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週末。




電影《我愛巴黎》裡有這樣的一段話:

『來到這裡像找到什麼,又像失去什麼,或發現自己早已遺忘的什麼,或一生中都讓我迷戀的什麼,我同時感到快樂與悲傷,又不致於太過悲傷,因為我感受到自己真實的活著,是的,活著。』



星期五下了整天的雨,Freiburg市中心由一塊塊石頭舖成地繁複街道閃閃發亮,褲管倒是惱人的溼透了,三個中國人、一個台灣人、各兩個韓國和日本人,巧的不能更巧地在陰雨綿綿的街口相遇,索性來場亞洲料理燴。

開飯時已經是八點了,加上一個德國人,九個人歡天喜地的斛桄交錯中開始一場美食饗宴,然誰也沒有耐心對著整桌子的美味細嚼慢嚥,在陽台外兩班火車震耳欲隆地經過後,桌上如秋風掃過一片狼籍。

然後我們用德語、用中文、用韓語、用日文、和一點點的英文,玩起得大費心機的數數和殺手遊戲,倘若在城裡還有一點兒陌生,現在可說是蕩然無存。

這樣的場景讓我想起大學一年級在惠蓀林場的迎新活動,還有開學第一個週末在男生宿舍裡煮火鍋的景況,初來乍到一個全新的環境,一頓同心協力弄成的晚餐或者幾場莫約只有在舊曆年才會玩玩的遊戲,總是能讓本來很是陌生的距離拉得近一點兒,心中對未知的些許害怕也許也能暫時得到舒緩。

在最後一個殺手被揪出來之後,時針逼近午夜,大家追趕跑跳碰地穿過一條大街搶搭電車。至於我,悠哉而閒適地坐在腳踏車後座,雙手攬著騎士即使吃了比之平常三倍多的食量仍不夠厚實的腰,雙腳晃呀晃地一路笑聲不斷。

儘管下午整個天空灰濛濛,午夜卻是星空燦爛,雲朵在黑夜帷幕裡快速地流動,空氣中飄零的濕氣漸漸被疾行中的腳踏車拋在好後頭的遠方。前座的人說從來沒想過生命中會有這樣的晚上,我說我也是。



既然如此,就來個比較能夠預測的好了。我們傳了幾封短訊,並且在隔天起了一個大早,散步到市中心大教堂廣場上的傳統市場挑揀了些蔬果,到亞洲商店買了些在德國絕對是奢侈品的香菇豆腐雲吞和蝦子,最後回到家裡附近的超市搬回整箱的啤酒。

八點剛過一刻門鈴就響了,第一對客人走進屋裡時,在廚房裡忙著我才剛下了青翠的白菜,撈起熱騰騰地豆腐海鮮煲,手忙腳亂著招呼和親吻後,又在鍋裡下了香菇和沙茶。

延續著星期五對一群人吃喝的盛況,週末的第二個夜晚,桌上擺得是台式和泰式餐點,至於席間就完完全全得說德語了。男人們高談足球的最新實況和單車環歐亞大陸的春秋大夢,女人們音量雖不甚大,不過一講到減肥保養或是購物這類的事情,也時常激動地提高語調,好不熱鬧。

當然,我在這樣的環境裡仍顯得有點兒不安,可是他們全都張開雙手把我納入,用比平時還有慢上五分之一的速度,問我現在的生活好不好,並且德語英語和手腳夾雜著教我德國年輕人之間的用語。

比起前一晚,這不是留學生的世界,而是一群即使走過世界各地,仍還沒有真正踏進社會的年輕人,在即將變成大人之前,單純而美好的週末派對。

不過雖然單純美好,但是送走客人之後我還是攤成一團泥在沙發上,兩個人對望著猶如戰場的客廳,有默契的說了明天再說,維持了整個週末的元氣終於在此刻潰散,我們互道晚安,沉沉睡去,直到今天早上。



今天的天氣不再像幾天前狂風大作,然雨也沒停止,當細如粉絲的水滴灑落全身,我在電車站猛對著被凍僵的雙手呵氣。我記得我對了三個老婦人微笑、對一個小嬰孩扮鬼臉、閃過路過身旁的兩條大狗,然後和雜貨店白髮蒼蒼的老闆打個招呼,在中午十二點回到家。

房間裡,書桌前,背後傳來收音機輕淺緩慢得像是來自遠方的音樂聲,我忽然興起把這一切都紀錄下來的念頭。

所以我就寫了,而這當然只是一個週末的流水帳,卻,在在真實不過。


2007.01.22,寫完之後當然就得乖乖的唸德文,只是我還找不到熱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居留申請最後一哩路。

