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5-14

跨過時差走向你。



嘿,義大利和德國的時差是多少呢?大約是八天吧,四分之一個月,比一星期多一點,一共一百九十二個小時,超過一萬分鐘,六十九萬一千兩百秒。



第一天。打開信箱的時候發現一封你從羅馬寄來的Mail。

你告訴我義大利很熱很熱;你告訴我我們將住在火車站某個舊公寓的六樓,沒有電梯!你特地強調這一點。對於什麼運動都在行的你當然沒什麼問題,我知道你正暗示我,行李不要帶太多,最好勤勞點;你還告訴我,我會喜歡羅馬的。

我沒有回信,開了一個新的部落格,把剛出爐的文章貼上去,內容是關於你離開的那個傍晚。

隨後我開始瘋狂的寫文章。我希望能夠逐漸地把因為和你相處時短缺的字數都補齊。

第二天。第三天。你無聲無息,憑空消失,而我也沒想過要找你,這是一種默契,想念的時間還沒到。

只是我也沒出門,我不想出門,一來城裡太遠,二來天氣不好,本就不是出門的好時光。我坐在家裡,坐在電腦前,日以繼夜的敲打文章。

我企圖把這幾天過成只有幾個鐘頭。時間縮短了,就很好過了。

第四天。早上,我接到好友Y的電話,她問我晚上要不要去喝一杯。

忽然間我意識到已經是週末了。哎,我竟然有整整三天沒邁出家門一步。糟糕至極,假如說這就是一個人在Freiburg的生活,那我不如回台灣。

於是我搭了電車進城。並且在你離開的第四天傍晚,帶著滿身疲倦走進你的公寓。

一走入你的家門,就看見玄關的鞋櫃貼著一張紙條,你叮嚀我無論是進門還是出門,一定要記得把門關好。因為我總是粗心大意的讓門留道縫隙,很危險呢。你還寫,要我記得帶鑰匙出門。

最可惡的是你加了句,把紙條留著,這樣我才不會今天記得,說不定明天就忘了。整個把我看透。

等把東西擺到廚房,正要開始清理你來不及清理的一堆雜務之際,在洗碗機上再度發現新指示,這次是有關於熱水開關插頭等等。

客廳的桌上又有一張。(有沒有這麼婆婆媽媽的男人呀?我心裡嘀咕。)

我就像是個笨拙的小孩子,不斷接獲半路神明給的錦囊妙計,終於,半個小時之後,平安的抵達你那張雙人床。

枕頭擱在床上看起來很孤單,床頭上擺著一本《時空旅人之妻》,第一頁就是克萊兒問為什麼亨利總是在離開,總是另她無法跟隨?

這句話說到我心坎裡。克萊兒還說,有時候當對方離開之後,妳對他的愛會更加濃烈。看到這裡,我有點想哭,但是不願意哭。

於是我開始睡,貪得無饜的那種睡,不醒人事的那種睡。

等我醒來,已經是第五天的中午過後。

我收到你傳來的簡訊。這是我在睡前就的確知道的,就像你知道我所有的習慣,我也知道你的臨界點在哪?三天的音訊全無之後,接下來,我知道我會每天收到你的簡訊。

第五天。天氣終於放晴。下午,我到山上的中國朋友家烤肉。

烤肉的時候我跟她們說到一個你我之間的故事。

是這樣的。我說我和你吵架,其實也不是吵架,仔細想來我們很少吵架,多數的時候是我在無理取鬧,而令我不敢相信的是你竟然傻傻地照單全收。後來我指責你不夠愛我,而你說對。

聽到這裡,朋友大喊,他竟然這樣說。

而我繼續陳述:我對你說我們就分手吧,這樣你才能去找一個可以更愛點的女人。你則說了一句讓我印象很深刻的話。

你說,可是你正在愛我。而你相信未來的某一天你會更愛我,你想更愛,希望我留下來。

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正在愛我。好吧,算你過關。

下山的時候,在巴士裡我果然又收到你的簡訊,問我這個週末我在幹麻?還有道晚安。

於是我在你離開後的第五天,我傳了第一個簡訊給在義大利的你,說我很想你。

第六天。WG的打掃輪值表上寫著我的名字,於是我把住處裡裡外外打掃過。

沒有什麼特別的一天。只是我開始掉眼淚。

你老是說要去旅行,也許一年半載,而我也信誓旦旦的告訴你,那就分道揚鑣吧。

可是春天來了你沒走,夏天要到了你也沒計畫,秋天過後你預計開始實習。那你到底什麼時候要走?我很矛盾,並且難過著自己的愧疚。我正走在自己的遠方,卻想阻擋你遠走。

然我又想,看著你走進世界的姿態,一定很帥氣吧?於是我掉下眼淚。

第七天。我和好友K相約,上京趕集的,打算買點去義大利的補給品。

我和K邊走邊聊,走遍全城竟然找不到一雙令我們滿意的鞋子。我們只花了兩個小時就走遍了,這個城,好小好小。

望著四周墨綠色森林和青綠色的山丘,Freiburg真的是個很美麗的盆地呀,比台北盆地美多了。可是我真的能夠安然的倘佯其中麼?

這個問題一出口我就知道,你是我在Freiburg唯一的真實,除了你之外,我沒有停留在這個城市的任何理由。

如果有天你走了,我也會離開。如果不走,我還是要離開。因為我不能夠待在這裡等著有天,你告訴我你要走。

我想先轉身離開,比較不感傷。

K問我,有沒有可能我們一起走呢?我記下這個問題,打算在我們一同旅行的時候問你。

第八天。相較於一個星期前天空的陰沉,今天是出發的好天氣。整天都是藍天白雲,而我士氣高昂。

再過三個鐘頭我就要出發了,是有軟臥的夜車,行程時間大約十二個小時。聽說臥舖火車會很吵,說不定我又一夜無眠。

出發前,你打電話來拉拉雜雜的說了一些注意事項,特地告訴我你會在羅馬中央車站的月台上等我。

那麼,第九天,我將在羅馬熾熱的艷陽下走向你。親愛的我將走向你,走向你。


2007.05.14,這篇當然不能真的等到出發前才寫,會來不及收行李。(不過發表完後發現羅馬開始下雨,好樣的。)



※順道小公告:

1. 現在我設成單篇文章下,「每個人」都可以留言。然後我試著每篇回應都回覆,因為目前還很少。: p

2. 在瘋狂跳針寫一堆文章之後,該收心旅行和繼續練習德文啦。兩星期後見吧。(考慮很久還是決定不帶電腦去義大利了。)

5 則留言:

allison 提到...

來報到。

匿名 提到...

那個妳的blog版面是怎麼用的呀

blog達人  教一下吧 !

偶我許傑瑞  小jerry

菁 提到...

我想我會喜歡妳的男朋友。 --笑著跑開的小堂妹

wj 提到...

祐蓁,

每每讀了妳的文字,心情都很好,
即便憂傷,也有淡淡的平靜!

AngelEggroll 提到...

給菁,

很難說喔,因為有時候連我都不太喜歡呀。


給許傑瑞,

我已經從blog達人界退休很久了耶。


給Wj

從你留下的暱稱實在看不出來是誰呀,
不過無所謂,
你用了每每,而我就該說聲謝謝了。

至於淡淡的平靜,可能是因為內心戲太難寫
所以只好掠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