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5-27

【寄】 明信片上的羅馬碎時感。


From:AngelEggroll,To:Una。


親愛的Una:

十分鐘之前,我收到妳從南半球捎來的訊息,很雀躍,也很惱怒:因為我在上火車的前一刻,發現小紅兔沒跟來,它應該正躺在另一個包包裡,這就是包包太多又太善變的後果,總是沒辦法把所有的東西帶齊了。

不過羅馬的網路太貴了,於是我走回家,開始寫明信片。

我無法遏止的不斷的寫,本來預計誰誰誰要等到威尼斯等到米蘭才寄出,卻因為羅馬給了我太多的感想,我必須寫下來呀,在日記之外,在行經城市的所見所聞之外(我甚至在把自己買的明信片用盡之後,還拿了旅館的明信片繼續寫呢。)

可惜我沒有妳的地址,不然妳就會收到一張明信片,一個貌似人類張開雙臂迎風而立的銅塑像。

妳會看到我在明信面上寫著:

『......,我沒有細查它的由來,卻直覺那是我們內心裡的樣子,掙脫一切走向世界,所以寄給妳這張看不出羅馬或是梵蒂岡風景的照片,......。』

不過明信片不大,能夠說的只有一點點,也不過一張照片一張郵票,絕不可能把一次旅行道盡,甚至連片段都說不分明。於是我們交換日記。

那麼,我來寫寫在這兒兩天兩夜之後的印象吧。

在羅馬旅行呀,很難有什麼豎起大拇指撘便車的瘋狂經驗,我覺得自己就像被擺放在一個名為「羅馬之旅」的生產線上,哪些地方該去?該怎麼去?去了可以作什麼?吃飯購物睡覺參觀照相,一切都有個規劃,當然我的羅馬經驗和跑兒或者其他人的羅馬經驗不可能全然相同,但說到底也是依樣畫葫蘆,兩天三天四天五天,除非妳打定主意賴著不走,否則有些地點,妳必須去,也一定會去。

於是,我們行經此地的內容不會有啥太大意外,幾百年來,到過這個城市的人們都是這樣走的,我憑什麼以為自己的這一份會與眾不同?

還好,我們總算能夠在已經被制約的旅遊業中尋找自身的感動,在火車上遇到的一個瑞士老太太跟我說:去哪裡不重要,景點永遠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只有人。

但是和男友一同出遊的我,能夠遇到誰呢?我帶著這個疑問入眠,希望在往後的一個星期找到答案。


後紀:親愛的Una,這封鎖碎的信是原始的手寫日記,很凌亂,請原諒我沒有時間多作修改了。不過呀,關於最末的問題,我已經有了答案,再下一封信給妳。


2007.05.17,小紅兔拿的那張就是我打算給Una寶貝的明信片。

2 則留言:

allison 提到...

Dear,收到印章時,記得跟我說一下或是留個言或是發個文什麼都好,讓我知道東西到了即可。

另,Google Reader會把發表的文章馬上列入未讀清單上,就算你又把他們關起來修改再打開,也還是看的到說。(於是習慣不仰賴Google reader並期待著完整版)

最後,如果你有任何關於德國留學的資訊跟心得,請一定要繼續回到樂多部落寫一下哦,因為我在那邊當某個分類的網摘師,很需要好文章。

AngelEggroll 提到...

Dear Allison,

從義大利回來之後,我就和男友斷了連絡,兩個人的旅行太黏膩,現在正忙著冷經呢,於是我想:印章的行蹤大概會是我們重新熱絡的鑰匙,等他收到了,總得通知我。

總之謝謝妳的幫忙。

不過呀,關於德國留學的資訊和心得,我得很羞愧的說,我正在思考繼續唸下去或者去工作的可能性。於是留學這件事情,就被擱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