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6-02-03

『世界是一件華麗的禮服,但裡面長滿蝨子跳蚤。』



聽說倫理學有個觀念叫做「切割理論」,簡單的解釋:就是我們必須將這些發生在遠方的悲劇跟我們自身的環境切割開來,安慰自己說:這事與我們無關。

因此,看完軍火之王片尾的最後一句話:「雖然世界上的軍火交易方興未艾,不過時至今日,全世界最大的軍火販子,還是英、美、俄、法、中五個聯合國常務理事國。」大概也不用懷抱著太驚訝或是太憤怒或是什麼什麼的情緒,
畢竟戰爭,還有販賣軍火這類的事情離我們仍然是太過遙遠的距離。(即使我的論文寫的就是戰爭。)

軍火之王可以說是一部太過沈悶的電影,整體來說很是刺激的劇情,卻在男主角平鋪直述的台詞裡顯得冷場。

不過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軍火商尤瑞帶著一絲的冷血、帶著「戰爭其實與我無關」的漠不關心態度,沒有任何成功的喜悅或是被捕時的慌張,總之,這是一門暴利可圖的生意也是他的專長所以他從事這行,無關道德和戰爭應不應該,其實賣槍的人和賣菸賣車的又有什麼不同?

可是其實片中演的場景離我們的,沒有想像中的遠。知道嗎?賴比瑞亞三年前還是台灣的邦交國,片中那個以鑽石交換尤瑞大批軍火的總統泰勒,在所有看過電影的人眼中都是印象深刻的惡魔吧?不過陳水扁曾於2001年邀請泰勒來台訪問,稱讚他為「西非民主的堅強捍衛者」,為了讓賴比瑞亞每年在聯合國裡替台灣入會發言,不知道給了這個殺人為樂的泰勒多少號稱人道的援助。

換言之,就是泰勒向尤瑞買槍的錢有一部分是出自於你我的納稅,

這樣聽起來,有沒有覺得第三世界國家的內戰離我們不是真的太遠?(何況,台灣的邦交國都是這類國家,都是尤瑞眼中的軍火主要貿易區。)能不能開始意識到尤瑞說的「我的存在是必要之惡」到底有多可惡?還可不可以騙自己這一切都跟我們無關?

當然,若看過這電影就知道故事的結局是一個徹底的嘲諷和反高潮,告訴我們以上的情節,要不是有號稱正義的大國默許也不會發生。追根究底不是軍火商的錯。

也許就像衝擊效應裡,很大一部份這電影也是要告訴我們,這個世界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而有那麼一大片的灰色地帶,可是呀,這是不是這些全是人類為了犯錯想出來的藉口?

最後,我突然想到李家同曾經寫過一個小故事,關於歷史學者的夢之類的,故事裡說如果全世界的歷史學者如果開始紀錄貧窮,那總有一天所有的貧窮都會在世界上絕跡;而我一直想問,為什麼幾乎所有的歷史學者都曾經研究、紀錄過一兩場戰爭,這個世界還是有不斷發生的戰爭呢?


2006.02.0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