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7-22

而我說,活著終究是為了夢想。



把摩托車日記觀後感寫到最後的逗點,我說還要再繼續寫的。但是沒想到一轉眼就過了大半個月,而我還不知道這一篇會拖多久才能寫完?

後來,又是這段開頭的幾天之後,我收到Bechild寄來的生日禮物,她選了一張命名為「欣欣向榮」的照片,是她在柬埔寨拍的。她說:而我喜歡的就是這樣,古木、藍天,歷史、自然,和其背後發生的一些小故事,簡簡單單地,往上看。

因此我想我得把這篇文章完成了。或者,至少說點什麼。

現在,Freiburg的天空依然故我的唱著它的調,既然冬天沒有皚皚大雪,春天未到就溫暖的讓百花全開,那麼夏天,一片風颯颯雨蕭蕭,也就沒什麼好奇怪了。這裡本該沒有雨季的,偏偏下雨的日子長的和什麼鬼一樣,妳們說,我是不是早說過,只要下雨我就寫不出東西來嗎?

於是我讓日子輕聲滑過,很實在的過活。

所謂很實在的過活,翻成白話文就是:像個正常27歲的女人一樣的操心著自己的體重增減、經濟來源、和未來幾年的生活型態。

這也是我兩年前就時常在腦中閃過,卻逃避著不去認真面對的生活吧。



那麼,把話題繞回來。我要說的是,我是真的覺得自己仍然生活的很繁華但也很寂寞。

雖然Freiburg比不上台北城裡的繁複華麗的萬分之一,但無論是因為已經遠走他方了,還是因為逐漸走上那條曾經嚮往又害怕的學術之路,又或者眼看仍得抱著單身走向下一個年紀,現在我終於肯承認寂寞真的不是城市給的,而是打從心底來的。

既然寂寞無涉地點,在哪一個城市生活,到底還重不重要呢?

在把這問句問出口之後,我忽然驚覺對於安定的渴望,仍然大過於不穩定,一如2005年的春天之前的人生觀,沒有因為去了西藏來到德國就變了。

只是我怎麼能夠甘心呢?(笑,)妳們看,不過是一兩秒之間,下一個問題,我又推翻了安定的可能性。

我說,事實上,無論是安定不穩定,兩種選項,兩種人生,我都還沒有準備好,心平氣和的把其中一種過下去。

也許看到這裡,我爸或是其他人會說聲好險,從前兩段文字看來,一度以為我就要宣布我要結婚了。

然要說的消息性質和結婚似乎也相差不多,都是一輩子的事情吧我想,當然還好有離婚制度,這決定也是可以從中逃脫的,甚至更方便點,但若不是恐怕到了最後一步,當然會極度避免。

那是什麼呢?我想大概妳們當中已經有人聽說了,這些下雨的日子,這些沒有新文字產生的日子,我得到Freiburg大學歷史系教授的指導承諾了。也就是說,從今年九月開始,即使我必須繼續學德語,但已經可以光明正大的說:我在德國攻讀博士了。

27歲這個年紀得到歷史系博士生的身分,不能算早,但也不算遲。

我承認自己很意外,那就像是在滿天飛的彩紙當中,帶點意圖卻真的胡亂抓中了一張能兌換未來的獎卷;我彷彿看到一條本來蜷捲著的線團,被不知名的雙手,織成紅地毯,在我的面前延伸開展。

而且還和小時候的願望不謀而合。

讓我不得不說,這一年直到現在,真的是有別於2005年。

記得那年我一共離開三個男人,論文沒有完成,帶著滿身憂鬱落寞躲到屏東,以為人生大概從此完蛋了。至於電影裡切奮力遊到河對岸的那一幕,或者是西藏高原給我的震撼,不過是黃梁一夢。

當時我很少承認我的害怕,倒是編出許多,唔,天曉得那些出國唸書的願望都是些信口開河,都是用來安慰週遭關心我前途的人們呀。我自己是壓根不相信的。(所以如果你/妳真心相信過,那真的抱歉吶。)

但是世事大部分都是以結果論成敗,願望和現實既然終究是對上了,那這些年來寫下的文字就白紙黑字有了證據,而不是空想。

於是我想我可以繼續寫下去,在停頓了這麼之後。




我不覺得這首歌是楊宗緯唱過最好的,但是第一次聽完我就熱淚盈框。


2007.07.21,這一篇寫了大概有一星期之久吧。文章是接著這篇而來。

1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倒是一直真心相信妳會往博士的路上走,畢竟在大學教書被迫要研究發表,有比較高的收入,才能理所當然且安然的踏上不同的旅途

藟 提到...

