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6-16

不就已經往這兒走了。



網友咖啡海告訴我,這個部落格被新新聞的專欄作家推薦,我請家人買一份,據說上面有「說不定將來格主會成為專職作家」的字樣。

是嗎?這些年來,我是真的很想成為所謂的文字工作者,我曾經瘋狂的想出版一本書,投了好些文章到報章雜誌或是出版社,當然呀,除了退稿信,什麼回應也沒收過。

過後這樣的心情就淡了,人生,真的沒有非得怎樣不可。

就像剛來德國,我也是信心滿滿的打算寫許多文章,就算不能出版遊記,也要讓那些沒有聽過Freiburg的人們大開眼界。

可是後來呢?我寫的很少很少,幾乎是零。因為這個城市,感動不了我。

又或者,我不曾用心看過這個城市。對此我深感抱歉,因為我應該要有心的。

還記得當初,如果不夠喜歡Freiburg,就不會有乾脆來德國唸書的想法,雖然我從來不相信自己能安於山居歲月,雖然我不曾想過我會在這裡待上七八年,但是這裡畢竟是第一個城市,是對於德國的第一印象,若是不好,就沒有以後。

我必須很慎重的說:那時候我宣稱自己將要在德國唸博士班,是真心的。

但是來了德國以後,從第二個月開始,就有許多人問我:那麼,妳哪時候要開始唸博士班?就像當初許多人問我:妳的論文什麼時候完成,一樣的。像是家人總在三言兩語就會提醒我:我之所以能夠在這裡生活,不是因為她們相信我會出一本書,而是因為她們相信我會唸博士班。

這時我才驚覺自己已經在火坑裡,只能拼命往上爬,否則就會被吞噬。而我甚至想不起來我是什麼時候把自己推進去的。

於是我開始後悔,去年的那三個月,明明是遊學,明明說好遊重於學,為什麼我要這樣認真的練習德文,還連累螞蟻的第一次出國,不能盡興。

原來從什麼時候開始用功,就是條無間道,走上了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不對,是沒有片刻容緩的餘地。

最近,我不否認自己時常在想,乾脆回台灣,等論文計畫寫好了,教授找到了,獎學金考到了,再來德國。在這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白花花的鈔票,我消耗不起。

而且我,真的覺得很累很累。

我會繼續唸德文,是因為之前學的很開心,我還想拿歷史博士學位,是因為這個學科讓我覺得讀書再有趣不過,十年來始終如一。但是一旦它們變成非怎樣不可,就全變質了。

說不定,回台灣找個出版社待著,朝九晚五,每天試著在有限的日子裡排幾個假到東京帛琉或是吳哥走走,會不會是比較容易的方式?沒錯,事實上這樣比較好,這樣的人生,很正常,沒有人會質疑,沒有人會追著問:妳什麼時後才能唸完書?

我真的希望自己不必回答這個問題,或是另一個:什麼時後才能開始。

這是我想回台灣的理由,我想等準備好了再來。

可是,如果我準備的不夠好,或是就選了那些個容易的方式,怎麼辦?

其實我有另一個選擇。這個星期,我幾乎已經取得了Freiburg大學歷史系某位教授的指導承諾,她還很年輕很有熱忱,研究的領域和我想做的題目相仿,是歷史系不是漢學系,而Freiburg大學還是德國整體評價最好的幾所大學之一。

除了,不是在柏林。

我很猶豫,要不要為了一個「今年就可以開始唸書了」的名義就留下來。但是我已經去過柏林,一個我才剛下車,剛吸入第一口氣,才走過一條街,就覺得它屬於我,我也屬於它的城市。我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真心誠意留在這裡,如果我就這樣留下來,那以後的五、六年,我都會後悔自己沒有嘗試過。

就像我知道,一旦我回去了,博士班,就算了。

當然,就像我最初說的,人生沒有非得怎樣不可,就算我最終拿到一個歷史博士的學位又怎樣呢?我就能夠如願進大學當教授嗎?又或者,這就是我真心想要的人生?但是這的的確確是我很想得到的,我不想連試都沒試就放棄。

我也不想還沒有去到柏林,就說我今年大概無法在柏林找到指導教授,就留在Freiburg吧。

是的,如果不能夠前進,就只能後退。

於是,我還是決定要去柏林,很快我就要出發了。因為我從來沒有如此渴望過去到一個城市,並且直覺,我的未來就在那裡。


2007.06.15。

對了,我在無意間看到一個關於農曆生日的命格解說,於是摘錄農曆12號生日的人命格如下:

十二日出生之人,為人溫良敦厚,個性刻苦耐勞,日常生活起居簡樸踏實,念舊節儉的性情使十二日出生之人多半具有收藏儲存物品的習慣,對於舊物也較捨不得隨意丟棄。整體大運方面:少年時期運勢較不和順,行事多有波折;中年之時運勢開拓亨通,事業發展順利,財務收入源源不絕,個人聲望與社會地位也可望達到頂峰。晚年時期運勢持續走高,並有餘力庇佑子孫,使家族繁榮興盛,可以說是屬於福祿豐盈飽滿的命格。

哈,雖然我的個性不刻苦耐勞,倒是很愛收藏舊物。最重要的是,看到沒?少年時期行事多有波折,還真是解釋了我現在的處境呀。

12 則留言:

wj 提到...

