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3-24

這是個什麼樣的時代?



前幾天我和男友討論到關於我們這一代人過去未來所面對的歷史課題,(請不要誤以為我的德文已經好到這種程度,此類對談完全要靠兩人的超強理解力和德漢字典哪。)話題最終我們不約而同引用《雙城記》的開場白: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至於我們,正生活在此時此刻呢。回家之後我找到柯裕棻的一篇文章〈火焰與灰燼〉,她形容自己有個烈火青春,當然現在已經灰飛湮滅。算算她整整大我一輪,當他走上街頭抗議萬年國會時,我還在學校裡寫以「反攻大陸,解救水深火熱下的同胞」這類結語的文章,我們是活在同一個時代人,卻冷靜也冷漠許多。

當然我也算是經歷了一些大事,例如東歐解放、六四天安門、第一次波斯灣戰爭、香港回歸,這些都是很模糊的記憶,但我清楚記得自己也坐在電視機前面參與了;後來新世紀到了,比之上個世紀人們重見繁榮的樂觀自信,這個世紀顯得寒愴。

我在大二那年親身經歷九二一,一棟棟建築物在自己的眼前倒下,四周尖叫聲不斷;來台北的第一年就遇上SARS,整個城市的人都戴上口罩,一點風吹草動就如驚弓之鳥,以為自己從此完蛋;轉開電視,雙子星大樓倒塌、南亞海嘯、中東的戰爭等等,這個世界不但溫度越來越高,所謂的正義也在傾斜。

而我們在其中能夠唯一能夠確定的,竟然是小學時常被當作愛國教育的口號:「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只不過可惜這句話指的是人家「中國人」,可不是我們台灣人。

當然這個世紀不過開始六七年,還會有無限可能,然而世紀一開場就弄得烏煙瘴氣,還有什麼未來可言?



2007.03.23,這篇就止於這個問號吧,我寫寫改改就是寫不出原先所想,不繼續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