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6的文章

媒體不應該畏懼政府,人民也不應該畏懼媒體。

『We must not confuse dissent from disloyalty. We must remember always, that accusation is not proof, and that conviction depends upon evidence and due process of law. We will not walk in fear, one of another, we will not be driven by fear into an age of unreason. If we dig deep into our history and our doctrine, we will remember we are not descendant from fearful men. Not from men who dared to write, to speak, to associate, and to defend causes that were for the moment unpopular.』

在距離150天之後,上星期某個下午,我終於又走進戲院,看了《晚安,祝你好運》。是抱著「1950年代美國主流媒體是如何看待麥卡錫主義」的心情去的,不過,一如往常,劇情總是跟我想像的不同。

看過電影的人幾乎是一面倒的稱讚,尤其是媒體人,就連在我眼中很不主流的破報也一樣,妙的是,許多人都解讀成這部電影要談的是「新聞自由」。這不難理解,在這個時代還有什麼比「新聞自由」更強烈的興奮劑呢?

因此,大概是受到這部電影的啟發,最近,台灣的媒體更加賣力的揭弊,逼退了一個司法院副院長,拉下一位金管會主委,眼看著第一家庭都要被弄到支離破碎,遑論把南迴鐵道案報導成偶像劇,等等。假如這就算是台灣媒體的新聞自由,也算是到了高潮。

談到新聞自由,總有人會引用傑佛遜的那句:「假如讓我來決定我們應該有一個沒有報紙的政府,還是沒有政府的報紙,我會一刻也不猶豫地選擇後者。」(例如胡忠信就常在政論節目裡提到。諸如此類。)

不過這句話,本意真的是捍衛新聞自由嗎?還是被高喊新聞自由的人濫用了呢?而引用這句話的人,又有多少人把1787年1月16日《致愛德華.凱林頓的信》完整看完的?恐怕是不多,畢竟,斷章取義,向來才是這些吵著要新聞自由的媒體最擅長的。

咳,其實我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