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來自光,La vie est d’ailleurs。



2007.04.22,那晚我在一片紊亂之中收到跑兒寶貝給的信。

親愛的蛋捲寶貝,

居於洛杉磯這個南方城市,多數時候是難以捉摸春秋季節的。我老覺才剛剛不情願的放夏天走,他快快的溜達了一圈又轉回腳邊。然後骨髓裡那股難以解釋的躁動又浮上來:旅行,旅行,旅行,瘋狂的啃噬著我的理智。


這樣的慾望是很難同人解釋的;他恰恰太像生物本能。就像是飢餓了,口渴了,性慾高漲或是疲憊嗜睡之類的,扼住你常態生活的流暢性。在沉睡時忽地把你喚醒,在清醒時帶你進入神迷狀態;於是除了旅行以外你的腦海裡再也裝不下其他的想望,不餓了不渴了不睡了不醒。而我必須承認:這樣的慾望以排山倒海之勢襲來之時,我通常是沒有抵禦能力的。


事實上也不大費心抵禦。遷徙早早成了慣性,想離開的時候我幾乎總不多作猶豫,工作可以辭掉 學校可以休息,飯可以不吃,露宿街頭也沒關係。走,走,走,偶爾也會突然震醒:這該不是被下了蠱了吧? 像是渴氧般的渴望遠方。我逐漸的相信著血液裡周期性的寄生了某種我不明白的獸,唯有旅行能夠溫順牠的背脊,放牠好活。


然而這個時間點上確實不容許我離開。門在這裡一扇扇的敞著,我無法說服自己不走進去。這個南方城市擁有著我不能不震動的生命力,所有旅行以外,我渴盼的那些能力、成就、機會,都在此時此地,在我能冷靜安身時一磚一瓦的給堆疊起來。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不是我能負擔失去的。


這些四平八穩的碉堡由我親自築起。但總是這樣的,在每幾塊寶石讓我費力而成功的鑲上去之時,那種一揮手讓她傾圮的焦躁便要油然而生。我甚至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該怎麼辦呢妳說,這頭獸的躁動簡直要把我逼瘋。我不耐的憤怒了起來,那麼你,你是要帶我到哪裡去呢?


親愛的蛋捲,這時候我總想起那個問題:妳為什麼旅行?




我被許多人問過這樣的問題。被留下的戀人,結伴而行的朋友,途中遇上的旅人,或是居於那些行經之處、一輩子安適不離的住民。我在那些咖啡館、石階上、地鐵站,峰壑川流海原間,白天黑夜的思考著,卻無法不違一點真心的確切給予答案。


是為了離開逃脫什麼,還是為了尋找得到什麼? 是為了了解能夠回家的美好,還是為了走到那個可以回去的家? 我把這些問題別在胸襟上、戴在心口,在還沒有得到問題的答案以前,繼續著迷似的往前走。


偶爾也是能夠這樣遊說自己的:生命大多時候不也是這樣的吧;帶著那些未知惶惑,只能走了走了,期盼著陸上能夠看見那道明亮的光。我是不相信這世界擁有盡頭的,而我的胸腔呀能夠裝下的野心,究竟有幾分闊呢?




Infinite,我喜歡這個字讀起來清脆強硬的態度,和底心那種柔柔軟軟的延展性。infinite roads that lead, infinite steps to take。infinite people you could meet, infinite drops in the ocean。infinite。我常常在想,那股不顧一切流出去的生命力,方向也許正是朝著我腦海裡勾勒出的infinity。


他們說,總有一天,我會疲倦了這樣無處以家的心情,安安分分的嫁了一個人,生一窩孩子,走在寬穩的軌道上,美好而不帶刺的看著我的孩子衝撞走向那個infinity。真的嗎我這樣想著,會有那一天嗎,會有那一天我不再想要成為最微小的一分塵子,風一吹就走開了。那一天我將不再渴望出走流浪,血液裡的獸將至此溫馴。我靜靜杵在那裡,在我歲歲年年間,斷斷續續堆砌的華美碉堡裡,就像是那些旅程中曾經經過的人們,和諧的成為被經過的人。或者也會這樣的問起了呢,「親愛的旅人,你要到哪裡去呢? 」


誰知道呢,或者真會有那麼一天罷。而那一天來的時候,讓我頭腳倒置的醉個三天三夜,三天後我轉醒過來,太陽緩緩升起,光滲透血液細孔的那一刻,我想我都會明白的。那一天,總有一天,旅程會走到終點,謎底會解開的。(這是我願意相信的。)




這封信將要寫到盡頭以前,正巧讀到妳的關於渴望旅行,也終於和妳對上話。然後很快的咕狗大神把那首小詩送到我面前,瞬間想起了十五歲離家時,瘋狂迷戀的那個法國詩人Rimbaud。

妳知道嗎再一次讀了這首詩,我的眼眶和胸腔爆炸性的溫熱了。


我要到遠方去,雙手插入漏底的口袋。
外衣也磨損襤褸了。
我踽踽青空下,繆斯,我效忠您:
啊!我夢見繽紛的愛情!

