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5-07-15

那些孩子的苦難,在戰爭和生活之間。



美軍到來了,從直升機丟下來的傳單,上面寫著「不公平、不幸及苦難將結束,我們將帶走你門的傷痛。」這是電影的最後,對於美軍熱情期待的孩子王衛星,卻背過身體不願看那美軍的坦克。

《烏龜也會飛》描述發生在美伊戰爭爆發前,位於伊朗、土耳其、伊拉克交界的小村落,住著一群庫德族難民,15歲的衛星帶領著幾乎都斷手斷腳的村中,冒著生命危險,拆除地雷出賣以賺取微薄的酬勞,或是換取武器自衛。故事參雜著一對遠道而來的神秘兄妹,和他們的弟弟。

因為這部電影被大雨耽擱了,只看了60分鐘。

當初,是因為那個可憐又狠心的女孩那雙無辜的回眸所以挑上的這部片,台北電影節的最後3場電影之一。台北電影節,十幾場電影看下來,第三世界的貧窮、戰爭、教育資源不足、政變在富足的我們的眼前,一覽無疑。

電影最讓我著迷的,就是能讓人看見另一個世界,看見另一種生活,聽見另一群人的語言和說的話。尤其是最悲慘的世界。


2005.07.15。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