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5-11-05

謎樣般的追尋之旅,沉默著。

一個年輕人和父親相依為命,在父親病老垂危之際,遇上一個來自村外的歌女,問他「你的爸爸?你的媽媽呢?」他回家之後問他父親這個自三歲之後就沒有再問過的問題,父親告訴他一個悲慘的故事,可來不及說完就死了。因此他踏上追尋母親的漫長之路。

是一部始終帶著淡淡憂傷和對命運無可奈何的越南電影,除了影展之外大概人們永遠看不到的那種。

可是劇情出乎意料的曲折,有一點羅生門的味道又不是。

原來年輕人的父親也不是親生的,他的父親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而母親麗安死都不願意透露誰是父親。她說:『我一定要讓父母站到我墳前時才知道,我有一件事情是他們不知道的。』充滿了對古老父權威勢的反抗。

看到這部電影的小細節,會發現很多古老社會的迷信和不公平:重男輕女、未婚懷孕有罪是一定的,但除此還有許多更叫人意外的:例如,女孩子不能走出村子而且要一直幹活、女孩子月經來的話被視為骯髒的,要被關在房間裡、吃飯一定是男人吃完了才輪到女人、某種程度上還帶著古老母姓社會的遺跡,很多男人和一個女人、道長擁有無限的權力可以解釋天意……等。

不過年輕人的母親,麗安卻是個想要反抗這些的女人,她想走出村子看看,為了進行她最堅決的抗議,寧死也不願意說出男人的名字,當她發現幫助她的三兄弟在不能夠保護她時,毅然決然的出走,是一個為了孩子很有勇氣的女人。

反觀男人在這裡就顯得自私了。麗安的父親怕她玷污自己的聲譽不顧孩子死活的把她交給村子、麗安的男人怕受到責罰始終都不出面認養孩子、救走麗安的三兄弟為了自己的私慾逼走她、最後還編了謊言騙這個年輕人。

最末,年輕人在曾住宿過寺廟住持口中得到了最後的答案,救了麗安的三兄弟也是害死她的人,

可是就像年輕人說的:『我不相信她會就這樣死了。』『我不相信她會就這樣活著。』麗安這樣一個堅毅反抗命運的女人說不定最後有著不同於別人口中的故事呢?誰知道呢?

所以電影的最末,年輕人還是沒有停下腳步追尋答案。


2005.11.07,沒想到金馬影展真的是場場爆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