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5-11

就熱鬧一個晚上。



事後回想起來,星期六的我顯得很不可愛,一路上我噘著嘴說自己很累,有什麼理由非得在氣溫驟降的夜晚進城,何況下午不是才剛逛過。

在晚上十點以後逛街,對住在公館根本是深植於生活中的一部分。出門買便當都可以連逛幾攤衣服飾品、經過燈光明亮的眼鏡行和書店、和無數吱吱喳喳的人群擦肩而過、最後以在7-11買下一整排養樂多,並且在結帳時和店員閒聊個兩句輕薄短小沒營養的話作為這段來回只有十五分鐘路程的總結。

可是在Freiburg土生土長的男友說,這是他這輩子的第一次。這是所有Freiburg市民第一次在晚上十點以後逛街。

我想在台北任何一個地方,或者在高雄新堀江、台中逢甲夜市、新竹和基隆廟口,連屏東花蓮或是雲林,只要有所謂的「市區」,市區裡剛好有個「夜市」的台灣人,看到當天晚上Freiburg市中心裡的人潮,都會很驚訝:是哪個節日還是慶祝活動嗎?怎麼這麼多人?

德國的法律規定,一般店家八點以後得關門休息,八點以後只有餐廳酒吧舞廳和電影院,除了週末夜,和各家類似「淑女之夜」的特定時間,上述這類也會在兩點以前打烊收工。

很多人就在這些地方啤酒一罐接一罐、菸一根接一根、話題一個接一個的把大半下班後的時光消耗掉,然後回家睡覺。

這也難怪,當戰後第一次地方政府開放店家可以延長營業時間到十二點時,興奮的Freiburg就像是雨水衝進螞蟻窩般的,蟻兵傾潮而出,每個人都想到城裡大拜拜。

詭異的時,此刻我的腦海裡卻壞心地浮上幾個星期前,當韓國人泰國人還有台灣人在男友和他一干同樣在德國長大的好友面前炫燿亞洲的24小時超商時,他們不屑地回答:「我們用這樣的方式生活25年了,不覺得商店在太陽下山前就關門或是星期日營業,有什麼困擾。根本沒必要嘛。」

但實情是,就像我們早就忘了在7-11以前的生活到底是怎麼回事,而我們之所以忘記是因為我們就是生活在街頭巷尾都有24小時便利超商的時空裡。他們之所以認為商店沒必要長時間營業,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一家商店超過下午八點。

至於超市營業到晚上八點,還是今年才有的光景。(至於百貨公司還是六點就關了。)去年我和螞蟻總得跑六點整,否則就要餓肚子了。而我發現,男友越來越常在七點以後才去賣場買東西。

或者這就是所謂的文明,所謂的進步,所謂的革新,它們在很突兀的時刻闖進來,賴著不走,而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捍衛舊制度反對新措施→好奇嚐鮮→逐漸習慣,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告訴自己的孩子,它們呀,從盤古開天闢地以來就存了。

而現在,這平靜大學城裡的各式商家都燈火通明,人們不僅是上街了,還失去理智的狂買東西,分明都還沒打折呀,於是我暗自想像,前面那位媽媽,剛剛買了件看似一輩子也派不上用場的裝飾品,大概是為了在七十歲的時候指著,對孫子說:「這是我在晚上十點買的喔。」

可是還是有點兒不同呀,男友逛了半天之後很失望的說,他本來想去書店的沙發坐著看書,享受在晚餐後閱讀的美好,可惜各家書店很不捧場的都沒有延長營業,想是沒有這麼多人想在晚上買書看書。

瞧,誠品的存在,足以證明台灣的流行品味有氣質有學問多了。


2007.05.11。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