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7-03

誰都不願意成為奇樂呀。





蘇建和三死囚一案,再度出現逆轉,從無罪到有罪,引起社會一片嘩然。也引起我和德國人對死刑存在與否的爭論。

是的,我是站在有死刑沒有必要廢除的這一邊。

我不是說殺人者死,我也不贊成死刑的使用,尤其是把判決生死的決定權交給法官,多麼不公平,他判死了,已經死去的人活不過來,生的人卻死在他手上,這是多麼煎熬的抉擇?

死刑,不是為了讓國家取得殺人的合法權力,也未必就是保護其他人命的好方法,但我認為,死刑的存在是為了提醒我們,生命究竟有多可貴?我覺得那已經是最簡單明瞭的契約了,一命換一命,如果這樣的提醒都還不能夠讓那些蓄意殺人的兇手迷途知返,那他們多麼輕視生命呀?

他們不只輕視別人的生命,他們也輕視自己的。他們根本不在乎殺人之後,自己的下場,他們忘了天網恢恢,他們忘了殺人的同時,也等於簽下自己的死亡同意書。或者他們沒有忘記,只是圖個僥倖?但是生命哪有僥倖呢?

這樣輕視生命的人,真的值得那些所謂「人權團體」為他們大聲疾呼嗎?恕我不客氣的說,這些人應該多去關心一點其他更值得關心的事情吧。

德國人認為,兇手一旦判了死刑,就沒有翻身的餘地了,但法官是人,也會誤判。這是真的,人難免有錯。但是判錯這件事情,對於被判死刑,或是被判無期徒刑的人,有高下之分嗎?

如果有個倒楣鬼,被誤判了無期徒刑,終其一生在監牢度過,臨死之前終於得到平反,而牧師要怎麼安慰他?還好,活在監獄裡總比死在刑場好,這樣的安慰嗎?不自由毋寧死,失掉一輩子的自由,(還有名譽,)和失去生命比起來,一樣糟吧。

德國人說,許多無期徒刑犯最後是發現是誤判的,那麼,我可不可以這樣說,會不會就是因為是無期徒刑,於是誤判才更多?那抱著反正是無期徒刑沒人會死的心態,而沒有作到小心求證的判決到底是又是怎麼回事呀?真的有比判死刑的判決更有人權嗎?

這麼說好了,要不是因為死刑事關重大,要是今天蘇建和三人只被判了兩年,真的會有這麼多人注意嗎?

說真的,有件事一直讓我很訝異,都這麼多年了,這個案子已經有15年還是16年之久吧?據說歷經了40多個檢察官和法官審理,而從頭到尾,沒有人願意相信法官的判決是對的,除了被害家屬。這到底是制度的問題?司法人員素質的問題?還是人性的問題?

後來看到一個有關蘇案的作家開宗明義就提到,希望台灣成為沒有死刑的文明社會。

對此,我不否認自己很不屑,德國人也覺得沒有死刑才是文明的社會,但是,所謂的文明社會請問是指哪一樁?是處死海珊的那一個嗎?還是骨子裡容不下外來移民的那一個?又或者是對蘇丹達佛大屠殺袖手旁觀的那一個?

沒有死刑的設立,真的就代表這國家比較尊重人權嗎?假如有人認為,死刑的設立是同意國家可以殺人,那請問軍隊的設立又是什麼鬼?只有防禦嗎?防禦也會死人,到時候就可以殺那些只不過是聽從上司命令的年輕人嗎?

判生死本來就是很難的事情,殺人本該是件很難的事情,如果死刑的設立,教不會那些一意孤行,硬要奪走別人生命的兇手,到底我們還要為他說些什麼話?

當然,誤判是有可能,而死刑的設立也正巧是給法官、檢察官和辦案刑警們一個警告:你們背負著一條人命,不可大意。

但我想,假如要避免誤判最好的辦法就是乾脆不抓,因為誤判死刑和誤判任何有期徒刑都是同等的失誤,人生不是只有生命的存在與否,還有名譽、自由、時間等等的價值,如果認為無期徒刑就比死刑高一等,那離尊重生命和人權,根本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其實我曾想像過一種辦法,法官只負責有罪和無罪,以及是否刑及死刑的判決,如果此人真的到了最大惡行的地步,已經可被判死刑了,那,接下來就交給被害者決定好了。

而我相信,我是真的相信,只有一小部分的人會說:好!我想要他死,他一定得死。就連蘇案受害的吳家,已經病到下不了床的吳小弟弟也說,現在他們判不判死刑已經無所謂了。

在電影雙面間諜裡,女主角生長的那個非洲國家,他們說往往被害者家屬會選擇讓兇手生,因為復仇不能撫平傷痛,寬恕才可以。當生死大權交到被害人手上時,真的會以牙還牙的人,很少很少的。


小註,

標題的奇樂,是日本漫畫「死亡筆記本」裡的人物,一個年輕人撿到一本死神遺留的筆記本,他用筆記本殺掉許多惡行重大但是警方尚未抓到的罪犯,以建立所謂的無犯罪世界。但後來警方認定這樣的行為等同謀殺,開始全力緝捕他,漸漸地為了自保,他開始殺死無辜的人。等等。我太久沒看啦,不知道連載到哪了?


2007.07.03。

6 則留言:

小范 提到...

死亡筆記本已經連載完了.
每次我都得花一個小時才能看完一本.
覺得這本漫畫太花腦力了.

jipin 提到...

哈囉!無意間點進來妳家。
我贊成妳的觀點。理想的境界應該是死刑備而不用,而不是廢除它,一命抵一命的觀念很好,任何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你甚至說它是一種公平交易都沒關係。當然,死刑的立意不是為了負仇,而是為了扼止,沒有死刑,一堆人肆無忌憚,只會生出更大的仇恨。人畢竟還是需要「依法」而治,這裡畢竟不是柏拉圖。

看妳這篇的筆調,可以想見妳與男朋友快要翻臉的情形= ="


第一次來妳家,還蠻喜歡妳的觀點的。^^
不過,您的回應欄位好難找,差點就要放棄了,噗~~

貝姬 提到...

說得很好,支持你的論點。

ant 提到...

我就蘇建和案來談,
關鍵在此案証據本身並不足,也就是說,當初案發時警方並沒有好好仔細搜集現埸證據,導致蘇建和等人被判死刑,卻沒人敢執行。這讓我想到「以父之名」這部片,回台灣你可以看看。
另外,我並不贊同把「判死刑」這個決定交給被害人,也許現在看到吳小弟弟說判什麼都無所謂了,但是這是在16年後他才這樣說。在案子發生當時,被害家屬大都恨意難消...

跟男人吵架,半夜在這裡留言,莫名其妙>"<

藟 提到...

我也是支持你的論點

漫畫如同前面所說的實在太花腦力了
個人覺得看電影版就輕鬆許多
雖然跟漫畫版的內容不太一樣
不過都很精采

話說我最近呈現某種煩悶到不行的狀態

nova 提到...

是啊...連載已經結束了
我卻跟你一樣的好久沒看了

我的立場跟你一樣
不贊成死刑的廢除
我覺得就像你說的「當你剝奪他人生命時無形中也簽下了自己的死亡同意書」
我覺得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