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5-11

海德堡災難之旅,未完成。



「Wie warst ihr in Heidelberg?」還記得那個星期一,語言班的每個同學見到我和螞蟻的第一句話,也是我們最怕的一句話。

唉,該怎麼說呢?



事發的確切時間我們至今仍在臆測之中,大致是發生在第一天中午,我和螞蟻剛下了一班擠得像沙丁魚罐頭的公車,正走在海德堡舊城區最熱鬧的大街上,兩個人慢慢逛著兩邊琳瑯滿目的櫥窗,接著看到一家土耳其餐廳。

因此我們就這樣順勢走進去,點了最愛的,付錢的時候,螞蟻東翻西找的,大聲驚呼自己的皮夾不見了!由於在班堡的時候,就發生過皮包遺失的懸案,後來證實是虛驚一場,因此我們還算鎮定的坐下來仔細回想,會不會忘在哪?

可隨著記憶一次又一次的倒帶,兩人越來越坐立難安:顯然是把錢包帶出門了,在車站付完帳就直接去等車、上了公車,這時候皮夾都還在呀。

也就是說,八成是在那班人多到爆炸的公車上被偷了!!不會這麼倒楣吧?

我們兩個人懷抱著明知不可為仍為之的悽涼心情倒回車站,當然是什麼也沒找到。

但是人都來了,再怎麼懷著悲憤的心情,仍得繼續這兒的行程,忙完掛失、報案還有一切東西失竊之後的瑣事,時間所剩不多,僅足夠我們上到舊城堡走一趟。

至於在來這兒之前以為會有的悠閒漫步,是不可能了。

這裡的觀光客真的是多如螞蟻,追根究底是因為海德堡是個完完整整的古城,在二次大戰期間並沒有受到聯軍的轟炸,所有的城堡都被完整的保存下來,是十三世紀甚至更早就有的樣貌。

也不知道是大家都趕在下雪之前來海德堡一探究竟,或者是海德堡果然不愧為觀光勝地,偌大的古城塞滿了人,更叫人沮喪的是觸目所及,一半都是中國人,讓我有種:到底是來海德堡還是來上海的奇異錯覺?

自從在小宋巴特的書《海德堡歲月》裡看到描述自己在海德堡的學生生活之後,對於海德堡就有無限嚮往之情。螞蟻在去之前說:「我應該好好去走一下海德堡的哲學家小徑。」先預計兩天的時間在海德堡,就算看不完所有的景點,本該也有個悠哉的下午,足以帶著閒情逸致逛逛城區,說不定還能參觀大學。

不過,世事果然難以預料,在海德堡的兩天忽然間變成一場瞎忙,加上天氣糟的天空一片模糊,螞蟻連拿相機拍照的興致都沒有。

唉,海德堡呀海德堡,你怎麼會這樣作弄我們呢?



這應該是2006.11-12間寫的,尚未完成,但我想寫過來寫過去也不過就是對於痛失錢包(還有大量QQ糖和明信片)的無病呻吟而已。遂停止。



2007.05.11,照片攝於海德堡宮殿遺跡之側,瞧,無一處不是人。

2 則留言:

Rice 提到...

感覺自己好像是來踢館似的...:p


不過當然不是啦,只是想提醒你一下,這一篇中的海德堡拼法有誤,應該是"Heidelberg"喔,另外上一篇的靴子行買票記中,售票員所說的應該是 "Tut mir Leid" 而不是 "Leider"。

不好意思啦,德文學久了個性就越來越龜毛。有時間時你可以再改改囉。

AngelEggroll 提到...

給Rice,

我真希望自己可以學到德文裡的龜毛。

拼字一直是我的弱點,其實不只德文,即便是中文還是常常用了錯的字。所以有人可以批改也很不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