唯一的褲子破了個大洞。
我這個小矮人的夢遊者,沿著荒蕪來路
撒下小石子。大熊星座是我的客棧。
天上的星顆柔細地窸窣衣裳。

坐在路旁,聽聽星語,
九月的良夜,令我感受到露水
滴灑額頭,如酒般。

在奇形怪影中我寫下詩篇,
如同彈著豎琴,我繫緊破鞋的
帶子,

一隻腳頂住心胸。

〈我的流浪〉韓波 (Arthur Rimbaud 1854—1891)


洛杉磯/八點十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封信竟然寫了好幾天還沒把話說盡。果然整個焦慮到有點錯亂掉了我想。至於照片是Ferdinand在奧地利山間徒步時照的,這傢伙原來除了很會爬山外攝影技術也不差啊XD。


2006.04.25,於是成了這個部落格的第一篇文章。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居留申請最後一哩路。

在本系列第一篇曾經提到為外籍配偶申請台灣居留證的必要文件,其中一樣是停留簽證/居留簽證/工作簽證。這一項,讓我見識了台灣政府各部門回應不一致的莫名其妙。

首先,我覺得這規定對於一個能夠免簽入境的外籍人士來說,就是個陷阱,一個人若已經能夠免簽入境三個月,為什麼還會想到要去辦理一張效期只有兩個月的停留簽證呢?原以為這點又是我們自己鬼遮眼漏看,但後來我又仔細研究一下各簽證規定,才發現事情好像無可避免走到我們最後走的那一步。

總之又是一個娓娓道來的故事,怨氣十足。


※外籍配偶申請停留簽證

當我在網站上發現免簽入境不能直接轉成外僑居留證後,依舊不死心的打電話問移民署,告知我們的情形,如果當初在國外沒有辦理居留簽證或停留簽證,在台灣又沒有工作簽證,只好出境再辦一張停留簽證。

喂喂喂,就是為了不要讓Zac像以前一樣三個月搭一次飛機,所以才要儘早結婚拿居留證啊!結果現在還是要跑國外,煩不煩啊?

移民署說,沒關係,免簽證的人只要找到工作就可以直接換發工作簽證,接著就可以申請以依親之名原地再換成居留證。嗯,所以這就是個「如果你有繳稅給中華民國政府他們就讓你方便到底」的概念?

於是Zac就去問合作的出版社願不願意給他工作簽證,得到一個要簽一年賣身契才能拿到的答案,雖然出版社開出五萬五的薪水,也可以立馬得到健保,但考慮再三後,自由自在慣了的我們還是放棄這條路徑,畢竟他正常工作三週就能賺到約莫這個價錢的薪水,剩一個星期進可攻退可守,何苦來哉到出版社做牛做馬?

既然沒有工作簽證,移民署告訴我,我們需要一張居留簽證或停留簽證。

這裡釋疑一下:居留簽證是指外籍人士計劃來台超過180天辦的,所以在加拿大時Zac是無法事先辦這張簽證的,因為他不是要來台求學也不是要工作更不是弘法,而當時我們未婚,所以他也不能依親。不過這張簽證適合已經在國外結婚打算回台灣生活的同學們,入台之前,千萬記得要先到當地的台灣辦事處辦這張簽證喔!

那停留簽證呢?停留簽證則是要給預計來台60天內的人辦理的,可以用依親或是觀光的名義辦理,前者我們又不行,因為未婚,後者根本毫無道理,因為加拿大人可以免簽觀光三個月,外館幹嘛發一張兩個月的給你?如果你說因為要結婚,外館又會說這和入境事實不符合。

所以現在想來,當初根本不可能在加拿大弄到一張簽證貼紙啊!

邊問移民署,我也查外交部網站,結果查到:英國籍和加拿大籍免簽入境者,若因為種種原因…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單身證明。

決定結婚後的下一步就是台灣居留證+加拿大護照,但這個到那個之間,是一條漫漫長路。前情提要是,為了讓Zac能以最快速度拿到居留證,所以我們隨隨便便的就決定二月初去登記。
這麼說來,外國人要在台灣和台灣人登記結婚,其實很簡單囉?

孩子別傻了,哪有這種事情!就說這是一條漫漫長路啊!


