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8-01

紅色桌景花樣年華。



她們說寫文章的人,需要一張好桌子。桌面上,應該要乾乾淨淨。

最好只放一疊白紙,背面可能印著過去不知道哪一堂課纏人的學術論文,或是數學考卷?喔,反正就是廢紙再利用,利用在自己過多的思緒上。除了紙,當然還要有一隻好寫的筆,最好是黑色簽字筆,隨著年歲字跡會褪色,收藏起來更有感覺。

不能再多了!頂多加上一盞檯燈,點亮心房。桌上若是擺了太多雜亂的東西可是會讓人分心的喲。

然我說,現代人的書桌哪有這樣清白的?最暢銷的作家恐怕都是在鍵盤上敲出文章。

於是我先為自己添購一張新書桌,白色鋼琴鏡面,純白無暇,等著我在上面大作文章;瞧,還附上兩個亮麗的紅色抽屜,和上個月在生活工廠買的紅色小桌燈,還有上上個月千辛萬苦在光華商場挑到的紅色電腦主機盒,搭配的天衣無縫呢。

一個法拉力出產的紅色鉛筆盒,裝的是和讀書寫作無關的零錢和護脣膏。至於筆呀紙呀,沒寄出的手寫信和過期的電影票根,就全收進抽屜裡吧,反正派不上用場。紅色手機也來湊熱鬧,隨然都有鈴聲大作把人拉進繁華的夜台北之勢。

桌面上頭就這麼多了:螢幕剛剛打開,尚未開啟任何一個文件檔或網路頁面;讀到一半的書面朝下的被擱著,(為了配合整個畫面,它恰巧也是紅色書皮;)漂亮白色的鍵盤則不畏周圍一片火紅,大方的佔據桌面正中央,畢竟這可是一張寫文章的人的書桌,非有它不可。

剩下那些會攪亂思緒的,電話被擺到地上、照片和海報貼在不入鏡的牆面、列表機暫時不用,更多的書都被堆到書櫃。這幅桌景,也稱得上乾乾淨淨吧我說?

只是,瞧著那個來自好友米奇鰻設計的怪女生滑鼠墊,看到照片的妳/你或許會那麼問:滑鼠到哪兒去了呢?喔,滑鼠呀!滑鼠因為自己是醜陋的藍色而害羞地躲起來哭泣呢。


小註:

1. 因為暫居男友家,桌景不是自己的,於是我以2006年在台北房間裡的那張桌子為主題寫成。而這張桌子上所發生的一切,幾乎構成了我對台北最末的記憶。

2. 說真的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私密的主題,因為桌面是屬於個人的事情,萬一有人不想公開,就只好放棄了,又或者這也會是個註定不夠誠實的題目,多少人為了照張相而收桌子哪。


2007.08.01,這樣寫有點非主流我覺得,跟大夥兒的介紹一點都不搭嘎。

3 則留言:

大塚日月 提到...

很聖誕FEEL...

yan 提到...

很漂亮,也很簡潔的一張書桌呢!

我的想法是「萬一找不到數碼相機,那在第一天就掛掉了」。特意去執拾嘛...總覺得太造作,而寫blog 就應該是隨心而寫的嘛!

我也參加了這個擂台戰,希望自己能完成那三十篇吧....

AngelEggroll 提到...

給來留言的兩個人,

實在很難為你們,要給這麼沒看頭的桌子自白書留言。

我說yan,這玩意兒讓我覺得自己好友耐心,我只是想證明,不管是什麼樣的題目,我都可以寫出點什麼。

希望有人看得出來我的文章已經連續兩天走諷刺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