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8-10

Aufwiedersehen。



親愛的Teawoo離開Freiburg的那一天,我正在大學和難纏的學歷認證手續糾纏不清。他傳個簡訊給我,要我替他和我男友說再見,並告訴我,一切都要好好的。

剛看到簡訊就忍不住留下眼淚,只是眼淚很快就在眼框打住了,這陣子我時常有欲哭無淚的無力感。不過Teawoo要回家了,這個消息是我一直不願意開口提起的。

關於Teawoo呀,我好像從來都沒有說過他的故事。

不,我曾隱約提到過。他來到Freiburg,是因為某次出差恰巧來到這,看見了湖看見了黑森林,覺得這兒實在太美了,回去就把工作辭了,來這兒學德文和享受人生。

他算是新好男人一枚,有韓國人的小眼睛,但沒有印象中韓國人卑鄙的性格。他很愛喝酒,也很能喝,學設計的他打扮的像個時尚日本男,絕對是Freiburg最好看的韓國男人。他時常有機會和漂亮女生相偕出沒城裡各個酒館,可惜因為他有趣又沒侵略性,大抵女生都把他當作是好姊妹,到離開為止,他一個也沒得到過。

我說不準他是不是曾經喜歡過我,總之在語言班最初的那三個月,幾乎全班都跟我重複過相同的對話,內容不外乎是我和他在外表上看起來頗登對,既然沒有男朋友何不試試看之類的。這樣的話題一直到我交了男朋友才結束。

即使有了男友,我和他仍然很要好,他三天兩頭就和我們一起吃飯,對於我的請求,他從來就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倒不是說他很喜歡我,而是他本來就是個,永遠以最善良的一面對待朋友的好人。

在夏季一系列的告別裡,Teawoo的離開最讓我感傷,我甚至不願意和他說再見。

我真的很擔心,一旦我開口說了再見,生命中的某些事情就成了定局,再也回不來。

要知道,Teawoo是我在語言班最要好的朋友,我們曾經在兩個等級六個月的德語課裡形影不離。從一年前,初見面時連一個單字都說不出來,只能用圖示表達,到現在可以用德語侃侃而談人生經歷。

就像我說過的,在語言班,就是一場共同的革命。不管我們推翻母語的革命究竟有沒有成功?至少我們曾經並肩作戰過。

而如今,他要回家了,同時宣告我們這將近一年來愜意的遊學生活,(儘管中間夾雜著很多讓人神經緊張的考試,)已經結束了。

是的,對照我目前的景況,那真的是一段美好時光的徹底結束。

然後我開始明白了,明白一個長久以來我都不願意承認的事實:很多時候,留下來的人要比離開的人勇敢的多,頭也不回的離開真的真的很容易,難的永遠都是留下來承受離別和面對現實。因為人生的現實永遠都很艱困。


2007.08.03。

4 則留言:

藟 提到...

看起來就像是個可愛的單眼皮男生呢!

可以交到不同國家的朋友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只要沒有失聯
回憶都可以繼續被創造

即使無法在同一個時空相處有些失落
不過我們總是會再遇見新的人

Bechlid 提到...

我剛剛離開一家醫院,回到北部,
昨天接到朋友的email,和我說著她的近況,
字裡行間裡,我讀到了她的想念,
於是,當我今天看到了:
「很多時候,留下來的人要比離開的人勇敢的多」時,
心裡忽然懂得那位朋友為什麼email後,
晚上又追來了的那一通電話……

好文章。

痞子孔他牽手 提到...

我真是喜歡這篇文章...

回想這兩三年,
幾個好朋友陸續出國深造,
我則因為先生身體的緣故,
暫緩了出國計畫,
我想,我是勇敢的那個,
在台灣默默思念他們.

AngelEggroll 提到...

藟,

像我身在最近的這一個語言班,就很無力,每天上下課就是匆匆來匆匆去,還有一個月就要走,實在沒有心思面對新的人際關係。

話說回來,我總覺得沒有參加完小金人挑戰賽,會失去很多認識新朋友的機會,但是在一個部落格上,要認識多少人才會甘心呢?想想那時候我們在交友認識的人們,到現在又有幾個還有聯絡?

我喜歡妳說的最後兩句,因為不斷會認識新的人,是我前往新的境地的動力和支持。


Dear Bechlid,

不過有時候我覺得這也是圍牆裡和圍牆外的問題,留下的人也總是覺得離開的人很有勇氣。

我想呀,妳的人緣一定很好。


孔夫人,

謝謝妳的喜歡。

妳的例子再度讓我覺得,要留下來面對生活的各種問題,真的很勇敢。當然,出國留學的各種問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覺得心裡想做的事情只要一直被記著,就會被實現。會有那麼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