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5的文章

熱鬧到眼花撩亂的冷場閉幕片。

我知道有很多影評稱讚這部片,說這部片拍得「充滿才智,非常血腥優美而且昂貴。」但是這也是事實:影評和觀眾的角度時有落差。就一個觀眾而言,我是真的很少如此對一部電影尖酸刻薄。

俄羅斯片《決戰夜》,是我在台北電影節的最後一部電影,也是閉幕片,也是唯一一部完全想不明白相關單位幹麻挑這一部的電影。總之,是一部十足商業又沒有好萊鎢商業片質感的商業片。

簡單說一下劇情好了,以免我只能重複一樣的句子批評:這是一部根據俄羅斯暢銷科幻系列小說改編,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場景在現代的莫斯科,控制白晝與黑夜運行的原力正蘊釀一場毀天滅地的惡戰,「光明」與「黑暗」勢力的惡鬥,直到勢均力敵的雙方死傷無數,兩軍領袖決定協議停戰。至於主角是一群光明界的「獵夜人」,負責監察黑暗世界的動靜。

整部片從頭刀光見影的打到最後。片末,超凡大帝選擇了黑暗的一面。戲已至此,所有的觀眾都只能面面相覷。

其實全場沒有什麼發人省思的深刻內容,唯一讓我有感覺的是超凡大帝之所以投靠黑暗的原因:他的父親曾經企圖在他未出生時謀殺他。儘管沒成功,顯然他父親要一輩子背負當初決定時的詛咒。

可是男主角(就是超凡大帝的父親)是被陷害的,所以說作了任何一個不好的決定,都未必是絕對的不好,常常只是因為人們只能看到表面的理由。但是,話說回來所有不好的決定終究都是不好,即使不是當下,很久之後那樣的不好還是會被顯現。

好,就這樣。


2005.07.25,之前沒把這部電影的感想發表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也是在亂扯。

那些孩子的苦難,在戰爭和生活之間。

美軍到來了,從直升機丟下來的傳單,上面寫著「不公平、不幸及苦難將結束,我們將帶走你門的傷痛。」這是電影的最後,對於美軍熱情期待的孩子王衛星,卻背過身體不願看那美軍的坦克。

《烏龜也會飛》描述發生在美伊戰爭爆發前,位於伊朗、土耳其、伊拉克交界的小村落,住著一群庫德族難民,15歲的衛星帶領著幾乎都斷手斷腳的村中,冒著生命危險,拆除地雷出賣以賺取微薄的酬勞,或是換取武器自衛。故事參雜著一對遠道而來的神秘兄妹,和他們的弟弟。

因為這部電影被大雨耽擱了,只看了60分鐘。

當初,是因為那個可憐又狠心的女孩那雙無辜的回眸所以挑上的這部片,台北電影節的最後3場電影之一。台北電影節,十幾場電影看下來,第三世界的貧窮、戰爭、教育資源不足、政變在富足的我們的眼前,一覽無疑。

電影最讓我著迷的,就是能讓人看見另一個世界,看見另一種生活,聽見另一群人的語言和說的話。尤其是最悲慘的世界。


2005.07.15。

阿莫多瓦的壞教慾。

還沒上映前我就知道這是一部同志片,還傳說是阿莫多瓦的「半自傳電影」,(這個詞是誰發明的呀?)首映之後對於這一部電影的讚揚和批判也都差不多,除了讚揚男主角Daniel Giménez Cacho的超性感之外,多半夾雜著對阿莫多瓦的失望,因為扣掉同性戀、神父性侵、戀童癖等話題這真的就是一部老掉牙的電影。

可是,這擺明了是一部商業片,商業片要的是能夠引起眾人討論的話題而不是劇情能不能引起共鳴,也沒有人規定拍過像悄悄告訴她那樣深入人心感動觀眾的電影導演,就一定得每一部片都言之有物呀。所以也不必太過苛責這一部電影和阿莫多瓦。何況整個來說壞教慾其實很精采,從頭到尾幾乎沒有冷場,即使因為劇情太多老套都可以預料的到結局,大家還是屏息以待。阿莫多瓦已經善盡片商賦予他拍一部成功商業片的責任了。很賣座可不是?

不過看完之後我記得的卻不是曲折離奇的劇情,而是這兩句台詞:「我再也不相信上帝,也不怕地獄。」「我想知道你為了成功可以做到怎樣的地步?」

雖然這一部電影要說的完全不是這個,話說回來我也不確定阿莫多瓦到底想表達什麼?但是顯然約翰是很可議的,他為了成功能夠如此不擇手段:欺騙、出賣肉體和靈魂、謀殺,就只為了演出一個他心目中的角色,變了性的依納修。

約翰大膽的行徑讓安利奎也迷惘一部好電影需不需要如此耗力?一段童年珍貴的記憶是否要如此迂迴才能被記憶?那些普世的價值觀突然間被顛覆了。

(這還真是一篇,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的不負責任影評。)

