無所謂。

不過因為活動認識的人,很高興認識妳們。這是最大的收穫。

Bechild 提到...

加油啊!天使!

其實我很喜歡看這種有點情緒字眼的文章,
尤其是看到「翻桌」兩個字,
整個都是想笑……,原諒我。:)
醬子很可愛,別當文藝少女吧!

(註)和妳分享一篇好文章,希望可以給妳好心情。
http://blog.chinatimes.com/xletter/archive/2006/10/08/115681.html

芭樂米 提到...

這人覺得 蛋捲還是比較適合文藝少女的路線..
我一直都很喜歡看妳用乾淨的筆觸去描寫生活上的事情 包括了旅行時的種種..

我是妳忠實的讀者喔..
雖然我不太喜歡回文這件事情 因為畢竟BLOG這種東西多數的時候 是相當私有的財產 不過 我確實閱讀了你過去的許多文章..:)

貝姬 提到...

唉呀,我看到這聲明又慢了一步,有種難過的感覺。話說,看著同學們一個個離去,留下的人總要特別堅強或冷感才能找回屬於自己的步調,如果我要開始專心寫,那麼我就要先拋開抱怨這件事。是這樣說的嗎?我也不知道,總之,生活就是一場實驗吧,從中去瞭解自己的極限。

AngelEggroll 提到...

但是,雖然我之前有很多抱怨,可是我一直都是很認真在寫呀,我並沒有因為抱怨就覺得自己可以亂寫,包括第六篇,要想出那番對話也不容易吧。

我只是覺得,小金人的反應未免太大了,這樣真的很小家子氣,因為他是主辦單位,又不是只和我pk賽。

但是如果我再寫下去,要寫什麼?萬一又寫了他不高興看的,那就要沒完沒了的牽托大夥兒一起為了一個人的不滿意,而寫更多奇怪的問題嗎?

所以我想我還是趁這勢頭就閃人算了。

不過我想這件事情還是到此為止,我算是已經完全認清楚我的確是不適合部落格活動的人了。

小金人 提到...

嗯...其實題目不能盡如人意是可以預期的,我們也不曾因為誰的批評而亂出題目啊...真是誤會大了。我們是真的很好奇大家想問什麼問題啊!看blog有時候的確是有點窺視的成分在裡面吶!

為了參加活動而影響原來blog的風格這倒是個問題,所以如果能再開一個獨立的來寫可能會比較好。

總之很高興你陪大家玩了一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