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6-07-05

And so the hell goes on。



1. 兩位導演。

留下劇本的Krzysztof Kieslowski談到自己的時候說:
「我絕不會對你講述我最痛苦的時候,也絕不會對任何人說。最痛苦的事都是最隱私的事。首先,我不會去討論它;其次,即使它很可能會自某處浮現出來,我也很少對自己承認。當然它是有源頭的,如果你真的想去挖掘,就可以把它找出來。我當然覺得自己是在逃避,不過卻不會因此感到不安。有時候為了生存,你必須逃避。」

而本片的導演Danis Tanovic談論他的成名作《三不管地帶》時則說:「虛假的生活,遠比死亡更可怕,只有查尋和了解真相,才是唯一的出口。」

那,得知真相之後,在出口處等的著是救贖的天堂,還是更痛苦的地獄?


2. 關於《L'Enfer》

父親在童年時期惹出的悲劇,是三姐妹在往後人生裡共同背負的傷痕。

Sophie跟蹤丈夫到的旅館,越接近門口越聽見自己不復得的歡愉越墜入地獄;Celine在一個陌生男子的搭訕之後,心中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拉扯宛如地獄;Anne企圖以過去的愛喚回躲著她的教授,卻讓一句「也許他後悔了」推進地獄;

象徵天堂的教堂之們在大雨中無視Sophie的求助始終沒開門,那女人只好在地獄裡求生存。

Sophie努力將丈夫抵擋在家門外,重新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Celine用陌生男子帶來的秘密之鑰打開不堪回首記憶,尋找事實的真相;Anne在命運對傷害他的教授復仇之後,留下他的孩子;

Anne在論文答辯的最後說:「今日,悲劇不再可能。」

女兒們在懷著如在地獄般痛苦中各自過生活,母親卻說:「我一點也不後悔。」結果她們都是Medea的孩子。And so,the hell goes on.

3. 所謂的感想。

晚到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Anne問她的教授:「告訴我,我們是命運、是巧合、還是歷史?」

這似乎是擅長營造錯身的Krzysztof Kieslowski會安排的:如何處理同一組合中不同可能性的機率和途徑?而Danis Tanovic萬花筒似的運鏡分割了畫面和劇情,似乎預告著人生的碎片,只要稍稍轉動,就會有不同的組合。

在我的眼裡,三姊妹不斷嘗試打開潘朵拉的盒子:Sophie早就知道盒子裡裝的秘密將另她難堪,但不見黃河心不死、Celine以為盒子裡裝著是喜悅,打開之後出乎意料的發現竟是更不堪的秘密、Anne期待緊閉的盒子裡裝著是她要的愛情,但直到盒子摔破還是沒有得到,

不過在希臘神話裡,潘朵拉的盒子裡還留著希望,不若Medea所諭示的悲劇,是一個因為人的道德倫理缺失造成的悲劇故事,

Anne不忍心殺害自己的孩子來報復她心愛的男人,可是她的母親卻如此做了,無論丈夫是否有罪,也許丈夫曾有類似的紀錄致使她下定決心,也或許她只是不愛了,總之,她用三個女兒往後人生的痛苦,報復了自己的丈夫,且無怨無悔。

然而無論是命運還是巧合,終歸會變成歷史。至於人生還是要繼續下去,地獄(或是悲劇)可以讓人更貼近真實人生,經歷過之後將會更有勇氣。


4.無關於電影的聲明。

這是台北電影節的第一場電影,看的時候覺得很好看,可惜印象在一連串的論文修改和太過激情的世足賽程中糢糊了。盡量的,還是會試著在看完電影之後寫點東西,無論可以被稱作評論、簡介還是什麼,都是我的感受到,請不要質疑我,因為我只是忠實紀錄「我看得見的」。

就這樣。


2006.07.05,話說,我放棄了大部分的電影交換論文的完善,不過算一算還是有10部就是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