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聽不見狗吠聲或命運的腳步聲。 歷史老師鬆開衣領對著作業簿打呵欠/辛波絲卡。

2005-06-23

美好的信念都會被看見。



大概是因為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的關係,印著切.格拉瓦的商品突然之間在誠品書店大量出現到處都是。問題是,會買這些商品的人是真正因他的所作所為,還是只是趕流行而已?

前天晚上去看了一部讓德國片再度被肯定的電影「替天行盜」。劇中的男主角就很感慨的說:「以前年輕人只要蓄長髮、哈煙,得勢者就會視之為敵;哼!而現在這些都成為流行時尚,在商店裡就能買得到,格瓦拉的T-shirt、無政府主義的貼紙……」

盲目跟著流行的人,哪有空想革命的事情?至於所有堅持當初革命理想的人們過了三十歲就開始向資本主義妥協了。

電影裡被綁架的中年資本家,被設定成參與六八學運的要角,嗯,六八學運算是現代史上最讓人難以忘懷的革命了。革命的珍貴和不同處在於,這個革命不是來自於貧苦的農民或是被壓榨的勞工,而是歷史上最富足的一個年輕世代,他們對資本主義體制、科技官僚和父權社會下的成規和價值觀感到不耐,他們的信念襲捲全歐美,改革和解放了年輕人的想法和行動。

可是當這些年輕人長大了他們也會背棄當初的理想,這個中年資本家不是說了:「一切就是這麼不知不覺地發生,有一天你就結婚、生了孩子,責任跟著來,為了讓孩子生活有安全感,於是貸款買房子,再來過著賺錢還貸款的日子,然後有一天去投票,你竟然發現自己把票投給了保守黨。」

事實上,執政的保守黨不也是當年的反對黨,看看現在台灣的執政黨,他們當初的理想和現在的所作所為就明白了。

諷刺的是年輕的我們之所以能夠高談闊論所有的社會不公平,是因為我們很悠閒的拿著我們口中指責的保守的父母在資本主義體制下辛辛苦苦賺賺的錢過生活和受高等教育,然後才有能力和時間自以為是的批評著。

等到出了社會開始工作了才發現:這世界早就有它自己的遊戲規則。若是不照著規則走,就只能頭破血流遍體鱗傷,之後,還是得照著規則走下去。

還好。不管是不是所有當初企圖革命的人,到頭來還是忘了自己的理想,或者說抱持著革命想法的年輕人礙於社會規範而遲遲沒有行動,總不斷會有年輕人企圖實踐那些理想,起而反抗這個病態的體制。

就像男主角楊恩說的:「儘管這些革命的事情都已經被做過,依然維持原樣沒有用,人們以為沒用就輕忽、漠視;但我相信就算我們做的一切都沒用,讓這些重要的想法繼續傳承下來就夠值得了!」

重要的,如果心中有任何美好的信念都不應該抹煞,不管自己有沒有能力實現。


2005.05.23,我極力避免扯到資本主義的對錯,太難太複雜不是我的能力可以討論的。

沒有留言: