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7的文章

清談電影一二事。

大學畢業之後,我就不常看標準大手筆好萊鎢電影了,倒不是因為近幾年自己偏好只在真善美或是長春才會播的影片,就自以為文藝青年不應該看這類主流商業片,而是因為多數好萊鎢的電影,我都可以在開場十分鐘之內猜到結局。

這是真的,這和看民視或三立的連續劇感覺很像,無論從哪個時段切入都不顯唐突,而且絕對可以料到劇情發展,即便根本是個光怪陸離。

不過到底為什麼不喜歡?真的要問我一個所以然,我還真是說不出來。

直到上星期,(還是上上星期?)五六年來我第一次在一個星期之內,看了兩部好萊鎢電影,神鬼奇航和瞞天過海。猶如翻開動態版的無字天書,兩部電影五個多小時,看到神鬼奇航還有個中場休息時間,(很妙,又不是美麗時光六小時,)我只看懂一段所謂王牌們惡搞旅館評論人的戲碼。

這讓我第一次在電影院感受到德文學習的挫敗。

我必須辯解的是,其實不是每部片子我都看不懂的,那些最後都配上德語發音的歐洲片印度片中東片和南美洲片,也許我會偶爾搞不清楚笑點,但是大體上我總是能聽懂一些關鍵性旁白,能夠略知劇情一二。

但是本該是劇情最簡單只有娛樂效果的好萊鎢電影,我反而看不懂。追究起來,我發現電影裡總有一些很炫目的專有名詞,那絕對不是日常用語,在平常人的生活裡根本不會出現這類的情節。

例如,在神鬼奇航裡,先不要說海盜的浪漫和遙遠不可及,還是世界盡頭海底魔王的詭譎多變,我覺得在戰爭裡結婚那幕真的有誇張到,而我還不明究理為啥女主角又忽然回心轉意?又例如在瞞天過海裡那些偷拐搶騙,說實在的金錢數額太大了,我很懷疑在我學德文的生涯中會學到這個數目來。

於是,我開始理解,且可以完整說出:為什麼我不愛好萊鎢電影,而偏愛小品的歐洲片或是其他地區的小本金額電影?

我想那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財源,電影只好不誇張,只能回歸平淡。而這正是多數人的真實人生。

這些電影裡的小故事好像都可以在街坊鄰居裡看見,只不過換個場景換個國情,我們還是可以跟著電影人物的喜怒哀樂,歡笑或者流淚。電影裡台詞很簡約,是人們平常說的用的辭彙,是初學任何一種語言,在任何一個地方

但是平淡或是簡約,不代表沒有內容。

當德國人要我解釋李安的電影,我會說,他的電影(尤其是早期的推手、喜宴這類,)之所以好看,絕對不是因為那些特效,或者華麗的故事情節;反而,整部電影從頭到尾,只能讓人輕笑一兩聲,或者滴下兩滴淚,電影無法波濤洶湧的牽動觀眾的情緒,或是震撼觀眾的視覺和聽覺,但誰也捨不得移開眼,默默地就把電影…

讓人不開心的事情,一件。

剛開始在網路上發表文章的時候,有人說我的文章風格感覺很上村上春樹,很詭異的感覺,因為他只出現在我的高中年代,而當時的我完全看不懂。但是說像也有點道理,剛開始寫那些所謂的日記時,語氣老是模仿我喜歡的某個男生,雖然寫的完全是兩碼的事情,但口氣幾乎一模一樣,而他則是模仿村上的,除了故事不同,口氣卻完全一致。於是有了我像村上之說。

所以後來,如果有人覺得誰誰誰的文章很像我寫的,我大抵能夠一笑置之。

我們都不是天生的作家,需要很多練習,但是我們都是愛看書的人,看到美好的句子會記下來,像是用成語般的用在文章裡;或者,偶爾看到某篇張小嫻的、柯裕棻的、陳玉慧的、或某個知名不知名的網路寫手的文章,覺得很有感觸,那一陣子寫起來,還用了她們的口頭禪,和她們有那麼一點像。

