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10-05-16

一瞬之夢,關於世界盃足球賽。上



我知道現在才來寫2006年的世界盃,已經太遲了。

不過當世界盃正在進行式時,我正準備論文口試,當時我有很多感觸,但論文正式完成之前,寫什麼都懷著愧疚,可是愧疚不應該是世界盃的感覺。

直到我在九月到了德國,看著滿街房舍陽台窗口上飄揚的小國旗,才驚覺這裡曾發生一場盛會,而且某種程度上是一場帶著遺憾的盛會。

德國最後沒能夠打進冠軍賽是遺憾,而席丹因為頭槌事件把告別賽弄得黯然銷魂也是一個遺憾。而義大利靠著十二碼罰球獲得冠軍,對於喜歡支持Baggio的球迷來說,更是遺憾中的遺憾。

世界盃之後,網友尼莫在MSN上傳來訊息,提醒我下一屆世界盃舉行時,我就30歲了。四年一次的世界盃足球賽呀,之於日常生活中看不見半顆足球影子的島國居民來說,真的是一瞬之夢。



想起第一次聽到世界盃足球賽,是所有報章媒體都在討論馬拉杜納的「上帝之手」和上個世紀最偉大的進球,而這還是1986年的舊事呢,彷彿眾人還沒有從四年前的八強賽清醒過來,然當時的馬拉度納,已經不怎麼馬拉度納了。

年紀甚小的我當然不能夠熬夜看球賽,對於世足賽,和世足賽的帥哥也沒啥興趣。可是我還記得那天和爺爺端坐在電視前,一同觀賞世紀三大男高音的合唱,爺爺很興奮,甚至拿出他收藏的黑膠唱片,說,他以前時常在店裡放他們的作品,客人都很喜歡聽呢。

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把記憶搞混,因為從那屆世界盃開始,往後都有三大男高音的表演。無論如何,這是我對已經過世的爺爺,最鮮明的記憶之一。



第一次正式走入世界盃的記憶,是在1994年,我國二還是國三吧,在如火如荼的升學輔導課下,我仍然每天和妹妹在半夜三更起床看球賽,讓一樓房間裡的奶奶,很是火大。

然,倘若問所有現下25、26歲的女孩子,對於十二年前的這個世足賽還有什麼印象?就像是一捲徹底曝了光的底片,全不清楚了,只剩下最後一張,在冠軍賽Baggio踢飛那球的剎那

這一幕對於那些在當時第一次愛上世界盃,第一次選擇支持某位球員,而恰巧選擇Baggio的世界盃足球迷來說,的確很震撼。我記得比賽結束後,已經是早上六點,我和妹妹還得趕去上輔導課。

我們姊妹第一次一同走路去上課,步伐沉重,但是我們沒有哭,儘管球賽結束的很落寞,畢竟也只不過是場遠在天邊的足球賽。但我們沒料的是,在往後十年間,每每遇到十二碼罰球,我們都將無可避免的想到這一幕,這是我們姊妹之間對世足賽唯一的共同話題。原來我們都如此耿耿於懷。

因此下一屆的世界盃,我們理所當然支持義大利,再一次經歷義大利踢十二碼球被踢出局,只不過沒有一個傷會痛兩次。於是我們緊接著就整裝待發,和父母和好友群出發到歐洲。


2007.05.13,沒想到我可以寫得如此緬懷。一口氣寫不完,分個上下好了。近日內推出下。

3 則留言:

tzuche 提到...

似乎有感傷時光飛逝的點。一瞬間,四年就過去了~~

無聲的雨 提到...

時間真是快.
不過讓我印象最深的還是1998的世足賽.
可能我到那時才夠成熟去關心這件大代誌.

http://hyesung000.blogspot.com/ 提到...

如何達到你想過的生活
你想環遊世界嗎?
夢想巴士已經開啟,快來趕上這班列車
http://joe80411.weeb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