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5-09-17

碰撞。



『這是一種碰觸的感覺,走在現實世界的任何一座城市裡,你會被別人撞上,或者是和別人擦身而過。在洛杉磯,沒有人會碰觸你,我們總是躲在金屬和玻璃後面,大概是因為太想念那種碰觸的感覺了,才會彼此互撞,只為了重拾一點感覺。』

這是電影的開場白,雖然我直到看完整部電影依舊不明所以。

整場電影從一個年輕人的屍體被發現開始,然後兩個兩個一組:一對上流社會的白人檢察官夫婦、一個波斯裔的商店老闆和他的女兒、一對兩個戀人警探(一黑一白。)、一個非裔美人電視導播與他的太太、一個墨西哥裔的鎖匠與其小女兒、兩個喋喋不休的黑人偷車賊、一對中年的韓國裔的夫婦、兩個洛杉磯巡警(一個老鳥,一個菜鳥),他們輪流上場,相互有關聯。

大概所有關於電影裡種族問題,看過的寫過心得感想的,都已經討論過了,我覺得自己寫不出什麼更好的東西出來。索性就不說了。

電影是在帶著涼意的華納威秀看的,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到這麼遠的地方看一場電影,從上一個新年以來。我還記得上一次來,整個廣場擠滿了人,不斷的,和路過身邊的人擦肩,那時候的我的確很喜歡在碰撞的那一瞬間幻想自己其實並不孤單。(真是的,怎麼會扯到這邊來?)

不過很說不定耶,對不對?就是我們怎麼會知道:其實,在毫無自覺的時候,你我都不斷的在經過別人的生命,也不斷被別人經過呢?

總之,關於種族的問題我想留到別的電影再說。

只是想提醒那些聽說電影很好正想去看的人,這的確是一部很好的電影,卻不是娛樂片,千萬不要抱著要被娛樂的心情進去看。


2005.09.17,好吧,這也勉強算是一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