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5-07-15

阿莫多瓦的壞教慾。



還沒上映前我就知道這是一部同志片,還傳說是阿莫多瓦的「半自傳電影」,(這個詞是誰發明的呀?)首映之後對於這一部電影的讚揚和批判也都差不多,除了讚揚男主角Daniel Giménez Cacho的超性感之外,多半夾雜著對阿莫多瓦的失望,因為扣掉同性戀、神父性侵、戀童癖等話題這真的就是一部老掉牙的電影。

可是,這擺明了是一部商業片,商業片要的是能夠引起眾人討論的話題而不是劇情能不能引起共鳴,也沒有人規定拍過像悄悄告訴她那樣深入人心感動觀眾的電影導演,就一定得每一部片都言之有物呀。所以也不必太過苛責這一部電影和阿莫多瓦。何況整個來說壞教慾其實很精采,從頭到尾幾乎沒有冷場,即使因為劇情太多老套都可以預料的到結局,大家還是屏息以待。阿莫多瓦已經善盡片商賦予他拍一部成功商業片的責任了。很賣座可不是?

不過看完之後我記得的卻不是曲折離奇的劇情,而是這兩句台詞:「我再也不相信上帝,也不怕地獄。」「我想知道你為了成功可以做到怎樣的地步?」

雖然這一部電影要說的完全不是這個,話說回來我也不確定阿莫多瓦到底想表達什麼?但是顯然約翰是很可議的,他為了成功能夠如此不擇手段:欺騙、出賣肉體和靈魂、謀殺,就只為了演出一個他心目中的角色,變了性的依納修。

約翰大膽的行徑讓安利奎也迷惘一部好電影需不需要如此耗力?一段童年珍貴的記憶是否要如此迂迴才能被記憶?那些普世的價值觀突然間被顛覆了。

(這還真是一篇,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的不負責任影評。)

其實這是電影節結束之後幾天寫的可是沒寫完,隨後,因為存了個不相關的檔名以至於當時竟然就找不到,直到剛剛整理我的文件夾時才發現。但是我已經忘記劇情寫不下去了。

我唯一記得的是:這部電影的配樂簡直是正到翻掉。


2005.07.15,光點還在演,還可以去看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