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1-07

【寄】收拾行囊,啟程或者告別。


From:AngelEggroll,To:Una。


親愛的Una:

凌晨兩點五十二分,400元額度的SKYPE儲值,恰巧在三星期以來第十次說再見時用完。我坐在因為收拾行囊而凌亂的床上,剛剛對著德國那一端嚷著「我好緊張!」的聲音還回盪在空氣裡。

這一切,有點兒不真實。

臨行前,我萬般掙扎:要帶走哪一本書?帶走哪件裙子?我邊收拾著邊翻閱每一本書,試穿每一件裙子,把打包的進度無節制的延長,耗掉了在台北的最後一個星期日。至於今天本來的幾個邀約,就擱置不理了。

我扔了十幾雙鞋和數十本過期的誠品好讀、清空了幾個櫃子,然後把這些年在台北搬家數次也都未曾丟棄的小東西安置妥當,整個房間只剩下寂靜和美麗的裝飾。

親愛的Una,和妳和路約會那個下午,而前一個下午,我和蘭絲去拜訪剛生寶寶的蕾,我們三個人談愛情談婚姻談孩子談現在的生活,旅行太離題了。和妳們說再見之後的那個晚上,我和咖啡店的女孩子們去吃飯聊天,年紀甚小的她們最多的煩惱不外乎關於男朋友和課業,世界則是將來的事情。

至於我們三個呢?路已經決定七月再去西藏遠征阿里,妳就等論文寫完之後的澳洲打工遊學,我現在則在收拾赴德的行李。

我們都曾經在論文未完成時到西藏旅行,尋找更多心靈的力量;等到論文完成之後,勇敢不猶豫的選擇目的地,並且大無畏的前進。

然而我終究得承認,在這一刻,即將出發的這一刻,其實我的心裡是極度不安的。

但是我並不退縮,畢竟這一刻,我已經期待了好多年好多年。

現在,我環顧收拾好的房間,看著它們都被我留下來了,我那筆將近十年在外地求學的生活,全都留在這裡。而我只能帶走三只被寄到德國的大箱子和超過20公斤的大行李箱,簡簡單單地在異地開始我全新的人生。

親愛的Una,那麼,我要出發了。祝妳一切順利,論文,還有論文寫完之後的南半球之旅,都順利。


2007.01.07,2007年之初,我開始和正要去南半球澳洲打工遊學的Una交換日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