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7-05

這已經是一部舊電影了,



前幾天我看了一部電影,已經看過一兩次,不過這次換個語言。想起我曾經寫過這樣一篇日記,叫做「感動世界的青春公路電影」。以下。



今天早上意外的早起,又看了一次《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

1951年,患有氣喘的23歲醫學院學生格瓦拉與死黨生化家阿爾貝托載著滿滿的家當與憧憬跳上「屌車」,從家鄉布宜諾艾利斯出發,揭開一場貫穿南美大陸,總長超過一萬三千公里的壯旅。

但是在這個壯闊的旅程裡,他們被迫正視無產工人、原住民、貧病者、被社會遺棄者在各種艱難環境中所面臨的根本境遇:

他們遇到貧窮潦倒的礦工夫妻,才知道原來資本主義入侵南美之後,階級的不平等;在運輸船上見到以身體為生存工具的的女人,才知道原來這個有人必須靠出賣尊嚴才能夠延續殘忍的生活,而能夠擁有身體的自主權有多幸運;在安逸的鄉村裡遇見不能坦然接受自我命運的老夫婦,發現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竟然是心靈的漠然造成的;

就像格瓦拉說:「我們是為了旅行而旅行。」時那個礦工妻子的眼神,清楚透露了兩個階級世界的差距。

導演在片尾用黑白單幅的影片,紀錄了這些在南美土地上受磨難與困苦的人群。

而他們的眼神讓我過於難以忘懷,顯然也讓青年的格瓦拉難以忘懷,他說:「這裡有太多的不公平了。」以致於成為古巴著名的革命領袖。

不過,當滿身風塵的兩人來到位於秘魯的聖帕柏羅痲瘋村,在那裡,當他們拖下手套與病患們相互握手、擁抱、踢球同樂,病患們也撤下心防,真心接納兩個阿根廷來的志工時,這兩種生命背景截然不同的人們忽然可以照見了彼此的靈魂。

格瓦拉革命的動機來自於對生長土地的疼惜。不管後來古巴變成什麼樣子,都不該忘記當初他們在南美大陸上看到的不公平。

一段兩個年輕人恣意的旅行,究竟可以對他們的一生產生多大影響?

忘了在哪看到,有人說:正值年輕的我們,都有可能因為熱情與衝勁成全許多事情,過程中我們所遇上的,都有可能成為日後成長的啟示。於是我相信如果年輕的時候可以被這個世界感動和改變,將來就有會機會感動和改變世界。

最後要提一個場景,出發前在咖啡館裡阿爾貝托正在堅定格瓦拉的決心,他指著一個喝咖啡兩眼無神禿頭有大肚子的中年男子說:「難道你以後想變成這樣?」連我都跟著搖頭了。

突然意識到自己永遠都不會甘於過於平凡的人生,雖然我真的是一個如此平凡的女生。



這篇日記在2005春天寫成,當時,來回台北和屏東的高速公路,在泰山和南港之間的藍線捷運車廂,還有電腦桌和電影院之間的路程,已經是我全部的旅行。在許多人眼中,我是生活很寂寞也很繁華的都會女孩,而在我的眼中,自己的生活就是一個自轉的小宇宙。

後來,因為這部電影,我起了一場長途旅行的念頭。後來,我去了西藏。後來,一切似乎地轉天旋,全都變了。

「在流浪路上的女孩」,「在旅行途中的女孩」,「有勇氣追求夢想的女孩」。這些字眼,都是在我從西藏回來之後,才冠上來的。每每,聽在耳裡我會很心虛。

因為旅程絕對不是那年夏天才開始的,應該從我離家唸大學那年秋天開始計算;然而認真說來,儘管每一步我都走的更遠,也未必如大家所想的浪漫,至今我仍覺得自己還是當初那個生活很寂寞也很繁華的都會女孩/女人,


2007.07.04,逗點之後的留到下一篇說。

1 則留言:

wildheart 提到...

這部電影我也看了3次
每每讓我陷入沈思
一直無法忘記他們和秘魯農民的對話
一直辛苦耕種賴以生存的土地
先是被一個名為國家的東西收有
後來成為有錢的地主所有
然後在可以收成時趕走他們
只好離鄉去謀生
有時候最基本最卑微的生存需求
竟仍是不能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