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7-30

米蘭,現場直播。



下午三點五十分,從威尼斯出發的火車,在經歷誤點一個多小時和在半途莫名停駛20分鐘之後,終於抵達米蘭。

我們依照著的指示,和男友絕佳的方向感,闖過龐大的地鐵迷宮,來到Valeia家。才剛放好行李,換上更清涼的衣服,(而我必須說,來的時候我已經是穿著背心和裙子的狀態了,所謂的更清涼,大抵就是到細肩帶超輕薄的小洋裝,)就迫不及待的往市政廣場走去。

沿路都是興奮的耳語,路人挒嘴對你微笑,彷彿有什麼外來客不知道,但絕對不壞的小秘密。不過看看男友身上的球衣,一個小男孩心照不宣的衝著我們豎起大拇指。

還沒走出地鐵站,就聽到零星的汽笛聲,上了樓梯,眼見一個寬敞的螢幕已經架北側,至於米蘭大教堂那一邊,熙攘穿梭的遊客們混雜著穿著紅黑相間球衣的年輕人。這座用純白色大理石砌成的、號稱世界第三大的大教堂,是米蘭的心臟;而教堂前的廣場,就是米蘭的客廳。要我說,的確是適合尋歡做樂。

因為穿著細肩帶和短裙,被擋在教堂大門外的我,悻悻然地去見識維多利亞艾瑪努威烈二世拱廊的富麗堂皇和氣派。站在長十字型拱廊下,瞇著眼睛看著身邊走過越來越多的群眾。教堂傳來幾陣鐘響,兩個小時、一個半小時、一個小時、三十分鐘、二十分鐘、十分鐘、五分鐘......像是某個有魅力的大人物正在廣場發表什麼演說,煽動性十足,群眾越來越耐不住性子。

晚上九點,整個客廳已經擠滿了人。接著,2007年的歐冠杯開始了,義大利的AC米蘭對決英超的利物浦。

像是多年前世棒賽時我們喝著啤酒吃著北海雪魚香絲,激動的隨著裁判的好球壞球批評,歡呼或是幹譙,開賽半小時,周圍的這些義大利人,說著我聽不懂,截然不同於中文或是德語的話,緊張吸氣大口嘆氣。四十五分鐘了,兩對你踢我跑,行雲流水,但什麼也沒發生。

而個子小的我掂著腳尖,偶爾爬上男友的頸肩坐著,還是調整不到觀球的位置。忽然間人群裡爆出一落歡呼,男友把我高高舉起,一顆自由球,是罰球,主罰的球員一腳踢出,在我看來,是畫著拋物線就直接進了球門。(至於詳細的進球方式,請自行查閱。)

馬上就有一團煙火在天空中爆出紅花,人們都要瘋了,當然,他們還沒有瘋過頭,球賽才到一半呢。

半場休息又更熱鬧了,大抵是在家看電視轉播的也按奈不住,自家客廳有什麼樂趣?於是莫約米蘭市區的人們湧進這個大客廳了,佔好位置,準備迎接勝利。

下半場,球兒依舊大半時間在立物浦球員的腳下滾動著,據著一分的領先優勢,米蘭的球迷們大聲呼叫口號,震耳欲聾,有一鼓就要傳達到雅典球場的氣勢,連附近商家的陽台都是人,揮舞的旗幟有陰影在白色大教堂上閃動,我想像著連神父都在教堂裡興奮的扭著雙手為米蘭隊的勝利禱告。

球賽只剩下十分鐘了,所有的嘆息化成對勝利的吶喊,英薩吉接到卡卡的傳球,乾淨俐落的把球撥進網,人群於是瘋了,歡唱著米蘭、或是義大利的隊/國歌,我猜歐陸的另一面,英格蘭的利物浦市,說不定也有一個廣場,廣場上一片寂靜。

比賽結束前,好像利物浦也進了一球,但是已經不重要了,哨子響起,比賽結束,至於米蘭這座城市,這個古老又奢華的城市,派對已經從大廳像四面八方擴散出去了。準備熱鬧兩個晚上吧。


小註:

1. 所謂兩個晚上,其中之一是指隔天晚上,AC米蘭的球員凱旋而歸,那等熱鬧,更讓人熱血噴張呀。

2. 米蘭大教堂前的廣場,除了是米蘭觀光的主要位置,也是米蘭居民心目中最重要的場地,無論跨年聖誕選舉球賽等等大事,大夥都一定會聚在這裡。至於週邊的物價,當然也是讓人熱血噴張的貴。


2007.06.21,拖了很久才寫好發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