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5的文章

一齣13歲女孩子的迴文劇。

先來個名詞解釋:
《少女心事》的原片名叫做Palindromes,字義是「迴文」,例如這句英文「Devil never even lived.」,反過來拼,句子意思還是一樣。若將Palindromes這個字反過來拼,會出現另外一個字Semordnilap,這是「迴」,例如電影中女主角的名字 Aviva就是這樣。

這部可愛的電影妙到了極點,導演用了許多不同種族、年紀和樣貌的女孩子飾演同一個13歲的女孩Aviva,弄得觀眾一頭霧水卻想要不斷的看下去。

1.
剛剛意識到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差別時,女孩總是害羞沒有自信,13歲的Aviva看起來有點胖有點呆、對性懵懵懂懂又躍躍欲試,糊裡糊塗的發生了不知所以然的第一次,還不小心懷了寶寶。

2.
每個女孩子在父母親的眼睛裡都是最美麗無瑕的天使,13歲的Aviva看起來是個美人胚子,一副將來會有無數追求者,所以當媽媽知道她懷孕時簡直嚇壞了,想趕快拿掉孩子,以免這個來路不明的寶寶毀了女兒一生。

3.
對一個戀童癖卡車司機而言,所有的小孩一律是小孩,他喜歡他們喜歡到性侵害他們(但無關性別。),不過13歲的Aviva覺得第一次有意識的發生性關係,就代表自己愛上這個人,可以陪他亡命天涯可以為他頂罪。

4.
至於收容有先天性的缺陷的陽光之家,13歲的Aviva,就算是一個癡肥的黑人,也會被無私的接納和照顧。

5.
不過,對一個正值青春期只想體驗A片裡各種感覺的男孩子來說,只要能夠讓他上一次,不管13歲的Aviva的形象是怎樣都無所謂就是了。

聽說導演Todd Solondz是個怪人,拍的電影都想挑戰美國社會的禁忌話題。而這整部戲還真是名副其實。

藉著13歲的Aviva離家出走的奇妙經歷,果真可以看到美國社會裡一些光怪陸離但顯然是「就在你身邊」的現象
導演說著故事,卻沒有試圖去評論墮胎到底好不好?戀童癖正不正常?陽光之家是不是真的很正當?還是也有可能是個犯罪之淵?還有,父母應不應該替孩子做決定?

順道狠狠的諷刺了美國傳統自由派的虛假,以及右派教會的偽善。

在整場驚訝的笑聲中,包含許多對於人生難解和無奈課題的悲傷,還是說人生真的就是一列迴文,順著、倒著、從哪裡開始唸都一樣呢?


2005.11.09。

無法閃躲的城市課題。

聽說這場電影有一個很可愛很青春的開場,可惜我沒看到。而這部電影再度證明把外文電影名稱翻譯成中文有多麼失真,以及,中文劇情簡介的有多亂七八糟。

和其他那些,就算是尚雷諾演的那種動作片,都可以講出很優雅的法文的法國電影比較起來,《L'Esquive》裡,每一句從這些來自移民家庭第二代的少男少女口中,帶著叛逆和母語腔調的法文,實在是讓人難以忍受,吵到早上九點就去看第一場電影的我,差一點逃出電影院。

唔,我得說,雖然我很喜歡看電影,可是我並不懂任何的電影理論,也從來不想去弄懂。(難道,我還嫌自己讀的理論不夠多嗎?)對於這一部用很少的成本,而且幾乎有一半時間只有一群年輕人在吵架,探討阿拉伯裔移民在法國貧民區生活的某個面向的小品電影,為什麼能得到法國的凱薩獎,也說不什麼所以然來。

不過,邊想能夠怎樣描述這一部電影,邊瀏覽國際新聞,剛好看到法國政府宣佈歷時三週的青少年焚車的暴動已經平息了。而這場號稱86學運之後最大的青少年暴動,源自於與法國社會長期對外來移民的歧視,以及貧富差距有關。那些焚燒汽車抗議的年輕人,幾乎就是電影裡面的這些年輕人。

貫穿整部電影的,是古典十八世紀Marivaux的劇本《Jeu de l'Amour et du Hasard》。戲劇課的老師要這些年輕人排練,並告訴他們,這部戲劇在討論一個嚴肅的課題:是否窮人穿上富人的華服,就可以變成富人?還是有些東西已經鑲嵌到內裡去了,成為不可能更改的部份?

