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7-02-01

迷航。



會是在德國最常坐到的車子,靠站時得自己開門,倘若來不及,那就糟了。

當我的心思還停留在也許將會擁有一個「德國版的山居歲月」時,夜晚最後一班回家的火車竟然已經離站。

咳,所謂的離站不是說我錯過了火車,而是我就在車上,但因為到站時車門打不開,我和螞蟻就這樣目瞪口呆面面相覷的看著火車駛離我們社區前的小站,到Freiburg市區去了。

那可真是糟糕至極,尤其是下午出門時過於熾熱的太陽讓我身上只穿了件薄上衣,加上中看不中用的小外套一枚,要就這樣走上氣溫驟降的夜晚街頭,怎麼看都不適合。

可是總得回家。因此嚇傻了的我和螞蟻只好抱著枕頭扛著棉被,(從住在山上的學姊家帶回來的日用品,)走進夜晚的Freiburg市區。

穿過一排的旅店,和過去歐洲之旅的經驗不同的是Freiburg的夜晚極為熱鬧,也許是因為這兒畢竟是個以年輕人為主的大學城,即使是晚上12點仍燈火通明,路上到處是狂歡過後的人群,熱鬧極了。

本來我們也就可以這樣帶著驚愕但鬆一口氣的心情撘電車回家,可是探頭看了看一片漆黑的窗外,越來越坐立難安,明明離市中心的不遠的社區,怎麼過了許久還到不了呢?

等到回神過來,我們已經在距離家裡巷口的幾站之外。站在唸不出名稱的電車站,看著連車輛往來頻率都漸漸降低至零的馬路,想:「看來,棉被在這時候可以派上用場了吧。」

總算,在遠處傳來電車行駛而來的聲響,我和螞蟻疲憊但興奮的上了車,總是快到家了。

不過往往人生就是這樣,倒楣的時候什麼都會推你一把,或者是兩把。我和螞蟻在社區站前按了鈴,電車也停下了幾秒鐘,可是門就是怎樣也打不開,接著,車子又開動了。

我說這回家的路,也未免太坎坷吶。


2006.09.28。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