不過我相信,書寫總會越來越熟練,最後,自己的文章會有自己的風格。好吧,就算最後有其他人的風格和我的風格還是很相仿,那真的無所謂。

不過,有時也不那麼無所謂。

我曾經看到一個部落格,好像叫做文字遺留在不是天使的臥室?整個點進去就是讓人有錯亂之感,覺得是不是我換個網址,不過還好,點了文章之後完全是另一回事。這個部落格,是推倒我從臥室壹換到臥室貳的最後一跟稻草。不過那時候我不生氣,只是想大不了我就換換風格吧。

後來,我又看到一個部落格,他的部落格文章分類,把天使蛋捲設為一個分類,收錄了一些她覺得不錯文章,都有引用和連結。關於此,我應該高興,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我希望他可以告訴我,而不是很莫名的假裝和我很熟,畢竟他收錄的有點多,而不是一兩篇,總是可以跟我打聲招呼吧?不過我也沒生氣,帶著些許感激之情看待這事兒,謝謝她的介紹。

但是。(深吸一口氣,)

但是整篇複製我的文章當成自己的,連「改的很像的那種改寫」都省略了,除了他改成她,(假如是用第一人稱寫好的文章連改都不用改,)媽的,那就真的太過分了。

還不只這樣。他要是偷了我的文章,但整篇晾在那裡,真的、真的就算了。他竟然還在文章最後面,加上一點類似生活的實際狀況,語重心長的唉聲嘆氣,好像他媽的他真的這樣活過,靠夭,那真的很不要臉,是怎樣?連我的生活經歷都要偷嗎?

這簡直完全超出我的底線,而且最幹的是我完全不能怎麼辦。本來我還很善良的想說,留言提醒他,讓他道歉並且加註出處,至少表現個知錯負責的態度,(之前我也遇過一個,他就是這樣做的。)但他竟然就很沒種的把網站關了,移除了,或者是刪掉了之後,船過水無痕。

那…

嗨,謝謝妳/你們。

關於生日禮物這件事情,我雖然很不要臉的寫了我想要禮物,不過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先不要說只有72小時,因為自個兒的生日向來在炎熱考試天,又適逢週末,還剛好遇上楊宗緯退賽轉播的大日子,誰有時間準備呀是說。

不過在經過一個晚上的熱烈慶祝後,回到家開了電腦,還是有了很大的驚喜,收到好幾張卡片。剛好禮物都是圖片,於是我就把它們蒐集在這兒。

假如有人直到最近才看到這篇倒數72小時,想要補送圖片,也請連圖mail過來順便問新地址,(硬是要假裝大家都想寄到德國來XD,)這一篇會隨時更新喔。

以下,越上面的代表越慢收到,第一張照片為最新。


※什麼時候才要出一本書呀?

『從來雨季不曾從生命裡離開
從來故事未曾停過
我旅行,我寫作,但
從來沒有什麼事情,非要不可...』

貝姬假裝我出書時,書皮上的小字。我知道這張卡片呀,某種程度表達了許多網友對我的期待,很抱歉讓大家失望了,不過說不定,說不定有一天會實現吧。

貝姬說:祝 生日快樂 還有 永遠別丟失妳所堅持的事物。我會盡力的。


※沒想到電子郵件也可以貼郵票。


Color從美國寄來一張電子卡片,上面還有貼郵票呢。


※我們都愛在咖啡店裡喝甜紅茶。


艾栗森說:其實只是因為這照片是在一家自己很喜歡的咖啡店拍的,又想到你和我都是甜膩紅茶愛好者,兩個原因拼起來就是成品了。而我在看到甜膩紅茶四個字時,有種想走出門買杯泡沫紅茶的衝動,才想到原來我在德國。

她祝我有個充滿變化的27歲和以後,感覺有點像是啥預言的。有雞皮疙瘩到。


※沒想到我畫起來是這個樣子呀。


乍看這張圖片,我忍不住留言說:看到這幅畫我自己就笑出來了,很可愛哪,就是髮型是我的,眼睛是我的,鼻子是我的,嘴巴是我的,還有嘴角的痣也是我的,但不知為什麼整個不像我?

