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6-12-24

小說之外的,流水帳。



這一篇小小說之所以開始,純粹是因為在德國的某天晚上,睡覺睡到一半,忽然驚醒,且接受到什麼指示般地自然而然的打開電腦,手指不斷敲打鍵盤。至於那天是哪一天呢?我記得當晚看到邵小玲出了車禍的消息。

而這個小小說裡的一切,幾乎是虛構出來的。然它也不是那樣的虛幻,因為包含了許多我對於文字、對於生死、對於愛情、對於我們所生活的這塊土地的看法,每一個字都有那麼點真實。

當然,把它稱之小說有點兒言過其實,畢竟只不過一封過長也過於叨絮的信,而我為了怕那位也許生在下個世紀的讀者讀的太過吃力,把它分成了幾個段落。

我以為它會被當作貳號臥室裡的第一篇文章,因為當時大有一口氣可以完成的氣勢,但是幾次密集的小考之後,靈感就被磨掉了。

其實我從來就不是個會寫或是能夠寫小說的人,尤其在八年的歷史學科訓練之後,我也不打算更改任何寫作方式,在這篇以後或者是在未來。這一篇只是我順著心意寫的,也許在往後的日子裡,我還有機會完成。


2006.12.24,聖誕節快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