在本系列第一篇曾經提到為外籍配偶申請台灣居留證的必要文件,其中一樣是停留簽證/居留簽證/工作簽證。這一項,讓我見識了台灣政府各部門回應不一致的莫名其妙。

首先,我覺得這規定對於一個能夠免簽入境的外籍人士來說,就是個陷阱,一個人若已經能夠免簽入境三個月,為什麼還會想到要去辦理一張效期只有兩個月的停留簽證呢?原以為這點又是我們自己鬼遮眼漏看,但後來我又仔細研究一下各簽證規定,才發現事情好像無可避免走到我們最後走的那一步。

總之又是一個娓娓道來的故事,怨氣十足。


※外籍配偶申請停留簽證

當我在網站上發現免簽入境不能直接轉成外僑居留證後,依舊不死心的打電話問移民署,告知我們的情形,如果當初在國外沒有辦理居留簽證或停留簽證,在台灣又沒有工作簽證,只好出境再辦一張停留簽證。

喂喂喂,就是為了不要讓Zac像以前一樣三個月搭一次飛機,所以才要儘早結婚拿居留證啊!結果現在還是要跑國外,煩不煩啊?

移民署說,沒關係,免簽證的人只要找到工作就可以直接換發工作簽證,接著就可以申請以依親之名原地再換成居留證。嗯,所以這就是個「如果你有繳稅給中華民國政府他們就讓你方便到底」的概念?

於是Zac就去問合作的出版社願不願意給他工作簽證,得到一個要簽一年賣身契才能拿到的答案,雖然出版社開出五萬五的薪水,也可以立馬得到健保,但考慮再三後,自由自在慣了的我們還是放棄這條路徑,畢竟他正常工作三週就能賺到約莫這個價錢的薪水,剩一個星期進可攻退可守,何苦來哉到出版社做牛做馬?

既然沒有工作簽證,移民署告訴我,我們需要一張居留簽證或停留簽證。

這裡釋疑一下:居留簽證是指外籍人士計劃來台超過180天辦的,所以在加拿大時Zac是無法事先辦這張簽證的,因為他不是要來台求學也不是要工作更不是弘法,而當時我們未婚,所以他也不能依親。不過這張簽證適合已經在國外結婚打算回台灣生活的同學們,入台之前,千萬記得要先到當地的台灣辦事處辦這張簽證喔!

那停留簽證呢?停留簽證則是要給預計來台60天內的人辦理的,可以用依親或是觀光的名義辦理,前者我們又不行,因為未婚,後者根本毫無道理,因為加拿大人可以免簽觀光三個月,外館幹嘛發一張兩個月的給你?如果你說因為要結婚,外館又會說這和入境事實不符合。

所以現在想來,當初根本不可能在加拿大弄到一張簽證貼紙啊!

邊問移民署,我也查外交部網站,結果查到:英國籍和加拿大籍免簽入境者,若因為種種原因…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單身證明。

決定結婚後的下一步就是台灣居留證+加拿大護照,但這個到那個之間,是一條漫漫長路。前情提要是,為了讓Zac能以最快速度拿到居留證,所以我們隨隨便便的就決定二月初去登記。
這麼說來,外國人要在台灣和台灣人登記結婚,其實很簡單囉?

孩子別傻了,哪有這種事情!就說這是一條漫漫長路啊!


※單身證明

不過,咳咳,不得不說在這個環節上,我終於體會到嫁加拿大人的好運啊!絕對不是因為加拿大老公是最棒的。怎麼說呢?請聽我娓娓道來。

人還在加拿大時,查了戶政事務所網站,除了身分證、戶口名簿、六個月內大頭照、印章、兩枚證人外,若其中一人為外籍人士,則需要再準備:

1. 護照

2. 使用中文姓名聲明書(文件若於國外製成需經我駐外館處驗證)

3. 在國內結婚者須另附經我駐外館處驗證之單身證明(原文本暨中譯本)

請把紅線劃在「單身證明」上。(中文姓名聲明書可以直接在戶政事務所索取。)

就是這個單身證明,讓每個(非透過中介)擁有外籍配偶的台灣另一伴們人仰馬翻,部落格分享一片幹聲連連,血淚史不忍卒睹。所以我嚴正以待,尤其是加拿大這種各省自掃門前雪的國家,問誰也沒個準。