其實這是電影節結束之後幾天寫的可是沒寫完,隨後,因為存了個不相關的檔名以至於當時竟然就找不到,直到剛剛整理我的文件夾時才發現。但是我已經忘記劇情寫不下去了。

我唯一記得的是:這部電影的配樂簡直是正到翻掉。


2005.07.15,光點還在演,還可以去看看。

1973年,陽光不燦爛。

近十年來,智利躍升為拉丁美洲的模範生,無論是經濟發展政治安定或社會福利都遙遙領先其它各國。根據智利的勞基法規定:每個勞工任職滿一年即有十五天假,若加上周六周日,等於可放三個星期的假,盛夏時節因為人人都想休假所以到處都歇業。

不過對照二十世紀的七十年代,智利的勞工卻境遇悲慘:他們住在破舊的房子、食物需要配給、小孩沒有錢可以唸書,加上整體經濟的惡化和通貨膨漲,1970年時由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統,左翼的「人民團結」陣線領袖阿葉德大力推行國有化、農業改革與所得平均分配等社會主義經濟政策。

這是一場外在和內在的革命,也是左翼和右翼互相角力的時代。《那年陽光燦爛》描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時代裡,兩個來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小孩的友誼,和這樣的時代氛維如何摧毀這一段友誼。

那年陽光燦爛,這部電影雖然讓我從頭到尾淚水在眼框裡打轉,卻沒有感動我。因為我知道自己就像那個生活富裕的孩子,電影裡控訴的就好像是自己一樣,誰會被一部控訴自己的電影感動呢?因為神父的努力,五個來自貧民區的小男孩得以進入私人貴族學校,Gonzalo Infante和Pedro Machuca因此認識。他們互相帶領對方見識自己的世界:通過Pedro,Gonzalo看到山腳下貧民區的暗無天日;通過Gonzalo,Pedro看到中產階級家庭裡的瑰麗和虛無。

可是在他們身上並沒有什麼階級的藩籬。

直到那一年那一天:1973年9月11日,在美國政府暗中支持下右翼軍人皮諾契切發動政變,接收政權,隨即整肅異己實施戒嚴, 軍隊進駐每一個角落,包括校園。電影演著,一名軍官走進教室告訴每一個學生:「我們需要清理校園,沒付學費者休想繼續就讀。」軍隊也進入貧民區掃蕩每一個住戶,因為這裡每一個人都是馬克思主義者和共產主義者。

看到了嗎?社會主義的服膺者企圖讓貧窮的孩子接受公平的教育,可是由號稱公平正義使者美國扶持的政權,卻僅僅保護資產階級。事實上,極權主義者都是號稱民主的人呀。

導演很細緻用各種小細節表現了這樣的白色恐怖,電影剛開始畫面就帶到一面牆給寫上「不要內戰」(是支持社會主義的左派寫的),後來同一面牆被塗改成「要內戰」(右派所寫的)。等到911政變之後,影片最末那面牆給白色油漆蓋上,象徵這個革命的最後結果就是不能說話的白色恐怖了。

嗯,講到這裡就想到另一部電影《911事件簿》,(這是一個來自11個國家的導演表現了11種不同的角度的電影,每片長度11分9秒再一格…

來吧!走出心底的迷宮。

在匈牙利的地鐵兜了好幾圈,暈了。

這一部電影,很厲害的讓觀眾從開始期待到最後,雖然最後所有的觀眾都帶著傻眼的心情走出電影院,真了不起。

《地鐵迷宮》的匈牙利片名叫做「Kontroll」,查票員的意思。這是匈牙利最惹人厭的工作之一,電影裡描述的情況其實很真實,但不知道為什麼?整個電影亂虛幻一把的。

男主角不知什麼原因躲在地鐵當查票員,下班也睡在月台不肯回到地面。他和他那個無俚頭查票小組每天都會遇到各式乘客,被人戲弄,不過最糟糕的就是遇到乘客被推落路軌。

透過查票員,導演讓地鐵成了另一個世界,有著不同地面的環境和規則。

其實這種超現實的電影很難寫什麼感想,我形容這部電影,假如說電影的高潮有10分的話,那它就是從頭到尾維持9分水準。

可是,有一個印象深刻的片斷畫面想特別寫一下:男主角問女主角的父親,一個不願意面對過去的老駕駛要怎麼走出地鐵?老駕駛笑著回答,有很多辦法呀!

可是男主角為著不知名的原因始終不肯上地鐵出口的電梯,這就是這部電影超怪的地方,不管是什麼事情都只是點到而已而沒有詳細說明,搞的觀眾一頭霧水,不免就冷掉了。

哎呀,怎麼越寫離我想說的越遠呢?其實我是想說,那些生活在常規的人們都有過很想逃避而走出軌道的時刻,可是到底能夠逃避多久?會不會逃避到最後卻發現自己再也走不出心底的黑暗迷宮?

電影的最後,特立獨行老是穿泰迪熊裝的女主角,戴上可愛的翅膀牽著男主角的手踏上出口的電梯。

所以說,要離開地鐵這個黑暗的世界其實很容易,只要往出口的方向走就好了,反之,也很難,遇不上天使,也許就出不去。


2005.07.01,沒甚麼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