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5-31

真實的就是虛假的威尼斯。



作家鍾阿城寫威尼斯,他說:『威尼斯就像「賦」,鋪陳雕琢,滿滿蕩蕩的一篇文章。而華麗亦可以是一種壓迫。』其他自古以來有名的無名的寫詩的作曲的畫畫的等等族繁不及被載的旅人們,來了一趟威尼斯,必定要留下一個句子,表達他們對這個城市的讚嘆和熱愛。

我不是什麼文人墨客,在威尼斯待了四天三夜,唯一深刻的感想是:我想自己大概是闖到別人家的後院了,不然怎麼到處挨白眼?


時常,在威尼斯走路有一種挫折感,走著走著,就見著了海撞到牆或是一大圈子的死胡同,本來這該是一種驚喜,偏偏四顧張望,要不是已經荒廢了大門深似海,就是家家戶戶把剛洗好的衣服曬在窗外。

嘿,這不是走到別人家後院是什麼?

我聽到一個路過的遊客說:「怎麼這麼不雅,把床單內衣褲都掛出來。」說真的,人家說不定已經在這兒定居好幾百年,人家可是在這裡生活,實實在在的生活,倒是你們為什麼闖進來?這時候我開始明白一點點,為什麼我老覺得這個城市裡的人都不夠親切?試想,如果天天有人到你家打牌開Party,再好脾氣的主人也會不耐煩呀。

偏偏來自世界各地旅客,總是一副深怕再不來就再也來不了的態度,趨之若鶩。當然,儘管威尼斯在歐洲已經是個沒落的貴族,但古老的世紀風華猶存,威尼斯影展、面具嘉年華、威尼斯雙年展等等,這個城市已經搖搖欲墜,但離垂垂老朽,還早呢。

可是來這到這裡的人知不知道,威尼斯真正的居民只剩下六萬人不到,而遊客最起碼多上一倍有餘。威尼斯人不斷往外遷徙,有預言說20年後就會變成一座空城,那麼,來這裡旅遊的人,會見到什麼?

我猜是更多的遊客,更多的餐廳;我們將在這裡吃喝玩樂,享受聖馬可廣場最後的黃昏,買一包一歐元的飼料餵食鴿子;我們聽假的威尼斯人彈奏手風琴,吃來自其他地區的義大利麵,乘船看沒有人居但是美麗依舊的房屋外牆,至於搖槳的船伕大概是從北非來討生活的;我們發現既然沒了曬著的衣服襪子,照相取景也不尷尬了;還有呀,面具節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盡情搔首弄姿的擺姿勢,裝扮可以更誇張,反正都是異鄉客,熱熱鬧鬧就是為了討個不寂寞,討個彼此開心。

而威尼斯人呢,他們會在遠方嘲笑你們,他們放棄古老的榮耀,跨越了海洋的限制到他方尋找新天地,而這些觀光客卻擠在這裡安慰式的扮演小丑取樂,或是追討城市古老的遺憾。

忽然間,我痛恨起觀光客這個詞,我懷疑街上某戶頭探出窗外,邊抽煙邊和對窗鄰居聊天的那位大嬸,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其實正在嘲笑我們迷戀威尼斯的傻氣。

小註:

1.威尼斯人其實一直都是向外走的人,大家都認識馬可波羅就是最好的例子,十五十六世紀的威尼斯商人和船隊到處走透透,買這個賣那個,間接促成了東方絲路的沒落和西方海權的興起。

2.雖然沒寫到聖馬可廣場或是大橋小橋貢多拉(畫面中那種船),不過我的威尼斯日記好像已經寫完了。:p


2007.05.23,在往米蘭的火車上寫的。

4 則留言:

ccy 提到...

看了妳的小註
倒讓我想到了莎士比亞筆下的威尼斯商人

菁芸 提到...

收到威尼斯的明信片了,
好開心好開心喔,因為剛好是我好奇的奈何橋
的確是幅很真實的畫面,乍看還以為是自製的
還有,會記得拍照寄給你備份。

wildheart 提到...

真實的就是虛假的威尼斯
的確是這種感覺
Jam Morris也說
在威尼斯,你永遠無法太確定

很喜歡你說的闖入別人家後院的說法
其實想想不只是威尼斯
去很多地方好像都可以這麼說的

感謝你的拜訪
讓我知道有這裡一個這麼棒的BLOG
我會常來唷

AngelEggroll 提到...

給菁芸,

孩子有收到就好。我也有收到你的。

話說,我拍了一張很厲害的奈何橋夜景喔
有機會,會真的作成明信片的。


給Wildheart,

其實我要很不好意思的說,威尼斯真的沒有給我太大的感覺,不知道是我感覺太遲鈍,還是我真的很叛逆?

謝謝你的稱讚,也謝謝你的拜訪,我會盡量朝很棒前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