這是新朋友Linus餅乾自己畫的圖畫,據說是從我的照片而來,這樣真的有點可惜,因為我很是不上像呀。

還好大家不是因為長相才喜歡我的文章的。XD


※這是第一張生日卡。


第一張生日卡,來自Wildheart,是因為我們都去過威尼斯認識的,很棒的攝影部落客喔。而這張照片剛好彌補了我的遺憾,在羅馬時我走過很多建築,獨缺這一座,天使之城。

Wildheart說27歲還很年輕,但其實距離30歲已經不遠了,對此我一直很焦慮,還有好多事情想做要做必須做,時間卻不用。

我到底能不能在27歲擺一本自己的書到書架上呢?


2007.06.25。

Es wäre ein Platz, den wir nicht wissen.

這一篇文章呀,咳,作者建議在按了read more之後就可以把捲軸直接拉到最底下,中間那部份當然也很有可看性,只是,假如看不懂的話,也不需要太勉強。



Mein Lieber, weißt Du noch, was ich Dir im Dezember geschrieben habe? In meinem Blog schrieb ich: „Jetzt kann ich nicht deutsche Texte schreiben, aber vielleicht am "one day", wenn wir "one day" haben können.“

Aber als ich das geschrieben habe, habe ich noch nicht genau gewußt, wann "one day" ist. Auch jetzt bin ich nicht sicher, und einen Text in gutem Deutsch kann ich immer noch nicht schreiben.

Trotzdem möchte ich einen Text für Dich schreiben.

Ich bin sehr glücklich, weil ich in Freiburg einen guten Freund habe, obwohl Du immer sagst, dass du kein guter Freund bist. Ich bin allein in Deutschland, aber Du gibst mir viel Mut

Wenn ich einen Wusch hätte, würde ich mir nicht wünschen, dass wir zusammen sind, sondern dass wir mehr Mut haben.

Ich finde, wir sind nicht mutig genug, um unsere Träume wahr werden zu lassen.

Als Du in Italien warst, habe ich mich gefragt, warum Du imme…

砰!倒數72個小時。

首先,我要謝謝大家的關心,幾天沒有上自己的部落格,嘩的一聲冒出12則留言,不過還來不及仔細看和回應,我就衝動的作出決定。

希望這不會是個又讓我後悔三個月的決定呀。是的,我不去柏林了,而其中某個重要的關鍵在於,倒數72小時之後,我就要27歲了。

而27歲即使不稱熟女,(我實在很懷疑這兩個字可以和我的臉扯上關係,)但說什麼也都已經不是個大女孩的年紀了,任性而為,也該有個限度;我想自己多少也是被這些年來亂七八糟的搬家經驗嚇到,倉卒成事絕對是一場災難,我不願意到了27歲還過著那種隨時拔營而行的日子呀。

當然啦,也說不定我之所以衝動的作出的決定是因為我的男人終於確定要去旅行,他說我可以住他家,這麼一來我可以省下三個月的房租,一共750€,回台灣的機票錢,完全站在利字的考量之上。

不過,以上都是題外話。我還是來寫點和生日有關的。

話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不是低調而且簡單的過生日,隨著年紀數字的增加,趴踢的規模越大,有一種不甘心就這樣讓歲月輕巧在臉上踩過的感覺,一定得弄點什麼,以為就可以對抗什麼。(至於這兩個什麼,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於是,在大家都以為我下個月就身在柏林的情況下,我的27歲生日趴踢將是十分盛大,據說當天幾乎所有我在Freiburg認識的人都會來幫我慶生和餞行。