沒想到,瀏覽三篇網誌分享後,我發現只要去加拿大在台辦事處辦裡就可以。什麼?就這麼簡單嗎?這就是異國戀要結婚的缺點之一,有時候當事情太過簡單時,又會來懷疑是不是有詐。

不過,點開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的網頁,在領事服務這欄我找到以下說明:

想在台結婚之加籍公民,須在加拿大駐台北貿易辦事處領事人員面前,簽一份單身宣誓書。 基本上,這是一份申請人的宣誓聲明,表示其為單身或已離婚,且有資格在台結婚。 因宣誓書本身屬法律文件,故申請人須親臨本處完成作業。

額手稱慶,於是Zac回台灣後,我們就趕緊去辦理這張單身證明。真的很容易,到了辦事處,抽號碼牌,到一位領事人員面前,填寫申請書,聲明自己單身,當著她的面簽名,就完成了。

這位領事是個中年大媽,很親切地用中英文解釋拿到證明後的結婚流程,她特別指出加拿大政府承認台灣的婚姻,所以我們登記當天要順便申請英文證明,幸運的是加拿大政府不會無聊到要小百姓玩台灣認證來認證去的遊戲,也就是說戶政事務所發的英文版結婚證明,就可以直接作為移民申請的關係證明。

繳了1400元以後,我們拿到單身證明了,有沒有很簡單?

當然,事情還沒完,萬惡的駐外館處驗證又來了!但因為是加拿大駐台灣的單位,所以就要拿到所有外館的老大外…

異國婚姻實戰篇之加拿大良民證。

拖了很久很久,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要來寫這段根本沒有人拿槍逼妳寫的異國婚姻不浪漫之實戰過程。結婚和結婚喜宴真的是兩碼子事情,後者有個喜字果然歡天喜地,前者卻是一連串靠北的過程,雖然在一般認知裡,結婚不是兩個人去簽個名就成立了嗎?但異國婚姻所需完成的行政程序,會讓本來很簡單的事情變得很曲折。



第一回合,加拿大人在台灣結婚和申請居留。

在多倫多決定會在屏東舉行婚禮後,我在聖誕節隔天立馬殺回台灣陪娘過生日,Zac則多待上20天,處理一些必要處理的事情,例如換本新護照什麼的。兩個人的打算是選個最起碼在農民曆上寫宜嫁娶的日子登記(喜宴則隨便挑個無關嫁聚吉凶的星期六),越快越好,這樣Zac才不至於還得在四月底婚禮前被迫跑趟香港延長免簽證。
是的,這幾年Zac就是用這種三個月去香港一次的方式在台灣生活,理由容後敘述。

人還在加拿大時,我們簡單查了一下,申請居留證需要:

1) 結婚證書/戶口名簿,總之就是證明夫妻關係的文件,這需要等回台灣結婚先;

2) 加拿大無犯罪證明,需要在加拿大辦理;

3) 健康檢查證明,回台灣檢查就好了;

4) 停留簽證,不知道哪來的錯覺,我們一致以為加拿大人在台灣只要結婚了就可以直接申請居留證,無需回國重新辦理還啥的,所以直接忽視。

※加拿大良民證

想要娶寶島姑娘,首先要證明你是個好人!要想取得安穩留在台灣的門票,這一步一定要在加拿大先辦好,不然一旦離開加拿大就是錢錢錢。
申請加拿大無犯罪證明(俗稱的良民證)好像挺簡單的,網路上的說法百百款,但Zac發現了一個叫做Red Seal Notary的機構,網頁上寫全加拿大有100多個點,Zac就是去了該機構,說要申請無犯罪記錄,當場直接壓電子指紋,付55元加幣,該機構直接把指紋檔案傳送到RCMP,約莫兩星期就收到附有指紋的證明啦。
沒想到這麼簡單!
But,人生往往就是有個But,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事情也會出差錯囧。
為求慎重,Zac打了電話問多倫多台灣辦事處,需不需要去辦事處讓他們檢查一下這張證明能不能用,結果對方問有沒有指紋?有耶!有就好,掛了電話後我們就傻傻帶回台灣了。

所以我們沒有驗證!
等到回台灣再仔細的看一次網站,所有外國文件都需要當地外館驗證!當初是鬼遮眼嗎?怎麼會漏看這麼重要的事情?
但多倫多辦事處也很不討喜啊,都打電話問你文件應該長怎樣,幹嘛不溫馨提醒需要帶證明到辦事處驗證才能用啊!不過最莫名的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