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5-31

從島嶼南端來,致旅者。




妳那邊,天氣如何?

總會有人說,關於訊問天氣這種話題,只有在沒有話題時候才會出現。但很多時候,我會這樣子問候,只是單純想知道,在遠方的妳,還好不好?

妳說討厭雨天,我完全可以理解。在妳成長的日子裡,三百多天可能只有五十個下雨,然後妳搬出了陽光,向北邁進;愈向北,愈多雨的城市。停留在春天下雨,冬天下雨,夏天也下雨的那座大城幾個年頭後,我猜,妳也厭倦了雨季,所以逃到遠方去了,可是妳沒料到,那裡依舊多雨?

這一走,妳走的好遠。

我站在日出的這一端,遙望不到妳日落的那一端。

今天收到妳的明信片,它旅行過半個地球,風塵僕僕來到我面前。我把它翻了兩翻,看著上面妳說應該很帥的,卻背對著我的警察,想著自己以後如果踏上妳的步伐時,是不是也會這樣寄一張風景給自己?

我想像它那長達半個地球的旅程。被收在威尼斯信差的郵袋裡,乘坐著車子漫遊了整個水都後,上了飛機,窩在透著霉味的貨艙裡和同伴在一起,經過了個把小時的飛行後抵達東方的小島,輾轉了幾回才給投遞到了我手上。一路上它孤單嗎?我想起妳還有好多好多,也住在這裡的聯絡,它應該不是隻身渡洋的吧。然後我又想起妳寄給Una的那張明信片,如果它真的踏上了自己的旅程,小警察會不會含著淚跟女人銅塑道別?又或許,它們早已經習慣了離別,在被印上風景碎片的那一秒鐘……

十歲的距離多遠?好像很難去估算……

當妳宣布要前往西藏時,整個家鬧哄哄像是要革命了。可是老天眷顧妳,妳平安順利地踏上了這個屬於自己的旅程。

我還記得,出發前,妳信誓旦旦地對我說,這趟旅程是勢在必行的,因為人如果過了35歲,就算有能力,都沒有動力了。我搖動手中的starbucks 的香草冰,看見妳望向落地窗外,屏東平靜的夜景,雙眼在發光。

妳說,我們一家子人,不是在旅行,就是在前往旅行的路上。

我想旅行的魔力,妳應該是最明白的,因為妳腳步從不曾停留。

從西藏到德國,妳總是最驚天動地的那一個。

站在妳身後,看著妳踏出每一個第一步,也讓我開始想著,關於流浪這個浪漫念頭於我的可行性。

妳知道嗎?今年春天,我也跑上了台北,妳最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一個人橫衝直撞轉了兩天。有點瘋狂,很多自由的味道。不算是旅行,更不算是流浪,卻是我踏出的第一步,即使小小的。

旅行和流浪,一路上發生的好多好多的事情,我等妳回來告訴我,好嗎?

在妳踏上下一趟旅途之前……


2007.05.31,這是我在臨睡前收到堂妹給的信。至於照片是窗外的天氣,剛剛才放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