這張照片真好看呢
簡簡單單卻很有生命力

活著是為了夢想
有多少人能夠如此地踏著自己的想法而前進?
我就是那個被現實逼迫的其中一個受害者
但我覺得無論怎麼走
只要最後我們都能真心的快樂著
都是幸福

Bechild 提到...

Dear 蛋捲:

不論妳做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會支持妳。
而且妳害我不由自主地想著:
「咦!原來我有一個在德國讀博士的文友啊?」(好有趣^^)
也希望妳喜歡這張相片,雖然它命名有點八股,
可是,我實在太喜歡藍天了,當陽光灑下時,
我常不自覺地以為生命中美好的時刻正在發生。

only 提到...

親愛的,我讀了這篇也開始熱淚盈眶。

我想妳永遠走在前面,也給了許多人真實的勇氣。

恭喜妳,也祝福妳:)

Lilia 提到...

版主你好啊
呵呵又是我啦
真不好意思
因為我突然發現你也是讀歷史的
也在Sprachenkolleg上課

好妙喔

Lens 提到...

我一整個很想幫妳尖叫跟擁抱妳耶~等妳回台灣喔~~

bwPingu 提到...

很好,恭喜!

"現在我終於肯承認寂寞真的不是城市給的,而是打從心底來的。"這句話寫得很好。


從長遠的角度看,也許絕大多數的事,都不會遲。

跑兒 提到...

寶貝,

所以說妳是確定不能來找我了咩?
我這個周末會離開馬德里,接下來初步計畫是會繞整個西班牙一圈。不過呢什麼鬼都沒確定,一切隨心所欲,走著瞧看著辦XD

我周末離開後應該會弄支手機,到時候再打給妳囉。還有妳一整個不可能比我黑,是說起始點完全不同呀XD

AngelEggroll 提到...

給anonym,

謝謝你的相信呀,不過我還不一定會去大學教書呢。話說回來搞不好連學位都沒拿到。


給藟,

因為照這相片的Bechild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呀,他的工作就和生命有密切的關係呢。

我倒覺得每一個人都被現實逼迫,因為不斷被現實逼迫,不斷挑戰不可能的底線,失敗了又重來,再失敗,這才是真實人生。

而夢想不過是當中比較順遂,比較心甘情願的那個罷了。


給Bechild,

而且這個在德國唸書的文友稱號,可以維持好幾年喔。

這張照片,我實在是太喜歡了。謝謝你。


給only,

但有時候我覺得我的勇氣,是來自於你們相信我有勇氣。其實我是一個很愛面子的女生哪。


給lilia,

所以,妳也是嗎?妳有網站嗎?我也想看看呢。

人生總是有很多巧合,而網路世界的奇妙之處就是讓這些巧合變成尋常事吧。


給lens寶貝,

我也想抱妳和擁抱妳。加點濕氣,希望我們都能多點濕潤。


給拼榖兄,

嗯,反正人生沒有過渡嘛。


給跑兒寶貝,

我九月一日就走了,現在簽證和入學手續和獎學金的論文計畫都還沒搞定,一整個不知如何是好。

恐怕是走不了。

不過如果要比起始點,我應該比較黑,我從屏東來呀,而且從來沒白過。XDXD

Lilia 提到...

呵呵
我沒有繼續這條路
一直到現在都覺得有點遺憾
ㄟ你不會也是周老師的學生吧

AngelEggroll 提到...

給lilia,

倒抽一口氣!

沒錯我是。難道你也是?

Lilia 提到...

哈哈真恐怖
沒錯啊我也是
你政大的喔
我是輔大的啦
老師大人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