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4-01

【收】 離別。學習


From:Una To:Angelroll 

Dear 蓁:

算一算日子,待澳洲是第十六天,妳能想像嗎?才短短幾天,我卻已經歷好幾次的分離。就連今早,我的比利時室友也退房,他準備要去紐西蘭旅行。

昨晚我用著不甚流利的英文跟他聊天,我們像捨不得彼此的聊了許多,聊了很久。他是一名23歲的大男孩,總有著陽光的笑容,願意耐心聽我用破破的英文跟他交談,也不厭其煩的跟我解釋,關於那些我聽不懂的英文字彙。還有更厲害的是,他還會玩我不會玩的台灣麻將。

你知道嗎?我人生第一次學荷蘭語,就是他教我的,一種我從來沒想過會碰觸的語言。住在HOSTEL裡,總是會有來自不同國家的背包客住入,有些人可能只住一天就離開,少數是住超過一個禮拜的。就拿我們這間房間拿說,只有我、澳洲女生、比利時男是算長住型的。

今天搭了墨爾本的City Circle,隨性看到漂亮的碼頭就下車。參觀一艘類似軍艦,好像是保育海獅的船,有講解人員,但是我卻完全傻在那裡,完全聽不懂她到底在講解什麼,她英文講得飛快,我能聽得懂的單字,真的是寥寥無幾。這下我才愕然發覺我的英文聽力,一整個不行。話說前幾天,我還自己覺得英文聽力有進步,沒想到完全是個假相。

妳在德國的日子還好嗎?偶爾會想起在台灣時,我們可以徹夜不眠的交談,關於這些那些,關於我們他們。寶貝,但我不得不承認,直到現在我對德國的印象,仍停留在美味的豬腳上。能否給我添加一些除了豬腳之外的印象呢?無論是美麗或不美麗,我很想知道從妳眼裡的德國,那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2007.04.01,收到Una的來信,她已經在路上了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