真的很窩心,只是我日後可能得不斷解釋我怎麼還在Freiburg出沒。

對於此時此刻在看文章的妳們,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鬆一口氣,還好蛋捲人在德國,不然又要勞師動眾了。但在看了貝姬的最新文章之後,我想說,反正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勞師動眾嘛,唉喔。

瞧她這句話寫的多好:「我的出生,原本跟各位無關,但自從你們透過部落格,與我的生命有了一些連結之後,我希望,我們彼此的存在,能夠帶給彼此一點溫暖。」

只是我和貝姬不同,我沒有一個月的時間,只有72小時,還要扣掉時差啥的。一切都來不及了,連寄生日卡,國際快捷也到不了。

除了,大家都有部落格,那,就透過部落格吧。

就在這一篇底下留言說生日快樂,想來是不難。

難一點的是,請有心人士們,為快要步入30歲的蛋捲挑一張照片,或是用電腦用手繪自製一張圖片,寫下為什麼是這張,還有生日快樂,(想歌功頌德的也很歡迎XD,)放在自己的部落格,並列印這張圖(可大如海報,亦可小如明信片)寄到德國來。沒錯,最後一舉真的完全麻煩到,但反正已經勞師動眾了,也不差這一項。

之所以想要這個…

不就已經往這兒走了。

網友咖啡海告訴我,這個部落格被新新聞的專欄作家推薦,我請家人買一份,據說上面有「說不定將來格主會成為專職作家」的字樣。

是嗎?這些年來,我是真的很想成為所謂的文字工作者,我曾經瘋狂的想出版一本書,投了好些文章到報章雜誌或是出版社,當然呀,除了退稿信,什麼回應也沒收過。

過後這樣的心情就淡了,人生,真的沒有非得怎樣不可。

就像剛來德國,我也是信心滿滿的打算寫許多文章,就算不能出版遊記,也要讓那些沒有聽過Freiburg的人們大開眼界。

可是後來呢?我寫的很少很少,幾乎是零。因為這個城市,感動不了我。

又或者,我不曾用心看過這個城市。對此我深感抱歉,因為我應該要有心的。

還記得當初,如果不夠喜歡Freiburg,就不會有乾脆來德國唸書的想法,雖然我從來不相信自己能安於山居歲月,雖然我不曾想過我會在這裡待上七八年,但是這裡畢竟是第一個城市,是對於德國的第一印象,若是不好,就沒有以後。

我必須很慎重的說:那時候我宣稱自己將要在德國唸博士班,是真心的。

但是來了德國以後,從第二個月開始,就有許多人問我:那麼,妳哪時候要開始唸博士班?就像當初許多人問我:妳的論文什麼時候完成,一樣的。像是家人總在三言兩語就會提醒我:我之所以能夠在這裡生活,不是因為她們相信我會出一本書,而是因為她們相信我會唸博士班。

這時我才驚覺自己已經在火坑裡,只能拼命往上爬,否則就會被吞噬。而我甚至想不起來我是什麼時候把自己推進去的。

於是我開始後悔,去年的那三個月,明明是遊學,明明說好遊重於學,為什麼我要這樣認真的練習德文,還連累螞蟻的第一次出國,不能盡興。

原來從什麼時候開始用功,就是條無間道,走上了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不對,是沒有片刻容緩的餘地。

最近,我不否認自己時常在想,乾脆回台灣,等論文計畫寫好了,教授找到了,獎學金考到了,再來德國。在這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白花花的鈔票,我消耗不起。

而且我,真的覺得很累很累。

我會繼續唸德文,是因為之前學的很開心,我還想拿歷史博士學位,是因為這個學科讓我覺得讀書再有趣不過,十年來始終如一。但是一旦它們變成非怎樣不可,就全變質了。

說不定,回台灣找個出版社待著,朝九晚五,每天試著在有限的日子裡排幾個假到東京帛琉或是吳哥走走,會不會是比較容易的方式?沒錯,事實上這樣比較好,這樣的人生,很正常,沒有人會質疑,沒有人會追著問:妳什麼時後才能唸完書?

