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3-29

話說文法。


我還是得再次聲明六個月就想要德文有個什麼樣的程度,是癡人說夢,但足以讓我聽懂前兩星期的一則新聞:

據說對正在學德文的我們,最難的就是名詞的性別。

要知道千千萬萬個德文名詞全有他/她/它的性別,這些單字背起來容易,性別背起來卻很難。不要以為感覺起來陽剛的就是陽性,溫柔點的就是陰性,沒這回事,完全沒有邏輯,完全沒有。

例如太陽是陰性(die Sonne),月亮是陽性(der Mond),而小女孩是中性(das Mädchen)。很莫名其妙吧。

新聞裡說,因為身為外國人的我們時常不記得到底是哪個性別,因此我們習慣以「de...」就這樣模糊的帶過去,聽到這裡我自己都快笑死了。儘管我極力辯解,當晚還是被男友抓到個十幾次。

倘若每次說話都打糊塗仗,聽在德國人耳裡儘管有些可笑,倒也無礙整個溝通。壞就壞在想在德國生活大可不計較,但想在德國大學唸書卻非得通過文法考試不可,名詞的性別關係到所有格和形容詞的字尾變化,要是背不起來,這項重要的文法連一分都別想拿。

而我想許多人說德文之所以難學,在於它們有許多需要背的,文法很簡單,但是名詞的性別要背,過去式的強變化要背,背完了還得配合名詞性別和名此詞的屬性(哪一格?)再作變化,一環扣著一環,起手的那步棋沒下對,便全盤皆輸。

也因此,當我講一個句子的時候,時常是帶著疑問的口音,畢竟我總是不能夠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說錯那個細微的部分。

唔,說到名詞的屬性,又有一樁趣事。在德文裡動詞加上的名詞,到底是哪一格?有點複雜,但也不是真的很難,不過切記絕對不是英語文法的邏輯。

舉例來說,給問(fragen)和回答(antworten)這兩個字,我問你是「Ich frage dich.」但是我回答你是「Ich antworte dir.」dich和dir都是你,有點兒類似英文裡的受格,不過德文硬是比英文多出個幾格,總之,dich在文法裡的術語叫做「Akkusativ」,dir叫做「Dativ」。

大部分的動詞都是加上「Akkusativ」,但偏偏最常用的那幾個,三不五時會出現需要「Dativ」的,這類的動詞也沒啥邏輯可言,常用常背就會記得。

至於不知道的時候該怎麼辦?當然隨口問已經學德語25年的男友是最快的辦法,「Akkusativ order Dativ?」此話一出,除了德文老師以外的德國人,都會嚇壞的,通常男友會先迷惘的盯著我一下子,(更誇張的是偶爾還會有舉起雙手擋在臉前,好像有人拿棍子要敲他這樣的反射動作,)接著惱羞成怒的說不知道。

是的,德國人還真的不懂,我必須換個問法:「dich order dir?」然後就可以得到正確答案。如此戲碼每次對話都會上演一次,我說親愛的虧你還是法律系的高材生,我每天問,也問了個一百八十次了,你怎麼還記不起來呀?

此時此刻我忽然發現語言的某種奧秘:因為我從來也沒有弄懂中文裡什麼是「賓語」,「油漆」到底是名詞還是可以兼差當動詞?至於什麼是中文的過去式?我連想都沒想過,但我知道怎麼講話怎麼寫作,真是詭異哪。


2007.03.29,據說中文的過去式就是在句尾加個「了」。我說這會不會太簡單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