戲劇老師下了一個結論,階級可以決定一切,而且階級是天生的,窮人裝不成富人,富人也不會愛上窮人。就像現今的法國,移民者的第二代,並沒有因為拿著法國的公民身分證,或是能夠講法語,就被法國社會和所謂的「法國人」認同。事實上,這幾乎是西歐各國共同的問題。法國大革命時企圖消除的階級藩籬至今都還沒有真正的在歐洲絕跡,只是換成不同的形式,但是,水平認同顯然還是大於垂直認同。

而這也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在交通方便的現在,每一個城市都必須面臨外來者和原住民的莫名對立。由於道德觀的差異、境遇和生存條件的不一致,造成某個社會總是對外來者存著敵意,設下更多條件刁難;而外來者也因此抱著自卑,過度自我保護的對抗那個他們企圖融入那個社會,加深誤會。

例如在電影裡就有一幕,法國警察對於這些來自移民者社區的年輕人,毫不留情的懷疑。

不過,關於這些其實我也沒辦法說的太多,因為移民者所遇上的艱難,只有他們…

謎樣般的追尋之旅,沉默著。

一個年輕人和父親相依為命,在父親病老垂危之際,遇上一個來自村外的歌女,問他「你的爸爸?你的媽媽呢?」他回家之後問他父親這個自三歲之後就沒有再問過的問題,父親告訴他一個悲慘的故事,可來不及說完就死了。因此他踏上追尋母親的漫長之路。

是一部始終帶著淡淡憂傷和對命運無可奈何的越南電影,除了影展之外大概人們永遠看不到的那種。

可是劇情出乎意料的曲折,有一點羅生門的味道又不是。

原來年輕人的父親也不是親生的,他的父親至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而母親麗安死都不願意透露誰是父親。她說:『我一定要讓父母站到我墳前時才知道,我有一件事情是他們不知道的。』充滿了對古老父權威勢的反抗。

看到這部電影的小細節,會發現很多古老社會的迷信和不公平:重男輕女、未婚懷孕有罪是一定的,但除此還有許多更叫人意外的:例如,女孩子不能走出村子而且要一直幹活、女孩子月經來的話被視為骯髒的,要被關在房間裡、吃飯一定是男人吃完了才輪到女人、某種程度上還帶著古老母姓社會的遺跡,很多男人和一個女人、道長擁有無限的權力可以解釋天意……等。

不過年輕人的母親,麗安卻是個想要反抗這些的女人,她想走出村子看看,為了進行她最堅決的抗議,寧死也不願意說出男人的名字,當她發現幫助她的三兄弟在不能夠保護她時,毅然決然的出走,是一個為了孩子很有勇氣的女人。

反觀男人在這裡就顯得自私了。麗安的父親怕她玷污自己的聲譽不顧孩子死活的把她交給村子、麗安的男人怕受到責罰始終都不出面認養孩子、救走麗安的三兄弟為了自己的私慾逼走她、最後還編了謊言騙這個年輕人。

最末,年輕人在曾住宿過寺廟住持口中得到了最後的答案,救了麗安的三兄弟也是害死她的人,

可是就像年輕人說的:『我不相信她會就這樣死了。』『我不相信她會就這樣活著。』麗安這樣一個堅毅反抗命運的女人說不定最後有著不同於別人口中的故事呢?誰知道呢?

所以電影的最末,年輕人還是沒有停下腳步追尋答案。


2005.11.07,沒想到金馬影展真的是場場爆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