我真的希望自己不必…

星星都到齊了嗎?

最近,時常有認識許久的好友為了明信片第一次看我的部落格,接著就看到楊宗緯那段唱歌的影片,都會不約而同的驚呼:妳也喜歡楊宗緯喔?(驚訝是有的,呼叫則是猜的,畢竟我聽不到。)

嚴格說來,我很喜歡聽他唱歌,要知道,好歹我也算是個流浪異鄉的遊子,聽到催人落淚的歌聲,怎麼可能不感動呢?但是呀,「喜歡楊宗緯」或是支持他這類的辭彙,真的是還好。就像是我喜歡看AC米蘭隊的KAKA踢球,但他進球時我不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他失誤的時候我也不會搥胸頓足。

我喜歡看一個人比賽或是表演,但是通常不會太入戲。

最近「超級星光大道」和「楊宗緯」幾個字,就像是去年的九月紅潮或是今年初的樂生事件,無論支持或是討厭,成了這個時候部落格裡的關鍵字,無論哪個聯播機制都可以看到如麻的文章。很悲哀的,我也正要寫。

可是我覺得這些文字,都比不上那些男孩子們自己的日記,雖然又是火星文又是語句不通順,但是字裡行間,卻可以感受他們對夢想的堅持,而我猜,這才是許多連高科技上班族都不理智的陷下去的最大原由:

因為不再是青春無敵的我們,對於夢想都太畏縮,不敢像那些孩子這般堅持。

原先,這只是我的猜想,沒想到的是這個理論,在楊宗緯退賽之後竟間接得到證實。

該怎麼說呢?楊宗緯已經29歲了,其實他的年紀不是過錯,謊報年齡是有錯,但說實在的我真的相信這絕對是製作單位的默許,容許他將錯就錯,畢竟演藝圈講的是表演和人氣,真相在被揭露之前,反而都是假的。

但是29歲的楊宗緯就這樣退賽了,恰恰表現出他和那些20歲左右的男孩子們的差距。例如有新聞說林宥嘉為了比賽要考轉學考、劉明峰為了比賽辦休學,可能很多人不以為然,但是他們可是抱著義無反顧的決心在比賽,在追夢。

我很喜歡劉明峰日記裡的一句話,他說:「其實,起初我總是在等待,等待別人給我東西,等待一些幫助,所以我浪費了一些時間,當我發現我浪費很多時間時,所以我開始一步一步走,一步一步往前跨......。」(看吧,整個不通順。XD)

嘿,他才19歲吧,我們自己19歲都在幹麻呢?我們是否曾經意識到自己浪費的時間?我們應該都擁有過一些看起來很遙遠的夢想,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就如過往雲煙的散了吧?

於是我們都被感動了,所以才甘心推掉週末的約會守在電視機前。

然對29歲的楊宗緯來說,追夢這件事情就顯得太多牽掛了,以至於他拿不出那些小孩子們的勇氣和堅持。

所以呀,我再怎麼喜歡楊宗緯的歌聲,希望他每個星期都唱一點,我還是不以為他會變…

4. 冬末,Freiburg生活剪影。

記得去年回台灣之前,每個Freiburg人都信誓旦旦的告訴我,等我再回來,就可以看到雪。嗳,老實說,我也不是沒看過雪,而我還真是討厭雪呢。

倒是,沒人料到今年硬是只應景的下了兩場小雪,一天下雪,一天融雪,大多數的時候都是晴空萬里,花兒更是在三月天就全綻放了。全球暖化,我們真該好好注意呀。

因此我在冬末初春,天氣正好,就時常到處跑,拿新玩具亂拍。以下,一共是五張。









不過後來我就失掉興致了,所以我也不確定Freiburg系列是不是就到這裡為止。這五張都是我很喜歡的作品喔,雖然不是真的照的很好。

那,大家可以繼續索取。

至於之前的明信片,就打烊收工了這樣。然後就是,Y和Wj,請寄地址和本名給我喔,因為台灣的郵差很沒幽默感,我記得上次米奇鰻寄產品給我,寫天使蛋捲還整個被退回去。所以請來個正常的本名這樣。