※單身證明

不過,咳咳,不得不說在這個環節上,我終於體會到嫁加拿大人的好運啊!絕對不是因為加拿大老公是最棒的。怎麼說呢?請聽我娓娓道來。

人還在加拿大時,查了戶政事務所網站,除了身分證、戶口名簿、六個月內大頭照、印章、兩枚證人外,若其中一人為外籍人士,則需要再準備:

1. 護照

2. 使用中文姓名聲明書(文件若於國外製成需經我駐外館處驗證)

3. 在國內結婚者須另附經我駐外館處驗證之單身證明(原文本暨中譯本)

請把紅線劃在「單身證明」上。(中文姓名聲明書可以直接在戶政事務所索取。)

就是這個單身證明,讓每個(非透過中介)擁有外籍配偶的台灣另一伴們人仰馬翻,部落格分享一片幹聲連連,血淚史不忍卒睹。所以我嚴正以待,尤其是加拿大這種各省自掃門前雪的國家,問誰也沒個準。

沒想到,瀏覽三篇網誌分享後,我發現只要去加拿大在台辦事處辦裡就可以。什麼?就這麼簡單嗎?這就是異國戀要結婚的缺點之一,有時候當事情太過簡單時,又會來懷疑是不是有詐。

不過,點開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的網頁,在領事服務這欄我找到以下說明:

想在台結婚之加籍公民,須在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領事人員面前,簽一份單身宣誓書。 基本上,這是一份申請人的宣誓聲明,表示其為單身或已離婚,且有資格在台結婚。 因宣誓書本身屬法律文件,故申請人須親臨本處完成作業。

額手稱慶,於是Zac回台灣後,我們就趕緊去辦理這張單身證明。真的很容易,到了辦事處,抽號碼牌,到一位領事人員面前,填寫申請書,聲明自己單身,當著她的面簽名,就完成了。

這位領事是個中年大媽,很親切地用中英文解釋拿到證明後的結婚流程,她特別指出加拿大政府承認台灣的婚姻,所以我們登記當天要順便申請英文證明,幸運的是加拿大政府不會無聊到要小百姓玩台灣認證來認證去的遊戲,也就是說戶政事務所發的英文版結婚證明,就可以直接作為移民申請的關係證明。

繳了1400元以後,我們拿到單身證明了,有沒有很簡單?

當然,事情還沒完,萬惡的駐外館處驗證又來了!但因為是加拿大駐台灣的單位,所以就要拿到所有外館的老大外…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加拿大良民證。

拖了很久很久,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要來寫這段根本沒有人拿槍逼妳寫的異國婚姻不浪漫之實戰過程。結婚和結婚喜宴真的是兩碼子事情,後者有個喜字果然歡天喜地,前者卻是一連串靠北的過程,雖然在一般認知裡,結婚不是兩個人去簽個名就成立了嗎?但異國婚姻所需完成的行政程序,會讓本來很簡單的事情變得很曲折。



第一回合,加拿大人在台灣結婚和申請居留。

在多倫多決定會在屏東舉行婚禮後,我在聖誕節隔天立馬殺回台灣陪娘過生日,Zac則多待上20天,處理一些必要處理的事情,例如換本新護照什麼的。兩個人的打算是選個最起碼在農民曆上寫宜嫁娶的日子登記(喜宴則隨便挑個無關嫁聚吉凶的星期六),越快越好,這樣Zac才不至於還得在四月底婚禮前被迫跑趟香港延長免簽證。
是的,這幾年Zac就是用這種三個月去香港一次的方式在台灣生活,理由容後敘述。

人還在加拿大時,我們簡單查了一下,申請居留證需要:

1) 結婚證書/戶口名簿,總之就是證明夫妻關係的文件,這需要等回台灣結婚先;

2) 加拿大無犯罪證明,需要在加拿大辦理;

3) 健康檢查證明,回台灣檢查就好了;

4) 停留簽證,不知道哪來的錯覺,我們一致以為加拿大人在台灣只要結婚了就可以直接申請居留證,無需回國重新辦理還啥的,所以直接忽視。

※加拿大良民證

想要娶寶島姑娘,首先要證明你是個好人!要想取得安穩留在台灣的門票,這一步一定要在加拿大先辦好,不然一旦離開加拿大就是錢錢錢。
申請加拿大無犯罪證明(俗稱的良民證)好像挺簡單的,網路上的說法百百款,但Zac發現了一個叫做Red Seal Notary的機構,網頁上寫全加拿大有100多個點,Zac就是去了該機構,說要申請無犯罪記錄,當場直接壓電子指紋,付55元加幣,該機構直接把指紋檔案傳送到RCMP,約莫兩星期就收到附有指紋的證明啦。
沒想到這麼簡單!
But,人生往往就是有個But,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事情也會出差錯囧。
為求慎重,Zac打了電話問多倫多台灣辦事處,需不需要去辦事處讓他們檢查一下這張證明能不能用,結果對方問有沒有指紋?有耶!有就好,掛了電話後我們就傻傻帶回台灣了。

所以我們沒有驗證!
等到回台灣再仔細的看一次網站,所有外國文件都需要當地外館驗證!當初是鬼遮眼嗎?怎麼會漏看這麼重要的事情?
但多倫多辦事處也很不討喜啊,都打電話問你文件應該長怎樣,幹嘛不溫馨提醒需要帶證明到辦事處驗證才能用啊!不過最莫名的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