親愛的天使蛋捲,

很喜歡這篇"不就己經往這兒走了"文章,讀來心有戚戚焉!讓我不禁想到六年前在美國遊學,動了想再繼續拿學位念頭,後來選擇回台仍沒放棄開始準備碩士到美唸書,但途中一再思索,非得如此的人生才會順邃?一個學位可以讓人生從此美好?!

有很多想法不斷顛覆,而最後我選擇順著心的方向走!現在我很滿意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希望妳此番前去,讓自己的視野更上層樓!
我己經預見了未來的文字工作者--天使蛋捲!

加油喔!

Ray 提到...

看起來妳在那邊過得很不錯
請繼續哦

水袖 提到...

還真準!我也是農曆十二日出生的

bwPingu 提到...

人是不斷在移動的,不過學習到的東西就永遠留下來了。

對柏林的印象,小時候是圍牆,長大以後是Matt Damon一部電影(演個失憶的特工)。

總之加油。

Rice 提到...

當年也一堆人問我為什麼要繼續唸德文、什麼時候唸完、怎麼不出國繼續唸...問的我想直接拿榔頭敲她們的頭:我的人生我自己會決定,別再問了!如果可以的話,就把那些問題當作耳邊風吧....


柏林是個很棒的城市(eine Superstadt),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去那兒生活一段時間,讀書或工作都好。

如果認為那裡是你的城市,那就去闖闖看吧,你不會後悔的....不過錢這個現實面的問題還是很麻煩就是了...歐元不斷漲價的關係,若是沒在當地工作賺錢,台幣換歐元是越來越不夠用了。若是經濟會成為心情上很重的負擔的話,那也許考慮一下是否回台....我相信只要那份想在德國繼續唸書的意念夠強,不論你回台灣做了什麼,都應該無法阻擋去德國繼續念博士的毅力的。加油囉。

only 提到...

內心的聲音,又是這個。

最近我幫朋友解決了一件事,因為我跟她說『傾聽內心的聲音』,她很謝謝我。但是隔了幾天我自己碰到了一件事,我聽見了內心的聲音,但是我想了很久,然後背道而馳。

親愛的我只是想說,一個人要照著自己內心的想法去做,實在是很困難,至少比對著別人勸說困難好幾倍。但是能夠的話,還是要照著它去做幾回,然後很快樂,即使是險境也能承受。

我不說加油,因為如果妳決定了一定會這麼做。

貝姬 提到...

蛋捲:我的腦子突然間冒出以前某電視節目很愛玩得這個--「命運、機會,請選擇!」

老覺得,鬼才知道要選機會還是命運,通常靠的還不是那個叫做直覺的東西,而人生其實好像也是這樣的,有時面面俱到的考慮許多,卻怎也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若柏林屬於你,那麼他就會是妳的!而這也很像愛情這回事,往往是妳的就是妳的。

MEB 提到...

so, I am so glad that you are sending me a poster card. I do want to show you some pictures of my city, too. Although, this city does not really touch me, she still has some attractive parts.
So, meine Adresse: 2801 Quebec St NW Apt 311, Washington DC 20008 USA

hrylin 提到...

不管是繼續或是後退,
你都是在走著自己的每一步,
只要做了決定不要後悔,
最後都會是美好的~

蛋捲加油~~^^

Lung 提到...

『人生,真的沒有非得怎樣不可』
最近才在看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書
書中不斷以貝多芬一部二重輪唱中的『非如此不可』做引子
但『非如此不可』是一種我們可以承受的重
如果真的沒有非得怎樣不可
是否反而成為真正無法承受的輕
到底人生是一連串巧合或是一連串必然所組成
而我們所做的選擇又是否有他的意義在
我也陷入了這樣的迷思

龍隆 提到...

是啊很多新聞都是說說而已不負責任
妳有退稿信不錯了我則連信都沒收到
好啦所以妳就加油成為專業作家吧
而且一定要好到我會拿妳的創作來分析

shekou 提到...

I love reading ur blog.


from:http://www.mw.net.tw/user/shek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