2007.06.09。

回家。

我在一個喜歡的部落格上看到這樣一句話,來自史上第一位雙腿截肢成功登頂聖母峰的登山家Mark Inglis。這句話是這樣說:『Summit is only halfway through. You still have to make it to the base camp.』(登上聖母峰頂點只算是走完了一半,因為你還必須回到你的基地營,你的家,才算成功。)

這句話講得很真實,完整的旅程,理當包括啟程和回家。

然,不知為何?回家,老是在旅人手札裡被忽略。

或者那是因為,回家,是多麼理直氣壯的啊,無論是哪個人,五花八門的出發和目的地,還有討論千百遍也不厭倦的旅行意義,殊途同歸,大家總要回家的。回家,就像是張網,穩穩地鋪張在一個走鋼索的表演者腳下,讓那些流浪者即使走在迷霧裡,也很安心。

所以,親愛的在妳口中,總是在旅途上的我,妳不會知道我有多想回家。



關於回家的經歷,可以這樣描述。

大一那年中秋節,第一次,離家的我要回家。前一個星期清晨,我起了大早,搶到宿舍地下室的公共電話,五點五十八分,打進中華電信的台鐵訂票系統,自強號,回家的路。

後來,年復一年,我都要和大批所謂的「返鄉人潮」爭得一位置,才能回到屏東。是回家麼?我相信那些坐在機場月台邊客運站裡的人們都心知肚明,那才不是回家,我們返鄉過節,不等於回家。

家,絕對不是妳得千里迢迢趕回去吃頓年夜飯的地方,那或許是父母親、祖父母、其他家人的家,但不是自己的。

家,是妳守在那兒,離家的時候會萬分想念,在家的時候又等著誰回來的地方。

18歲那年我離家,從台中到台北,再到德國,我再也不會稱回屏東,是回家。



我曾說自己是一個「戀家」的女孩,只不過頑皮地,時常改變家的位置。

在台北,我大大小小搬遷了將近十次,終於把自己從一個城市過客,變成一個有地址電話和帳單的居民。前年從西藏、去年從德國,長長的旅行回來,回家,是回公館。只有我一個人,可是這是我家。

應該是吧?或者呢?

最近,陸陸續續聽到在台北唸書和工作的妹妹和堂弟,討論著我那過多的東西,在她們住進去之後,要丟哪裡?妹妹說:「等到我住了,那就變成我家了。」

那,我的家跑到哪去了呢?

乍聽之下,我彷彿看到一個畫面:有個人,拿著槍指著我的頭問我,願不願意把這些年在台北的生活,一筆勾銷?



我一直很喜歡小藟在結婚後的第一個新年寫的句子,她對老公說:『你在哪裡,家就在哪裡。』喜歡…

附註:關於明信片/2.& 3.06年德國城市小旅行。

話說,我不是一個特別喜歡看電視的人,尤其是綜藝節目,我對其了解的態度,連語言班的大陸同學都嘲笑我怎麼如此無知。由於在我的認知裡,綜藝節目完完全全就是個浪費生命的玩意兒,為了不讓生命如此白白消耗,於是在看電視的同時,一定還要做點什麼,例如吃晚餐,或是明信片。

講到明信片,關於自製明信片和發送這件事情,本來我打算堅持到第一套全部有了主人後,再做第二套的。

但是,適逢週末,又是超級星光大道的播出時段,這節目實在太厲害了,於是我整個星期日推辭掉了各種邀約,眼睛不斷盯著YouTube的影片分享,看到一個不行。為了掩飾自己的罪惡感,我也做明信片做到一個欲罷不能。

所以我又多做了好些張。像是這樣背面蓋章,正面加上一張照片,附上解說。呼,真好玩。

只是,做這麼多真的有人要嗎?

其實我也不知道,就上一篇發文之後的情況來看,除了些本來就會交換明信片的好朋友之外,應該是沒有人要。一開始我還會在msn上和好友靠夭說:這真是太尷尬了,就好像一家精品店都寫了跳樓大拍賣,買一送一,還是沒有顧客上門。當然我的明信片不是精品,只是譬喻這個慘狀罷了。

不過呀,我始終覺得明信片這回事,和經營部落格相同,最重要的自己開心,自己爽就好了。雖然講這個有點自我安慰,不過這真的是事實,而我就是拿這種態度走過網路書寫的五個年頭呀。

不多說了,總之,第二組和第三名共同命名為「06年德國城市小旅行」,還是螞蟻的攝影,包括5張秋天的Freiburg,和另外6張分別在Erfurt、Weimar、Bamburg、Heidelberg、Trieberg的小風景,全套共11張。








接下來就是蛋捲自己的攝影作品囉。呼。

那剩下的明信片也會在這幾天陸陸續續地上架,寶貝們可以盡量選,尤其是貝姬,妳知道,就是寄到妳收到為止這樣。至於不是寶貝的,有喜歡的也可以大聲說出來喔,除了不出售,我也不打算交換,因為這些手工明信片雖然是邊看電視邊做的,但好歹也算是個自製紀念版,是只要有留言表名願意收下的孩子們,就可以得到的紀念版喔。

現在,唔,我要繼續看超級星光大道了。




2007.06.03,最後來一首楊宗緯的歌。

1. 黑森林邊境,在St. Peter。

前年從西藏回來,就有想要把照片印成明信片的願望,可是也不知道懶散的細胞是怎麼作用的,於是這件事情就擱著,不了了之。

後來,我收到許多人的明信片,也寄出許多明信片,好多好多地方,有時候是最親愛的家人、有時候是要好的女朋友、有時候是有過一面之緣的男生們、有時候是素未謀面的網友。

旅行明信片,每一張都有一個故事。


然後呀,某天我寫一篇文章,失散的行路,當中的一句話讓艾莉森留言說:「但是誰沒有故事?這句話很適合刻成印章,配上妳的明信片。」於是在她的幫忙,請夏夏刻了一張「咬著筆桿想寫點什麼」的天使蛋捲,加上「誰沒有故事?」這幾個字樣,漂洋過海而來。

配著楊宗緯的歌聲,我做了第一套明信片,命名為「黑森林邊境」。一共是七張。






畫面是去年三度拜訪Freiburg城外的小鎮St.Peter時,螞蟻的攝影。這裡可是有全德國票選最美麗可愛的小鎮教堂喔。可惜的是,照片洗出來的畫質不像電腦上看到的好。

選擇這系列作為第一套,是因為Freiburg就為在黑森林的入口,而當我踏在St.Peter的山坡上時,是最接近黑森林的地方。我就要離開Freiburg了,喜歡城市多過森林的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遇到這樣的景緻。

當然,我也不知道還會不會有第二套,因為說不定第一套都沒有人要呢。

不過我沒有打算出售,在怎麼說不是我的作品也不是我刻的印章,營利頗奇怪。不如說是一個紀念好了,紀念我在黑森林邊境上的時光,紀念陪伴我度過寂寞時刻的每個網友。

那麼,如果妳/你也想要一張作紀念,就請直接在底下留言,不和上一張重複即可。當然啦,我希望收到明信片的人有一天也寄來自己的旅行,就夠了。就這麼七張,我希望可以一直作一直作下去,給每個常來這裡的人,都寫一張明信片。


2007.06.01,話說超級星光大道真的很厲害,有雞皮疙瘩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